孤单的人才需要专访,孤独的人不需要

邱小石
2008-03-20 看过
——看《南方周末》吕楠专访“我孤独,但不孤单”有感

第一段采访最好,标题是“虚幻支撑了好艺术家的工作”。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把诗人和艺术家当作耍杂耍的踢出理想国,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永远不能达到真实的理念高度。吕楠的观点是,正因为达不到,艺术家才会拼命的去达到,因此艺术家不是跟以往、也不是跟活着的艺术家竞争,而是跟柏拉图的理念去竞争,吕楠认为自己就是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不含糊的艺术家。记者追问,这是一个很虚幻的东西。吕楠回答说:正是这种虚幻才支撑了好艺术家的工作。
遗憾的是,后面的没有这么精彩,基本上我觉得专访到此为止最好。面对内心尊敬的(行为)摄影家,我产生了洁癖。
吕楠从不抛头露面,媒体上没有过他的照片,甚至自己的个展,也不出现在现场。媒体以及媒体记者有时候很讨厌,包括《南方周末》,专干引诱之事。当吕楠说出“这个观念我早就解决了”这样自信的话以及“我太了解自己的深浅,我是一个各方面都不优秀的人”这样肯定的话时,我突然觉得他的作品里神性与神秘性的力量消失了。吕楠被引诱做专访,读者被引诱去探秘,至少对我个人来说,损失巨大。
好艺术不需要阐释。大多数情况是,不好的作品才需要拼命的阐释。阐释是文化的包装,也就是说,好艺术可以不需要文化而独立存在,好艺术需要的是孤独。我还是希望回到吕楠孤独的作品中。这提醒我一点:今后若看到令我感动的艺术,即到此为止,切忌去倾听孤单的人的谈话,我要让虚幻支撑我对这个世界的好感和希望。
28 有用
1 没用
四季 四季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四季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