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林夕

pippo
2008-03-20 看过
     最近購得兩本港版書,分別為陳冠中的《香港三部曲》及林夕的新書《我所愛的香港》。對後者的好奇讓我首先打開了林生的這本社會評論。

    在序中,林夕的第一句便是:“有生以來,我連一秒移民的念頭都沒有過。”我猜想他也是與我一樣酷愛着香港文化的人。而這一定是一本我所愛的站在一個香港市民的角度來寫香港文化的書,於是便買下了。

    看過林夕的電視訪談,他寫的詞更是無數遍的朝拜過!而如今,一個寫社論的林夕就擺在我面前,等我一探究竟。可是事實讓我有些失望,越往下看越提不起勁。作爲一個詞人,他是專業的,作爲一個佛教徒,林生可算是有悟性的。也許是詞人的感情過於豐富,關於感情的領悟已登峰造極,非一般的境地。然而要說對人生的大徹大悟,如此看來還有很大的距離。難道說是因爲香港這彈丸之地,造就出這般狹小的心境?我不願意承認!

    説是社論,書中大多筆墨其實寫的都與政治有關。談論社會問題動不動就能搬出政府和議員來説事。樓市兩極化,經濟泡沫,文化破壞算是書中常見的話題。其實心平氣和的想一下,經濟發展的地方,哪個沒有這些問題?説來說去就是上海發展迅速,就要趕超香港。甚至對央視的電視劇都大讚一番。我理性的想一想,難道真的是霧裏看花才漂亮,距離產生美嗎?林生真應該跳出小小的蘋果日報,來外面看看。看透了,其實都一樣!何必在這裡一副主任翁般事事看它不慣呢?

    試問上海的經濟就沒有泡沫?上海的文化就不遭到破壞?上海的樓市就健康嗎?上海的將來必然還有未知的畸形狀況會發生。就我的眼睛能看到的社會問題就能說上幾天幾夜,口乾舌燥。物價奇高,中小學教育嚴重偏離本質,大學教育無用,大學生就業出奇困難,社會表面健康,實則畸形,其他的例如看病貴,住房困難等等的問題我想我也不要贅述了。我只想説明,林生你看不太清楚的大陸實則有更深更無法解決的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否則每次人大開會老百姓怎會如此關心?

   其實任何一個社會都有不同程度的社會問題,有階層就有問題,尤其是如此社會轉型期,爲了爭奪這前20%的座位,每個有力有勢的人都不想在這個旋轉椅上被踢下來。老百姓則求神拜佛,希望能有幸坐上一個位子,靚位與否,再作考慮。

   看他的電視訪談(比如志云飯局),一直以爲林夕是一個很有理性,很明事理的世間少有的頭腦清楚的人之一。現在看來,的確還差的遠。雖然心是好,但怎麽看都像被放在了一個局,而林生還未拆開。也許是這個寫字的男人還不夠大氣,還需要多看多修行。不過再次重申林夕寫情歌的功利實在是叫我讚嘆的。如此爾耳。

   也許把一個人全面了解到了才能看得清楚一些,也許將來也不會如此朝拜。不過我倒是更加想看看這個港大文學係畢業的男人關於文學方面的文字,因爲如此這般的文字實在叫我失望,叫我無法與他的詞聯係在一起。

   “我愛香港,但這種愛不能如愛情般連對方的缺點都愛上。”林夕是這麽說的。可我卻覺得香港對我就像是一段愛情一般,反正也不用擔心這些社會問題會損害到我的利益,何不懞起眼睛,只看見維港的美麗呢?

   “香港有病,我在專欄所寫得不能代醫,但也希望病人了解,病情所在。主修大乘佛法的我,實在不捨,所以要寫。”我以爲:修行之人,返轉頭來入世拯救世人,是應該站在一個高度所言的。如果僅是站在局中說局中事,未免也看得不真切吧!

    附上一段我所喜歡的文字,畢竟小小一本社評還無法打倒這麽多刻骨銘心的歌詞在我心中的位置。之所以選擇這些文字是因爲它算明事理,它說得也並不只是香港。

    “曾特首在最近的立法會答辯大會中忽然否定堅尼係數不適用於香港。何嘗不是為我們的社會製造一個和諧的童話。股市是二十年來最好的,但得益的只是抽得一手國壽的小股民嗎?所謂百分之二十的人贏百分之八十人的錢,你能夠是那20%的人嗎?被傳媒奉為香港畢菲特的李兆基先生,最近不吝嗇跟股民分享他的投資之道,我也覺得它所說的都是衷心的,跟得過,可惜我們即使借來二千萬玩margin,也沒有特權抽得那超量的國壽呀。

     盛極必衰,只升不跌,股市如何有價位讓人贏輸,這道理凡人皆知,但幾時?儅大行忽然變臉唱淡五行三保,突然大講市盈率時,便當知道有人已經賺夠獲利囘吐了吧。都是大戶主持的一場音樂椅遊戲。廣大市民有幾位在音樂停下時能佔一席位?”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我所愛的香港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所愛的香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