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解石著]评倚天屠龙记中的女子赵敏(三)至(七)

方解石
2008-03-19 看过
日志标题:[方解石著]评倚天屠龙记中的女子赵敏(三)
发表时间:2006-6-12 20:59:00

这一段中,我要评述赵敏和张无忌的情愫的由来。在地窖里面的肌肤相亲当然是一个开始,对赵敏来说。而对张无忌,却是他轻薄心性的最好注释。张无忌是两面的,和大多数男子差不多,一方面,他见色极其好之,另一方面,他背负传统的道义和责任,总是竭力自制。这两种心理的争斗和矛盾左右他的整个情史,而在四女共舟一段达到高潮,#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若不是另外三人因故而弃去,赵敏的前途还是堪忧的,而赵敏为张无忌作的那些牺牲,将是未来张无忌顾及她的重要的心理基础。当然,赵敏可并不是为了得到张无忌才背弃父亲兄长和自己的民族的。

另外,王保保不是察罕帖木儿的亲生儿子,上贴引元史已经有叙述,特此强调。不过小说总是小说,小说里的王保保还是赵敏的亲兄长。只是在此提醒列位看官。。。。。。

 

赵敏脸色微变,张无忌摘去鬓边珠花,她竟丝毫不觉,倘若当他摘下珠花之时,顺手在她左边太阳穴上一戳,这条小命儿早已不在了。她随即宁定,淡然一笑,说道:“你喜欢我这朵珠花,送了给你便是,也不须动手强抢。”张无忌倒给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左手一扬,将珠花掷了过去,说道:“还你!”转身便出水阁。
  赵敏伸手接住珠花,叫道:“且慢!”张无忌转过身来,只听她笑道:“你何以偷了我珠花上两粒最大的珍珠?”张无忌道:“胡说八道,我没功夫跟你说笑。”赵敏将珠花高高举起,正色道:“你瞧,可不是少了两粒珍珠么?张无忌一瞥之下,果见珠花中有两根金丝的顶上没了珍珠,料知她是故意摘去,想引得自己走近身去,又施诡计,只哼了一声,不加理会。赵敏手按桌边,厉声说道:“张无忌,你有种就走到我身前三步之地。”张无忌不受她激,说道:“你说我胆小怕死,也由得你。”说着又跨下了两步台阶。

[赵敏和张无忌过招,其意在拖延时间。只盼张无忌不能及时得到解药,明教诸人也就大半不保。张无忌系良善人,料无狠招和生命危险,加之自负美貌张无忌不会不顾及,还可以从中取便,困住张无忌,所以才舍身出马,说不定,在过招之余还可以劝降一员大将,是以自己亲自上阵。另一点,是没有亲自体会过张无忌的利害,自负武功不弱,以为自己能够搞定。否则,以她的手下众多,何须自己亲自冒险与敌方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周旋?张无忌也确系轻薄,连美女鬓上的钗子都敢摘得,正是不能过美人关的英雄,怎么能称得上是英雄呢?而赵敏的表现则非常不俗。生命危险在即,还能够谈笑风生,继续胡闹,要送张无忌珠花,是看清了张无忌的假君子心性,摘珍珠故意找茬,是为了把张无忌骗入牢笼的一时灵感,最后都不成功的时候,竟然连激带吓,什么伎俩都敢用,也都想得起来。真正可爱之极!]

赵敏见激将之计无效,花容变色,惨然道:“罢啦,罢啦。今日我栽到了家,有何面目去见我师父?”反手拔下钉在柱上的一柄短剑,叫道:“张教主,多谢你成全!”张无忌回过头来,只见白光一闪,她已挺短剑往自己胸口插落。张无忌冷笑道:“我才不上你……”下面那“当”字还没说出,只见短剑当真插入了她胸口,她惨呼一声,倒在桌边。张无忌这一惊着实不小,哪料到她居然会如此烈性,数招不胜,便即挥剑自戕,心想这一剑若非正中心脏,或有可救,当即转身,回来看她伤势。
  他走到离桌三步之处,正要伸手去扳她肩头,突然间脚底一软,登时空了,身子直堕下去。

[赵敏的聪明机敏已经是出神入化了,想到张无忌系仁义之人,也在这个上面大作文章。结果张无忌还是输在了这上面,着了她的道儿。可见她把张无忌的问题调查的是非常仔细,估计什么朱九珍的事情都知道,所以好色也利用,过于良善也利用,无所不用,还是让张无忌着了道儿。]

[张无忌的平庸之处,在很多地方都显现的清清楚楚,在地牢里也不例外,比如在生死关头还意马心猿。不过张无忌的优秀之处还是有的,这些在地牢里也表现的明明白白。那就是负责,关键时刻不含糊。而赵敏也确实是想尽量活捉张无忌,从陷阱中无毒无危险物就可以看出来她的这个用意。这里面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如果她以毒药困住明教众人,而以陷阱困住张无忌,那么两边都在她的掌控之下。从后面她的布局来看,她并不想要这些人的命,如果她计谋得逞,她一定会借助什么手段,尽量劝降张无忌和名教,在做不成的情况下,再毁伤之。从这个角度看,赵敏的慈悲心肠还是挺多的。]

赵敏道:“你不明白的事情太多,既然问起,待我从头说来。你可知我是谁?”张无忌一想不对,虽然颇想知道这少女的来历和用意,但若等她从头至尾的慢慢说来,殷天正等人已然毒发毙命,何况怎知她说的是真是假,倘若她捏造一套谎话来胡说八道一番,枉然耗费时刻,眼前更无别法,只有逼她叫人开启翻板,便道:“我不知道你是谁,这当儿也没功夫听你说。你到底叫不叫人来放我?”赵敏道:“我无人可叫。再说,在这里大喊大叫,上面也听不见。你若不信,不妨喊上几声试试。”张无忌怒极,伸左手去抓她手臂。赵敏惊叫一声,出手撑拒,早被点中了胁下穴道,动弹不得。张无忌左手*命便没了。”这时两人相距极近,只觉她呼吸急促,吐气如兰,张无忌将头仰起,和她脸孔离开得远些。赵敏突然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泣道:“你欺侮我,你欺侮我!”这一着又是大出他意料之外,一愕之下,放开了左手,说道:“我又不是想欺侮你,只是要你放我出去。”赵敏哭道:“我又不是不肯,好,我叫人啦!”提高嗓子,叫道:“喂,喂!来人哪!把翻板开了,我落在钢牢中啦。”她不断叫喊,外面却毫无动静。赵敏笑道:“你瞧,有甚么用?”张无忌气恼之极,说道:“也不羞!又哭又笑的,成甚么样子?”赵敏道:“你自己才不羞!一个大男人家,却来欺侮弱女子?”张无忌道:“你是弱女子么?你诡计多端,比十个男子汉还要厉害。”赵敏笑道:“多承张大教主夸赞,小女子愧不敢当。”

[赵敏的精明和算计在此处表现的淋漓尽致。她要和张无忌聊天,一可能是想劝降,二是拖延时间,好让那些明教诸人全面陷入她的罗网。所以她凭持自己的小女子身份,故意胡闹。她也算定了张无忌是君子,危险倒是不至于有的,他就是杀了自己也出不去,所以索性一狠心拖延起来。结果没有想到张无忌虽是君子,却也情场小人,比较不仁义的事情也做得出。]

张无忌心想事势紧急,倘若不施辣手,明教便要全军覆没,一咬牙,伸过手去,嗤的一声,将她裙子撕下了一片。赵敏以为他忽起歹念,这才真的惊惶起来,叫道:“你……你做甚么?”张无忌道:“你若决定要放我出去,那便点头。”赵敏道:“为甚么?”张无忌不去理她,吐些唾液将那片绸子浸湿了,说道:“得罪了,我这是迫不得已。”当下将湿绸封住了她口鼻。赵敏立时呼吸不得,片刻之间,胸口气息窒塞,说不出的难过。她却也真硬气,竟是不肯点头,熬到后来,身子扭了几下,晕了过去。张无忌一搭她手腕,只觉脉息渐渐微弱,当下揭开封住她口鼻的湿绸。过了半晌,赵敏悠悠醒转,呻吟了几声。张无忌道:“这滋味不大好受罢?你放不放我出去?”赵敏恨恨的道:“我便再昏晕一百次,也是不放,要么你就干脆杀了我。”伸手抹抹口鼻,呸了几声,说道:“你的唾沫,呸!臭也臭死了!”张无忌见她如此硬挺,一时倒是束手无策,又僵持片刻,心下焦急,说道:“我为了救众人性命,只好动粗了,无礼莫怪。”抓起她左脚,扯脱了她的鞋袜。赵敏又惊又怒,叫道:“臭小子,你干甚么?”张无忌不答,又扯脱了她右脚鞋袜,伸双手食指点在她两足掌心的“涌泉穴”上,运起九阳神功,一股暖气便即在“涌泉穴”上来回游走。
  
[接下来就是那段非常经典的脱鞋、骚扰、穿鞋了。我们生活在现代,不懂得那时的规矩,其实那时,给女子脱鞋是大罪。宋朝开始有裹脚,之后,脚便逐渐被认为是女子最能表现其性感的区域。且看水浒传,所有的荡妇出场都要提到脚的,在明清色情小说中,女子的挑逗也总是从红绣鞋和红裙子开始。据说在中国古代春宫图中,女子可以露任何地方,但是脚却总是穿鞋的。呵呵,具体情况我没有见过,考证不彻底!不过,这可以说明张无忌这个举动的过分性,是真的在折磨敌人呢,还是趁机骚扰呢?不敢妄评。]

张无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刚才一心脱困,意无别念,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荡。赵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幸好黑暗中张无忌也没瞧见,她一声不响的自行穿好鞋袜,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却听张无忌厉声喝道:“快些,快些!快放我出去。”
  赵敏一言不发,伸手摸到钢壁上刻着的一个圆圈,倒转短剑剑柄,在圆圈中忽快忽慢、忽长忽短的敲击七八下,敲击之声甫停,豁喇一响,一道亮光从头顶照射下来,那翻板登时开了。这钢壁的圆圈之处有细管和外边相连,她以约定的讯号敲击,管机关的人便立即打开翻板。
  张无忌没料到说开便开,竟是如此直捷了当,不由得一愕,说道:“咱们走罢!”赵敏低下了头,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张无忌想起她是一个女孩儿家,自己一再折磨于她,好生过意不去,躬身一揖,说道:“赵姑娘,适才在下实是迫于无奈,这里跟你谢罪了。”赵敏索性将头转了过去,向着墙壁,肩头微微耸动,似在哭泣。

[赵敏在耍小孩子脾气,却也是真的生气,她非常计谋竟然在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子面前破灭,且还不说自己还受了莫大羞辱和骚扰。芳心当然是极大不悦的。这以后,对张无忌的一些耍弄,直至张无忌都在她面前下泪,怕部分也是报复了,倒是应了地窖里的那句张无忌斥责她哭的言语。她的计谋也确实是严谨,连意外情况其实也想到了,在陷阱里面和外面的联系方式不仅设了,还设的复杂好使敌人不能掌握。这个心计,倒是难有人企及的。张无忌那个“咱们走吧”颇为经典,倒是一语道破,他说这句话,竟然是在注意到赵敏表现出难过前!让我们按照常理试想,陷阱既为这位精明有智的赵姑娘所设,她岂有不会自己出去之理?加上刚才在黑暗中斗口斗力,什么唾液捂口,脱鞋搔痒的下流举动都有了,这会子何必赫然把她当成了自己人一般看待,连她的出去与否都关心起来?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这位张大教主说不定呢,也对我们的赵姑娘一见有所存情了,不过呢,也说不定是他滥情的突出表现。]

  她奸诈毒辣之时,张无忌跟她斗智斗力,殊无杂念,这时内愧于心,又见她背影婀娜苗条,后颈中肌肤莹白胜玉,秀发蓬松,不由得微起怜惜之意,说道:“赵姑娘,我走了,张某多多得罪。”赵敏的背脊微微扭了一下,仍是不肯回过头来。

[我觉得金庸大侠是偏爱张无忌的,那些地窖里面张无忌的绮思,怎么能够说是殊无杂念?这回子想到真正的怜香惜玉了,不过真的是没有令狐冲干脆,要是令狐冲就干脆利落的调戏一通,再从长计议了,看他对任盈盈初见的时候不就是那样?呵呵,张无忌的艳福是在规矩和不规矩之间争来的,列位看文章的男士们,要好好学习了。这个兵不血刃的技术和执行程度可不好学。。。。。。。]

(未完待续)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倚天屠龙记(共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倚天屠龙记(共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