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示巴之遗梦

瘦竹
2008-03-19 看过
“一日,太阳平西,大卫从床上起来,在王宫的平顶上游行,看见一妇人沐浴,容貌甚美。”




“是的,那一日我一下子就被拨示巴的美惊呆了。”大卫王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眼睛变得柔情似水。“在看到她以前,我以为,那一天,也象我度过的许多天一样,会是一个平凡的日子。”



你知道,在我遇到拨示巴那个年纪,对于生命已经感到厌倦,还有什么不让我感到厌倦呢?我经历过无数个苦难,我有过无数次荣耀,我品尝过所有的美酒,我的身边总是美女如云,我的弹弓击杀过最凶残的敌人,我的宽容赢得过最无耻的欺骗,我的竖琴奏起过最华美的乐章,我的土地上流传着我优美的诗篇,我的名字被我的子民无数次的称颂,但不再有什么东西能唤起我对生命的激情。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能说这是新的吗?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但就在这时,在夕阳西沉的余晖里,一个女人的肉体刺伤了我的眼。我生命的竖琴,被这个女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拨响。



夕阳的余晖给拨示巴的肉体镶上了金边,她柔美的肌肤,象鸽子刚刚疏理过的羽毛,肌肤上的水珠,象是早晨花瓣上的露珠,她的双乳象玉琢出的一对小鹿,她修长的臂膊象伸展着的鹅颈,她的秀发是神垂下的幕帘。她的眼神从容,幽静,只有具有永恒性质的东西才会有那种从容,幽静。



我的暗淡起来的生命她的美照亮了,象是夜空里一下划过的一道闪电,刹那间,把我的生命照得雪白,我只有抓住它,才能不使我的生命重新归于黑暗。









我的王,我的主人,你一下子把我陷入怎样的境地呢?你,我一生都在称颂着的主,是怎么样把我送上快乐的巅峰的同时,又让我沉入罪恶的深渊,你让我相信,天堂的穹顶和地狱的谷地是想连着的。



我,拨示巴,荣耀的以连的圣洁的女儿,勇敢的赫人乌利亚的忠诚的妻子,在我主和我一起的狂颠里,通过天堂的穹顶,一下滑入地狱的谷地。



我的王,我的主人,你还记得十多年以前那个羞怯的少女吗?不不不,你不会记得的。在你击杀那个巨人之后,在你凯旋的路上,那么多美丽的少女围着你载歌载舞,她们都在争着给你紧抛媚眼,企盼你的宠幸,如果周围只有她们中的一个人,她会恨不得立即为你轻解罗裙。



我远远地看着你,听着你和她们的说笑,我看见你长长的头发飘在空中,那时我是多么么希望你的发尖能扫过我的脸颊,我盼着你的目光能不经意地和我的眼光碰撞,但我知道当你向这边看时,我一定会迟疑慌张地低下我的头。



那以后,你成了我们的民族英雄,每一个少女得提起你都会脸热心跳,但只有我为你夜不成寐。王里宫里传出你和米甲成亲的消息,我想着你们在一起的欢笑声,想着你们在夜间必定会有的爱抚,我哭了。



你迈上了漫漫的逃亡之路,你的敌人,你的亲友在不停地追杀你,你远离了我的视线,却没有远离我的心,你的事迹成为一种传说,但你的荣耀却与日俱增,你甚至赢得了你的敌人妻子的爱情,我因为爱你太久,心里变得一片荒芜。



你成了我们至高无上的王,你有无数的嫔妃来不及宠幸。你怎么会知道一个少女对你的你从来就没有感觉到的爱。



我嫁给了你的仆人乌利亚,他象你一样能征善战,我爱上了他,但我是爱上了你的影子了吗?他是我的男人,但你是我的生命之光。我象所有战士的妻子一样,在寂寞里保持着对自己丈夫的思念,我象所有的少女一样,在经历了初恋的脸红心跳之后,打算熄灭自己生命的曙光,在一个个平凡的日子里,让自己曾经鲜美过的生命在红尘中渐渐老去。



但就在这时,我的王,我的主人,你走到了我的身边。我甚至来不及为我那羞红了的肉体裹上一层薄纱,就被你牵住了手。



我陷入了幸福的晕眩里,我的主人,我的王,我就是不牵我的手,只要你的一声轻声的呼唤,我就会跟你走的。可是我的主人,我的王,我还是想问你,在经历了无数次爱情和拥有了无比的荣耀之后,你怎么还会看上你的女奴了呢。



你贴着我的耳边告诉我:



“与你的美相比,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们象两块企盼相逢的冰,迫不急待地等待撞击,然后在撞击出的火花里一起熔化,我们甚至来不及说爱,就一起陷入极乐的巅峰里。



我的王,你给我的快乐让我难于忍受,用你给我快乐的剑击杀我吧,你给我的快乐让我活不下去。







拨示巴说的是对的,就是在我们极乐之后的余韵里,我们的苦难紧随而至。



沉浸在幸福中的拨示巴脸上闪过一丝的疑云,我知道她在恐惧什么。



我,伟大的以色列子民万人称颂的王,引诱了我的臣民的妻子。我知道在我们的幸福之后,尾随着由于我们的堕落而必然而至的混乱和惩罚,我的神将天遣我,我的先知将警告我,我的那些在前方浴血奋战的战士,不再为他们为了他们王的战斗感到荣耀,我的子民不再称颂我,他们会因为是我的子民而感到耻辱。



而她,拨示巴,荣耀的以连的圣洁的女儿,勇敢的赫人乌利亚的忠诚的妻子,从此以后,在以色列的土地上,将流传着她无比淫荡的罪名,她因为引诱了他们无比敬仰的王而遭万人唾弃,当她走过每一寸土地 ,人们将指着她的背影说,看哪,这就是那个下贱的女人,这就是那个让我们的王和她一起坠入地狱的女巫。乱世将至,必出妖孽。



我们的相逢,将是我们生活的转折点,在那以前,我们各自平静地生活着,我们幸福与不幸福别人不管。在那以后,我们将生活在混乱里,我们的一举一动,将成为一种露天表演。我们必须全力应付由我们的自甘堕落而引起的混乱,等我们从这种混乱里抽出身来,我们的幸福还能剩多少呢?



过了一些日子,拨示巴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我,她怀孕了。她说,我的枪,象我的弹弓一样弹无虚发,她可真幽默。我们知道我们的苦难即将来临,但没想到它会这么快来临,我们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为我们苦难的来临做些准备。



但我是以色列足智多谋的王,应付这些小事,我不需要太多的考虑时间。



我把乌利亚从前方召回,在虚假地询问了他一些前方的战事之后,我对他说,你可以回家了,回家和你的妻子团聚。



他却表示出了对我的无比的忠诚,他说:



“当我的战士们都在前方风餐露宿,浴血奋战的时候,我怎么能回家与我的妻子团聚呢,我指着王和王的性命起誓,我决不行这事。”



在以前,如果我碰上这样无比忠诚的将士,我一定会让他连升三级的,可现在我碰上这样的傻瓜,简直让我哭笑不得,他不知道,无论如何,这将是他和他的一妻子最后一次团聚,如果他不这么傻,也许还会多活一些日子。他这么傻,如果我不想让我和拨示巴的事在拨示巴的肚子大起来时暴露,除了杀了他之外,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把那封信交到了乌利亚手里,让他交给他的顶头上司约甲,我对他说:



“我们的民族会因为有了你们这样的将士而永存,去吧,回你的前方去吧,我希望前方不断传来的是你的胜利的好消息。”



他向我行了一个军礼,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王宫,他会想到那封信里装的是对他的绞杀令吗。望着他的背影,我感到,我是多么的无耻啊,以前我所有的善行,但不足以抵偿这一次我犯下的罪孽,但我必须这样做。









我的王,你行了什么样的事呢,你让我们陷入怎样的罪恶里。



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但愁云布满了我的脸。



乌利亚死了,我们却活着。那一天当他的死讯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就知道我们从此跌入罪恶的深渊里。我在夜里,常常地梦见他,梦见他满脸是血地向我走了过来,他的身上,插着密密麻麻的箭。



大王,就是你行了这样的事,我还是爱你的,甚至在我们的罪恶里,我觉得比以前更爱你了,但我们的幸福真的必须以他的死为代价吗?不管我爱不爱他,不管我对他的爱及不及你的一百分之一,我都不希望他死啊,如果我们幸福的时候,他也能找到他的幸福,即使他不幸福,他只要能平安地活着,我们的罪恶都不会这么深。



那一天,我为他流了太多的泪水,神会相信我的眼泪是虔诚的,但神不会减轻我的罪。



看,神又来惩罚我们了。你听到我们孩子的哭声了吗,他的小脸烧得多厉害啊,即使是燃烧着的木炭都没有这么烫。



我整天整天地跪在地上,不住地祈祷,让我们的神来惩罚我,不要让我们的孩子来承担这个罪孽,但神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肯答应我,他非要让我的灵魂受够足够的煎熬不可。



我对神说,我的神,我的至善至美的神,如果我犯了什么罪孽,来惩罚你的使女吧,如果我的死,能洗清我的罪孽,如果你将我的痛苦放大一百倍,能换来我们孩子的平安,我都是愿意的,如果我们的死能洗清我所有的罪孽,那让我死吧,把生留给我们的孩子,但神不肯怜悯我。



但我的王,我不管受了怎样的煎熬都不及你的痛苦的十分之一。你整天把自己关起来,即使我对你的爱抚都不能激起你的反应。你一夜一夜地躺在地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以前那个威风凛凛的王又到哪里去了呢?



也许我们不该追求我们的幸福,我听人说,幸福就是知道幸福在那里,但不去追求它。我不相信这样的谎言,为了证实它是不是谎言,我们受到了怎样的惩罚啊。



我的王,你说,我是你的生命之光,但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呢,只是在我们彼此照亮之后,我们又陷入更深的黑暗里,在这种黑暗里,我们还能找得到我们的幸福吗?



我在王,我的无所不能的王,请你告诉我。









我们的孩子最后还是死了。



拨示巴变得无言,每天望着我们的孩子曾经躺过的,现在空荡荡的摇篮发呆。



我对拨示巴说:“我们的孩子死了,但我们却还得活着。人死不能复活,我们有什么办法让他再回到我们的身边呢?总有一天,我们会到他那里去,但他却不会再回到我们这里来。”



拨示巴把我的头搂在了她的怀里,泪滴滴答答地落在了我的头上。
6 有用
2 没用
圣经 圣经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圣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