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仙

瘦竹
2008-03-19 看过
菊仙

这个城市就是这样,因为没有花期,所以每一天都可以是各种花怒放的日子。人们已经记不得木棉花已经开过,它们象孤僻的美人,只有人们的目光投向它们时,它们那妖冶的本性才会让人们蠢蠢欲动。杜鹃花与它们不同,它们总是是四处张扬着,在城市的草坪间,在郊区的山坡上,总能看见它们热闹的身影,在他们的花期,有人会看着整个山坡都是红的。紫荆花在他们的花期过后,凋零的花会落在草坪上,如果刚好有行人走过,也会落在他们的脖子里。清洁工会不时把它们收集起来,连同别的城市垃圾装在绿色的小垃圾车里。

与它们相比,我有一些来路不明。有一天,一只小鸟的巢穴接近完工,它从遥远的河滩找来一根细小的枝条,准备给自己的家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这根小枝条从小鸟的巢穴里落了下来,落在了草坪上,有一个行人刚好路过,它踩了我一脚,我在那片土地扎下了根,小鸟的巢穴传来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时,我赶上了这个城市的雨季,有一天,我看见那只小鸟带着它的孩子们飞过我的头顶,一朵细小的白花也从我的枝条里长了出来。

在草坪间,有一条人们走出来的路,因为不是在热闹的街区,走过这条路的人也稀稀落落。热闹时最多也就是三五个人走过我的身边,有时他们一边走过我的身边,一边会热烈的讨论着。有时走过我的身边的会是一对情侣,他们旁若无人的牵着手。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个孤独的身影多我的身边走过。

有一天,一个男人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的目光好象是看着前方,但他的目光好象并没有指向某一特定的目标。他的表情木然,这让我无法判断他的心境,他好象是若有所思,但又不象是在某一件事而忧郁,起初,他双臂交叉着,身子有些摇晃,慢慢地右用的母指和食指托住了下巴。走过我的身边时,他用手指弹了一下左臂上的一些灰尘。

我想,人间一定有什么事值得他那样深思,我也做出他那样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我很快地睡着了。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已经枝繁叶茂,我的叶子绿油油的,绿得象刚上了一层绿色的油漆,又象是在我的身上刚落了一层雨。我的枝条粗大,一些绿色的象鸡蛋一样的小鸟在我的枝条间穿行,追逐,嘻闹,但只有一朵灿烂的白色的花朵开在枝条与绿叶的顶端。我白色的花瓣细滑柔嫩,象刚刚裁剪开的白色的丝绸。我的花蕊涂了一层厚厚的花粉,每当有微风吹过,花粉就会卷起一层细细的迷雾,然后纷纷坠落在花心里。数不清的蜜蜂和蝴蝶在我的花蕊上飞舞,然后落下,它们的身上很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花粉,它们把它们的细长管子插在我的身体里,我让它们弄得奇痒无比,奇痛无比,但我喜欢这样的宠爱。

只有要寂静的午夜,我才能享受片刻的安宁,被它们叮了一天,我疲惫不堪,我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我的身子突然有了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我试着舒展我的身枝,我感觉我的身子慢慢浮了起来,一阵风把我吹落在了旁边的草地上,我回头看着那朵菊花上已经在忙碌的蝴蝶和蜜蜂,如果它是我,那我又是谁呢?


几乎就是在我自问的一瞬间,我马上意识到,我成仙了!我成仙了!我是一个?一枝菊仙?我为自己的转变感到欣喜若狂。既然我已经成仙,那就是说,我想成为什么就可以成为什么,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了?我依稀记得走过我身边的那个男人的模样,也依稀记得那些走过我身边的少女们俏丽的面容,就是这样想着时,我突然感觉我有了一个身躯,一个男人的身躯,同时又有了一个少女的脸宠。我浑身上下看了看,马上意识到自己是赤身裸体地站在草丛里,我又幻想那些男人们的着装,于是我的身上披了一件京城里那些秀才模样的长袍,在长袍上,在我的胸口处,是一朵大大的菊花,和远处那朵菊花一模一样,长袍的底色里,有些细细的隐隐的菊花的纹路。我也有了一顶那种带穗子的帽子,手里自然也有了一把有怒放着的菊花图案的扇子。


我想,我应该到一个繁华的地方见见世面,这样想着时,我已经来到了一个小酒馆前,我象那些出出入入的人一样,装着若无其事地走近了那个酒馆,小酒馆里乱哄哄的,一群穿着象我模样的人正在喝酒,可就在我的脚迈的那个门槛的一瞬间,小酒馆里马上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投入了我,他们的脸上透着惊讶、羡慕、幸福、欢乐、崇敬的表情,所有的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久久不肯移开,旁边的一个比我矮一头的人赶紧给我给我让了一个座,随即递给了我一个酒杯,我的眼睛环视一周,示意他们坐下之后,他们才一个个怯生生的入了座,那种崇敬的目光从来没有从我身上移开。


那晚,在坐的没有一个没醉的,我只感觉身上无比气爽,我拉住了旁边一个家伙,想让他就我出现时的情景作一番解释。他有些迟疑,有些胆怯,我生气了,他发着抖和我说:“你真的要我说吗?可是你让我说的。”我点点头,他说:“我是男人,所以我特别想干你。可如果我是女人,我还是特别想干你。”


他们很快教会了我干的含意,可我对男人从来没有产生过兴趣。我遇到过无数个女人,丰腴性感的、小鸟依人的、活泼可爱的、野蛮火暴的、头发象黑色的瀑布的,头发染成一堆铜丝的、头发做成鸟窝形状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次庆典,但很快,我们除了对彼此的身体没有失望之外,其他的都很快没有摆脱厌倦的噩运。

在我得出女人不过如此的结论之后,我又回到了那些男人堆里,通宵达旦地喝酒,有一次,有两个家伙醉了以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这不仅没有坏了我的名声,反倒让我的声名远扬,那些不服输的酒徒纷纷要与我共饮,一决高下。

我终于迎来自己醉了的时候,有一次,我在经过整整三天三夜的饮酒之后,我看到了满天的菊花在飞舞,对面的那些家伙已经烂醉如泥,我大声喊他们:“你们起来!起来!”他们酣睡得和死猪一样,我再次大声喊他们:“你们起来!起来!”回答我的是他们此起彼伏的酣声,我看着他们横七坚八,看着那些杯盘狼迹,突然感觉无比的孤独、凄凉,我一边摇摇晃晃在他们的身体中间走,一边泪如雨下,嘴里还哼唱着那首我刚刚学会的歌: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花已向晚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的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我唱完这首歌,他们都还睡得象尸首,我声嘶力竭地向他们喊叫:“你们知道吗?我不是野菊、毛华菊、甘菊、小红菊、紫花野菊、菊花脑,不是!不是!我是菊仙!菊——仙!”

我向门口走去,一头栽在了菜园子里,一朵象碗口那么大的菊花开了出来。我能看见天上亮晶晶的星星,在今夜,它们象我一样孤独而寒冷。

不一会,就有蜜蜂和蝴蝶飞来,在我身上叮咬,可是,当它们想飞起来时,却摇摇晃晃醉倒在了地上。

半夜,一个家伙醒了过来,在园子里小解,我听到了水龙头打开的声音。

他好象发现了我,蹲下身子,细细观察我。我突然感觉浑身酸痛,身体在慢慢分解,原先润泽鲜艳的白色的花瓣慢慢显出衰败的迹象,花辩在失去水分,慢慢枯黄,卷曲,合拢,最后卷成细小的一团,那家伙对我失却了兴趣,我听到了他进门的声音,然后,我的生命就终结了。


过了几天,一个绿化工人清理那块草坪,有一枝枯死的菊花昴首屹立着,他用大大的剪刀从根部那里把它剪断,扔在了旁边的垃圾车里。
         
         

自《聊斋.黄英》
0 有用
1 没用
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聊斋志异的更多书评

推荐聊斋志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