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别样哀伤。

遽如许
2008-03-18 看过
初入江湖那年,他是一个身着蓝衫的温和少年,暖暖的笑容,轻声说话。
然后他认识了天下最不诚实的人,他笑着说:只不过遇到同类罢了。
他安静的站在人后,看圣香胡闹,为秋寒分析,末了,只是淡淡一笑,无限温柔。
那时的他,也许相信,世界大同,江湖美好。
模糊的几乎不可视物的双眼,清澈,淡定。上扬的嘴角,只为简单的理由。

之后寺中出事,他浅笑着立于大火中央,冷静自若,珠圆玉润、含而不发的王者之气,于沉默中,屑屑的散出一些,有人点头微笑,有人瞠目结舌。
他的眼中却开始有忧伤肆虐,1年前的那场浩劫,写在他的面前,血色的腥气,弥漫。
秋寒出事,他拂袖离去:碧落宫必报此仇。于是,那个和圣香一起胡闹,吊鱼会缠上乌龟,将一盘排骨扫尽的宛郁月旦不见了。
复姓宛郁,双怀月旦。从此,却不是他了。
他用“本宫”自称,挥手之间,透出的是森然的霸气,杀李陵宴,重振碧落宫。那么多的担子,生生的压在他的身上。
离开时,他笑着对圣香说:“我该回去了。江湖并不像我想的那样。”那一霎,眼里流过的寂寞和难过,谁看的到。
秋寒的死,难过的不只是圣香。不只是李双鲤。18岁的他,也会伤心。
江湖险恶,人心更甚。
他深谙,立足江湖,便要是一个强者的姿态。之于碧落宫,之于自己。

回到碧落宫。远离过去。举手抬足间,是凛然的王者霸气。
只是偶尔,他还会想念武当山上的种种,那么近,触手可及,却早已远在天涯。
如果没有他,你一定能……独霸天下。
他宛郁月旦,是想要独霸天下的人吗?也许吧。他有这个能力,只要他想,就可以。
他想不想?佛曰:不可说。可是我窃窃认为,他是不想的。
很多事,只是别人认为你应该如此,责任压迫你应该如此,形势决定你应该如此。
18岁的他,只是希望幸福,不想寂寞,想把任何事做的好,做的完美而已。
褪去碧落宫宫主的光环,远离江湖,舍去责任,他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
十八岁的年华,有些才华可以特别早熟、有些天性可以特别锋利、有些智慧可以特别灵敏,但也有些东西他和同龄的孩子一样,特别青涩、特别害怕失望——尤其他是一个好胜心强的孩子…。
然后他失去了闻人暖,或者,从未得到过?闻人暖喜欢他,要嫁他,却自始至终不曾爱过他。
甚至,她不知道他爱她。
他的语气坚决而真诚:我从来没有爱过第二个人。
他带她回家,为她寻找麻妃,陪她为圣香治病。软语温存,体贴入微。甚至看着她为了圣香牺牲掉自己的生命,也是浅浅的笑。
尽管笑容破碎,忧伤满目。
她不解:你真的肯为了我……她又何曾知道,这样的不解,伤他有多深。
不是大方,不是道义,理由简单,只是她从未想过。他爱她,一直是啊。
她以为,阿宛是铁血的人,可以统一天下,振兴碧落宫。
铁血,就代表,他不会爱别人吗?
或者,她从未如此想过,她的心里,除了圣香,还是圣香。又何时,留下过一点空隙,去想想月旦为什么对她好,为什么会因为他爱圣香而不肯出手。
各人自有各人伤,谁的寂寞谁又了。

大玉坟上,有悠扬而清淡的笛声缭绕。
他站在悲伤之后,孤单单的看着这个他曾经口口叫着“姐夫”的逝去。
他是懂大玉的,即使不如圣香,也是懂的。只是不曾说。
然后,他安静的为自己筑起一堵围墙,花落花开,恩怨情仇,从此再与他无关。
十八岁的年华,却开始面对八十岁的落寞。
爱恨逝去,江湖遥远。
这个天下第一大情圣,一生只爱一个人的他,在阿暖离开后,还能怎样?
也许只能收拾起满地的伤痕与悲戚。
说一句:

莫多情,情伤己。

爱恨如烟散,寂寞空流转。
56 有用
1 没用
香初上舞 香初上舞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香初上舞的更多书评

推荐香初上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