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古书的高潮

AKI
2008-03-18 09:33:03 看过
  印象深刻的还是第一章:
  1972年12月25日“接到复旦大学历史系青年教师、当时借调在上海市委写作组工作的王守稼从写作组打来的电话,询问《旧唐书.傅毅传》中的典故,先后两次,谈了一个多小时。”
  1973年1月12日谭先生正式接到任务:为《三国志.吴书.吕蒙传》作注,并负责“为全部注释把关”,谭先生在5天内完成了注释,其间还轻度煤气中毒,但依然坚持工作。
  3月5日上午传达领袖“反馈”信息:发现错字一个。大家听后“既惊且喜”。
  之后谭先生又开始审阅改稿,审改注释文章包括《天问》、柳宗元《天对》、《三国志.魏书.张颌传》、《三国志.魏书.张辽传》、《旧唐书.李愬传》,日以继夜工作直至4月6日。其间血压异常,医生要求休息,但“没有时间休息”。
  11月中旬起,陆续参加多次“法家著作”注释审稿,所审文章有李斯《谏逐客书》、《韩非子.解弊》、《商君书.强国》、《韩非子.五蠹》、《荀子.王制》、《王霸》、王夫之《论治河》。
11月23日至28日,与陈旭麓等商议注释后汉书《李固传》、《黄琼传》,审改注释稿,工作时间极长,眼病发。
  22日至9月3日,听取了领袖关于《枯树赋》的最新指示的传达,被要求继续注释《苏峻传》和《孙恩传》。因《水浒传》批判运动展开,不得不看张政烺,余嘉锡文章。注释《苏峻传》,校完《刘劳之传》清样,接到通知参加北方文物考古座谈会,忙得不可开交,到北京下飞机后竟发现离家时连皮带都没系上。

   想起李零教授之前接受南周采访时曾提到过的“读古书的高潮”:领袖再三批注,中央小组孜孜垂询,知识分子忘我工作,然后广大工农阶级活学活用。“六亿舜尧”在斗争、攻击中会来几句“阳春白雪,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付”,会怒吼“冻死苍蝇未足奇”的豪放诗句……如此而已。
 
  谭先生作为历史地理研究领域的大师,在学术成绩即将开花结果的岁月里,殚精竭虑为这些文献作注,这种热情让我心服。只是当时先生心情如何,却无法在书中窥视一二。
 
  
  
6 有用
1 没用
悠悠长水 悠悠长水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悠悠长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