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是不分章笔记

江春琦
2021-03-02 01:01:14 看过

流俗的观点认为米利班德在这个文本里持某种“工具主义”的观点,但是这未必是完整的事实(当然笔者同时需要指出,米利班德这本书仍然需要对这个标签负责)。在这之前,我们首先要提到一些其他的理论,至少我认为米利班德在文本里是有意和这些理论对话的。

最需要关注的理论有两点,一个是达尔等人的多元权力观与米尔斯的“权力精英”理论,当然这些同时包括达伦多夫、雷蒙阿隆等一系列质疑将资产阶级视为“统治阶级”的观点。就我的感觉而言,米利班德这本书更多的是在进行一个“驳论”,如果要说本书的主旨的话,实际上是这样一句话:“为什么我们在今天的讨论中还要使用‘资本主义’这样一个过时的概念呢?”

针对以上问题,米利班德通过一系列观点,包括人际关系(政治、军事精英与大企业的“经理人”中有许多出身资产阶级家庭)、制度安排(军事集团、政客、法官等等在国家机构内部的分权体制下无力对抗资产阶级的影响,而从制度外的压力集团的角度看,资产阶级集团掌握的资源以及整合程度也高于包括工会在内的压力团体无法匹敌他们)意识形态(意识形态霸权与保守主义作为一种主流意识形态,在工会、政党、国家机器、军队与司法部门内扎根,制止左翼诉求)以及结构性要素(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涉及税收问题)等方式在政治机构的内部与外部建立霸权。在这一背景下,通过强调资产阶级的强大影响力,米利班德批评了多元主义与权力精英理论的观点:

多元主义只关注到对具体议程的表决与影响,但是往往忽略资产阶级在议程设置中的地位。

同时,相较于米尔斯的政治/军事/文化三类精英的纠缠,米利班德通过上述论述指出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中“经济精英”的权势是最大的,因此“统治阶级”概念仍然有效。“多元主义”与“权力精英理论”并非一无是处,但是总体而言,不同精英之间的权力分享依然是以资产阶级社会为背景的。

最后三章讲政治社会化以及改革,镇压问题。媒体、政党、教育导致的意识形态保障了资本主义秩序,但是资本主义制度内生的矛盾使得危机不可避免,面对革命的情势,资产阶级选择改革或(和)镇压,前者无法最终处理群众的斗争,于是最终的结局依然会是镇压与国家机器的增强(雾月十八)。单从这部分看,米利班德在这里的观点和阿尔都塞-普兰查斯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可能是没太多区别的,在此不详述“政治社会化”还是“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在论域、内涵与认识论上的差别,但是至少在涉及这本书的辩论上,二人的争执恐怕还是在修辞上的(米利班德似乎认为意识形态国家机器这个词忽视了不同机构内部的张力,但是阿尔都塞本人的文本是很明显地提到这一问题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是多而不是一)。

在批判多元主义与权力精英理论这个意义上,米利班德可能是有一定说服力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正如普兰查斯批判的那样,米利班德的整个叙述总体而言还是高度“经验主义”的。如果我们对文中大量的描述性经验材料进行总结的话,那一个核心观点可能是“资产阶级是统治阶级,在国家中总体而言拥有绝对权力”,那总体而言确实是认为“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

但是问题在于,这句话所指涉的国家-阶级关系中的具体机制究竟是如何的?是否有不同于传统理论的新创见?或者说以上一系列观点是否能够被组织成一个逻辑连贯的,成体系的模型?非常遗憾的是,米利班德在这些真正重要的问题上,似乎没能前进多少。在这个意义上,米利班德被批评为“工具主义”实际上也并不是无法被理解。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资本主义社会的国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