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对一个人的纪念。。。其文字的研习价值并非主要考量。。。

CATS
2008-03-18 看过
评价一篇评论文章虽说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过也有相对公认的标准。

除了小学作文也会要求的“通顺,合乎逻辑,条理清晰”等外,读者最期待的就是不要浪费他们的时间,让他们感觉这几分钟的阅读经历是有所收获的。收获可以是很多种————独到犀利的见解;被作者诱发的共鸣;眼界的开阔;包括文字本身的美都是收获。对于评论文章,读者的目的性会更强一些:对陌生的事物,人们主要期待评论文章能给予他们一些概念,帮助他们判断自己是否有去具体接触这一新事物的需要;对熟悉的事物,人们期待评论文章能使他们从平行的角度比较自己和他人对同一事物的感受,加深自己对这一事物的认识。这是评论文章的最重要的功能,实现这一功能的最重要条件就是评论文章必须有成型并且表达清晰的观点。当然,这些观点都是评论者本身的主观观点,一家之言,它的代表性和权威性则取决于更具体的条件如作者的观察能力,总结表达能力,作者和受众的联系紧密程度等等。这些都是变量,任何一个条件的改变都可能使同一篇评论文章得到完全不同的评价。不过,基本上一篇广受好评的评论文章都具备几个基本条件:条理清晰,符合逻辑,表达充分,观点精炼。

以以上标准来判断,kavkalu的几乎任何文章都无法吻合一篇“好的评论文章”的最基本条件:首先,它没有条理,文字前后也基本没有因果关系可言。作为一篇头衔为“影评”的文章,他的文字基本都是基于对电影具体内容所展开的道德批判,借题发挥,其发挥后的结果和电影本身几乎没有联系。尤其致命的一点是:他的文章没有观点可言。如果说他的字里行间有可以称之为“观点”的东西,那也是游离于被评价事物之外的。所以对于他的(大部分)读者来说,无论kavkalu所评价的事物是他们熟悉的还是陌生的,读者们都无法得到他们应得的体验和收获。

kavkalu在某些论坛被人称为“大师”或者“老师”,这一来跟他本身在现实中是位兼职教师有关;二来在不少人心目中“大师”这一词汇和“难于理解”有某种等同关系,一旦一个人的作品十分生涩难懂却似乎并不属于菜鸟水准,人们会很自然地对之产生敬畏心理,我猜想一些人把他称为“大师”的缘故是因为他的文字粗看起来都象比较抽象的诗歌(我后来才知道kavkalu是“诗人”出身),其中充满了难于理解的用词和比喻等等。不过我不知道那些把他称为“大师”的人是否都认真地看过他的文字,因为只要你静下心来看,kavkalu文字并不“难懂”,华丽优雅的外表下实际上几乎完全没有实质内容。坦诚地说,你很难把“负责任或者不负责任的娱记对弱势的阮玲玉的命运有着或善或恶的影响”此类文字看作是一种关于电影《阮玲玉》的评论观点,至多也就是针对此电影作品所发出的感慨罢了。换言之,这样的文字,根本就不是什么影评。作为一篇公开发表的单纯的文章,kavkalu的文章到底有没有实质价值恐怕都是个问题:在不少人的印象中(包括认可和不认可他的人),kavkalu永远都是“高高在上,指点江山”的姿态,从片言只语中很容易感觉到他是一位“愤青”,他的文字里永远充满着对现实的不满以及种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气,但细察他的文章的内容,你会发现被掩饰在愤世嫉俗下的一种十分彻底的迷惘和空洞。

随意地摘录几段如下:

1944年德军入侵匈牙利,开始大肆驱逐和杀害犹太人,当我们今天站在第三方的立场看当年这场劫难便不难发现问题不是非理性,而是过于理性,日尔曼人的高傲让他们对于犹太民族的合法生存产生了怀疑,于是在极端的理性的政治机器指挥下,在民众的欢呼声里大批犹太人像牲口被屠杀了。那时候,大多数德国人赞成了国家造就的恐怖。
————《母亲的勇气》死亡列车上一个纳粹的良心发现


神道是被制造出来的,是人类没有自信的一种表现,就如我们的先人匍匐在强势脚下战战兢兢。意淫和自阉贯穿了25史。
超级女声的本质是电视台为了收视率(广告效应下的经济效应)而制造的一次平民娱乐活动,海选的哗哗泪水让中国人看到了间壁女孩的非制造的感动,到了50进20的时候,那些落选女生的留言和泪水有着多少梦想的起起落落。
让她们尽情的哭泣和展示吧,她们总有一天会被这个庸俗的社会染黑,在她们还有真性情的时候,让她们记忆此时的友谊和情分,守望梦想的年华是美丽的!
我看到其中一个可爱女生的梦想是为了给父亲买车,梦想是一个标志,当我们不再有梦,当我们不再相信梦的时候,我们就不再是自己。
从不知超女为何物,到现在午夜补课寻访所有垢语的初端,在每一次的淘汰里那些女生的泪水和她们的承担的失败,我们看到了整个成人世界的卑鄙,那些女生在规则和潜规则里逐渐和社会合污。
————阅读中国:超级女声和文化大革命的关系


枪枪的勇敢在于他的习惯性遗尿,这是任何暴力和强势无法剥夺的权利,这个一脸坏相的小孩间接的把散着尿骚的被子当成了他抗议成人世界(单一社会规则)的旗(棋?)子,可谓色味俱全。
和王朔的原作对比,从地下走进体制的张元异常清醒,所有的敏感标志被他哈哈了,就连李老师杯子上的文字也换成了成人世界的门槛“双喜”字,排队的小孩被我过度的想像叠加在艾伦·帕克的影像里。
————《看上去很美》:操-你-妈,傻屄!


我们看到现代社会的飞速发展造就了精神和肉体的残酷剥离,当你的行为异于常人的时候很多人会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就像片中对两个孩子的心理矫治,然而,我们应该发现这样的事实,心理医生的自杀率极高,当你连自己都搞不定的时候那种说教有用吗?个人以为,这个世界最坚强的力量是爱以及为了爱的奉献,这种只能永远彼岸,带着理想主义色彩的信仰会让生命战胜万难!
————《夏日恋人》我是男同,你是谁?


看不见你的内在,但是你的精神必定阳痿,枪,是男人的武器,而你,耽搁太久。
听不见你的喘息,可是你渗出的气味沾满恐惧,潮,是女人的镪水,而你,干涸过久。
两个活着的亡灵,在枪的召唤下聚合,黑白图景里的东京象一座鬼魅的居所。

————《异次元杀人事件》渣滓和硬物 短裙和幽闭

......


这些文字,相信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都会给出基本一致的评价。
任何一个略有常识的人都不会把二战时期希特勒的恐怖统治理解为“极度理性”的产物(暂且不论它的意识形态倾向),这不是一个有商榷余地的论题;又或者“超级女生”使我们看到整个成人社会的庸俗;孩童的“尿床”是对成人社会的规则的对抗... 等等人们勉强可以称之为是“观点”的东西,都令人匪夷所思,我想不少人会用“谬论”一词来概括它们。至于“带着理想主义色彩的信仰会让生命战胜万难!”之类的文字象极了我们某一时期的某些口号如“XX主义一定胜利!”一样,看起来杀气腾腾实质根本毫无意义,说了半天根本等于什么也没说。

在刚刚涉足网络文章的时候我未带任何成见地阅读了几篇kavkalu的文章,当时它们在我脑海里留下的印象只有四个字:胡言乱语,尤其那些刻意的舞文弄墨更让我厌恶至极————我痛恨玩弄文字以使自己显得“高深莫测”的人,尤其是当我发现“高深莫测”的面具下根本空空如也之后。

kavkalu的文字无论作为评论还是文章在我看来都毫无价值,连文学属性的和谐都谈不上。如今这本书的出版更多的是体现了一种“纪念意义”,引用一位网友的原话:“这本书只是对一个人的纪念,纪念一个差不多是影痴的人对电影的执着,其文字的研习价值并非主要考量。”但我觉得一本面向公众出版的书籍的价值的主要考量不可以只是在一个小圈子里的纪念意义,一个人对电影的热爱不足以能使之赢得把不管有没有研习价值的文字出版的资格。不管一个事物如何有纪念意义,一本书一旦出版它就是面向公众的商品,一本影评集里的“影评文章”的研习价值毫无疑问是第一重要的。

我能够理解在kavkalu身故后为实现朋友的遗愿策划出版这本文集的人们,但我感觉到的更多是“轻率”和“不负责任”。我是把公布和商业化任何事物都看得很严肃的,因为受众范围不同,付出的代价不同,和网络上的“无本生意”性质完全不同,必须要十分慎重,必须要但求对公众负责,至少自己诚实地觉得自己没有在忽悠别人。

我曾经无意间得知其中一位策划者这样说过:
“kavkalu写的根本不是影评。”

CATS

————摘自《倒卡记》,略经整理。
31 有用
10 没用
天堂陌影 天堂陌影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天堂陌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堂陌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