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女女的盛宴

夏知丘
2008-03-17 看过
一部在英国曾经被禁封十一年的作品,
一部写得诗意盎然而又热情洋溢的作品,
一部插在《儿子与情人》和《恋爱中的女人》作品,
一部我刚刚结束阅读的作品。


《虹》是劳伦斯小说中最长的一部,仍以他家乡的矿区生活和农村生活为背景。童年,似乎永远都是作家的缪斯。小说以家族史的方式展开,写了居住在沼泽农庄的布兰文一家。三代人,三代男女,聚在同一张桌前,眼前摆着世界级的大餐,而她或他,跟随着自己的情与欲,挑选着不同的菜肴。


第一代的男人和女人,选择了美味的甜点。他们陌生而又平稳地同吃同住。英国人和波兰人,他和她,中间隔地究竟有多远?男人有着动物般的本能和庄稼汉般的豪情,他第一眼见到她时,就认定了她是那个值得去爱的人。而女人虽然嫁给了他,心中却永远藏着另外一个男人。对着心中的男人,她是个光身子的娃娃新娘,自愿去对他百般侍奉;对着与他生活在一起的男人,她知足并安心,她安心地与他人合为一体。

第二代的男人和女人,选择了热辣辣的咖喱。他们无意识地进行着谁也说不清的战争,战争,战争,一直到他们再一次热情地相爱起来。他们挥霍着爱人的耐性。等到某一天,登到他们之间再没有什么意识的亲密,也没有爱情的柔情,他们所剩下的就只是情欲。他们疯狂的沉醉于感官的快乐,享受着一种死亡般的热情。她与他早已分离。

到了第三代的男人和女人,没得选择,只得到点残羹冷炙。他们没有权利,他们不应该再怀有热情,因这社会与世界已强求着他们要现实,再现实。他们之间的角逐就像是在工厂和房屋中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一边追,一边跑,寻寻觅觅,又冷冷清清。他们只能背着硬壳各自在腐烂的世界下爬行。女人最终看到了天边的虹,她又有了那么一点的希望,她开始相信,他们终将会抛弃那坚硬的外壳,展露那新的、洁净的、赤裸的身体。

整部作品并不以情节取胜,也没有典型的人物性格。一切都像是虹,透明的。一个男人要成为一个男人,就必须要有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要成为一个女人,也必须有一个男人,劳伦斯赐给我们的特殊的礼物就是这样一种异乎寻常的敏感。他总是强烈地意识到两性之间的奥秘并不懈地探索着虚空的世界。

男与女,这深深浅浅,虚虚实实,谁能说得清,道得明?陌生人,朋友,情人,恋人,抑或是爱人?平等,卑微,臣服,角斗又抑或是崇拜?他就像是佛洛依德所说的白日梦者,对日光底下劳作的男男女女们展开他最丰富的想象。

读他的小说,你别想置身于观众席上的安全座位,你将永久置身于白热化的情感混战。他的作品提供的不是一种哲学或一种道德,而是一种体验。放开你的想象,你就能够在《虹》中得到至高无上的满足。
18 有用
6 没用
虹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虹的更多书评

推荐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