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这东西是什么东西呢?

瘦竹
2008-03-17 看过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对,就是那个让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死在《失乐园》的家伙),还写过一本不太有名的书《男人这东西》,他用这本薄薄的书轻轻挑开了男人仅剩的一个小裤头,让男人的双手不知是该先挡住自己的脸,还是先挡住自己的私处。他这样做我想并不是为了进行一次恶作剧,他只是想让男人更多地了解自己,让女人更多地了解男人,以便他们能更好地相处。

  那么男人这东西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最简单的办法是是以我自己为例,给大家作一番解说,但作为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混了这么多年而又无比狡猾的男人,你会以为我会象木子美那样把自己的私人日记公诸于众,从而赢得无数的骂名吗?那你可是真的错了。况且比我有名的男人多的是,我只需以他们为例,对男人狂加解剖,让他们去赢得女人们的爱慕或者诅咒,而我只躲在他们的后面偷偷地笑。

  很久以前,我不知听什么人说过,说男人是力的化身,女人是美的化身。我觉得这种说法很到位。但力也是一种美,美也是一种力。美如果受到了力的赞美,会美不胜收,力如果受到了美的滋润,会力大无比。 这可真是一个美妙的世界。每每念此,我都会觉得上帝当时从男人的身上取下那根肋骨,是他最伟大的奇思妙想。

  男人的力不仅表现地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征服者,构建者,是未知世界不倦的探索者思想者,是艺术世界的狂欢或忧郁症患者,还表现在,因为这个世界有了女人的存在,他们是当然的永远的骑士,是多情的护花使者,是那个在夏日的夜晚,在美丽的女主人的窗下,绝望而又不肯放弃的吉他歌手,是那个大雨滂沱的日子,脱下自己雪白的衬衣给自己身边的女人当雨伞的男人,是那个捂着自己的流血的伤口,依然会冲锋向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战士。

  作为一个男人,我愿意把世界上最美丽的字眼献给我的同性朋友们。他们宽容,他们不会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斤斤计较。他们坚强,坚强到这个世界没有他们忍受不了的苦难。他们不知疲倦,象一个敬业的农民伯伯那样勤于耕耘,即使有时收获不到粮食。他们执着,一旦认定了哪个目标,就象非洲虎发现了一头麋鹿一样,不追到手不会罢休。他们冷静,不会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更重要的是,他们多情,恨不得把整个世界作为送给自己所爱的女人的礼物。他们幽默,即使心里滴着血也会想办法逗你开怀大笑,美国前总统里根被一个失恋青年击中后,对他的妻子说,亲爱的,我忘记闪了。

  一个具有伟大灵魂的男人,不仅能赢得无数女人的爱慕,还能同时赢得无数同性的尊重,伟大的恺撒骄傲地说:“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他生前与无数女人有说不清的关系,即使死后,也会令那些卑微的灵魂发抖,但他终究是逃不过克娄巴特拉的石榴裙。好莱坞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银幕爱人鲁道夫·瓦伦蒂死后,据说“让整整一代妇女都感到爱情已经不复存在,他带走了她们的理想,还有笑容,大量前来哀悼的妇女在这个部落酋长的葬礼上泣不成声,其伤痛景象令她们的丈夫们感到极度尴尬,也让其情人们心怀怒气。”这些男人们虽然恨的牙痒痒的,但心中无疑是敬重这个男人的。

  我也不得不羞愧地把一些丑恶的字眼献给我的同性朋友们。他们自私,自私到只要不是处于疯狂状态,就时时都在算计,唯恐一着失误,满盘皆输。他们懒惰,懒惰到不穿完最后一件干净的衬衣,不会想起去洗衣服。他们虚伪,虚伪到如果你从他的脸色得出结论往往是与事实相反的,他们无情,如果他不喜欢哪个女人了,你就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怜悯。他们残酷,历史上哪一次战争不是男人挑起的(有例外,我知道一些)。他们多情,但他们的这种情很容易从一个女人跳到另外一个女人,从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卡尔维基诺《树上的男爵》里的一段,我觉得很有意思,在这里给大家讲一讲。

  有一天树上的男爵柯希莫在树上与他的昔日情人想遇了,他们展开了如下的对话:

  “……你将永远爱我,绝对地爱,爱我胜过一切,你会为我做任何事情吧?”

  对她这番戏谑的话,柯希莫感到惊愕,说道:“是……”

  “你是一个仅仅为我而生活在树上的男人,为了懂得如何爱我……”

  “是……是……”

  作为奖赏他的情人给了他足够的温存,然后她问:

  “你带过别的女人来这里吗?”

  他迟疑着。薇莪拉说:“如果你没有带来过,你是一个毫无价值的男人。”

  “带来过……一些……”

  他挨了不折不扣的一记耳光:”你就是这样等我的吗?”

  哈哈,看了这样的对话,你还相信渡边淳一在他的《男人这东西》里所说的,男人的花心只是男人的动物本性使然吗,它们未尝不是女人矛盾心理的一种结果。我不知道是不是能得出这样一种结论,女人们都希望自己所爱的男人能赢得无数其他女人的爱慕,但他只爱她一个?如果她们真的是这样想的,那刚好中了男人们的奸计,男人们也希望能赢得无数女人的爱慕,但同时希望赢得自己所喜欢的女人爱慕多一些,这当然对于大多数女人是残酷的,令人心酸的。

  扯远了。回过头来,继续说男人这东西。我现在太讨厌道德判断了,所以,我现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一切与道德无关。具体到男人身上,我觉得很难用道德去判断出一个男人的好与坏,女人亦然。一个男人更象是一种复杂的混合物,他的身上很可能同时凝聚了神的无私,天使的纯洁,魔鬼的邪恶,狐狸的狡诈,兔子的胆量,老虎的凶猛,蟑螂的敏捷,哈哈,女性朋友们如果看到我的这一连串的比喻完全不必紧张,因为我能保证的是,如果他真的爱你,那他让你感觉到的,永远是他的那些美好的品性。

  以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的托马斯为例,我认为他最为集中的体现了《男人这东西》里所说的男人的那些复杂的品性。他自称与二百多个女人有过亲密接触,但只有特丽莎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诗化的记忆,“它记录的是让我们陶醉,令我们感动,赋于我们的生活以美丽的一切。”我们是谁呢,是男人,男人这东西。

  特丽莎是幸福的,但这对于其他女人是多么不公平而又残酷的一件事,也许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公平。

  托马斯还有另外一个奇怪的论调,他说,他的孩子与他没有任何维系,除了那个不慎之夜,对于他的这种说法,我不知该说什么,那就什么也不说,留下供有识之士批判吧。
  那我们整个人类呢,我们也是上帝不慎之夜的产物吗?幸运的是,上帝在一次不慎之夜之后,又有过一次不慎之夜,这一次他从亚当身上取下了一根肋骨。如果托马斯是亚当,我想,他宁愿身上没有一根肋骨,那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而事实上这个美好的世界他已经拥有了,尽管他有些对不起那些肋骨们。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敢肯定,上帝不是男人,哈哈,就此打住。
151 有用
3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5条

查看更多回应(55)

男人这东西的更多书评

推荐男人这东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