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隐秘的花朵

瘦竹
2008-03-17 看过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有些诚惶诚恐。一个人偷偷看了一本关于女人“那地方”的书也就罢了,再来评一评,稍不小心,就有轻浮之嫌。虽然我个人认为轻浮而不委锁的男人要比虚伪的男人可爱一百倍。更何况,也许我是想表达一种热爱与敬畏呢?

关于女人那地方,我们中国男人的心理历来很矛盾。所谓“生我之门,死我之户”。生我之门不假,“死我之户”其实与女人没有一点关系。为了证明这种观点,在《金瓶梅》里西门庆最后精尽而亡。《聊斋.莲香》里借女狐之口,道出了女人那地方之所以成为“死我之户”的原因:“如君之年,房后三日精气可复,纵狐何害?设旦旦而伐之,人有甚于狐者矣。”,嗯,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没有节制地吃,更何况男人在享受男欢女爱的时候,毕竟要付出一些东西。但在我们的那些高雅的男人看来,性重要的好象不是给人带来快乐,而是能延年益寿,真是一种自私自利的可以。

为了保护自己的声誉,我先来说一段卜伽丘的《十日谈》里的段子。我记不得具体在哪一章节。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想信仰上帝,不远千里找到了一个她崇拜着的教士,想让他作为引路人,那个教士对她进行的宗教教育不是从《圣经》开始,而是从人体构造开始,他象《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的托马斯一样,果断地对那个少女说了一句“脱!”,少女发现自己的身体构造和那个教士的不一样,问,你的身体怎么和我的不一样啊,那个教士说,这就对了,不一样那是因为我的身上有魔鬼,少女说,那我怎么没有呢?教士说,你虽然没有魔鬼,但是你有地狱,来来来,让我们把魔鬼放在地狱里去吧。

这个教士所说到的“地狱”,也是男人们的天堂(不然一代代的男人不会乐此不疲),正是我将有说到的这本说《世界的渊源——女人性器官的真相与神话》所关注的内容。在互联网时代,获取性知识已经不是什么难事,我们还有必要读这么一本关于“天堂”与“地狱”的书吗?我个人觉得,如果你只是追求身体的快感,你完全可以不理这本书,如果你想知道女人那地方经历的各种苦难,以及女人为了追求与男人享受同样的性快感会付出哪些代价,如果你想知道历代的风流男人是怎么由衷地对女人的那里发出赞叹,从而让你对女人的那里保持足够的敬畏,你就有必要看看这本书。

王小波说“阴茎是历史的纽带”,所以本书作者称女人那地方是“世界的渊源”一点也不为过。可就是这么一个与人类的起点和历史密切相关的地方,人类却找不到一个高雅、美好、贴切的词来称谓它。女性生殖器,听到起只是医学术语,而且根本不能描述它的全部功能。阴蒂、大阴唇、小阴唇、阴道、子宫,卵巢,不用说,也是医学用语,所有这一切组成那个神秘而又隐秘的花朵同时又让这个花朵变得支离破碎。

正是因为知道人类的这种尴尬,作者德伦特几乎就是在他的书的一开始,就大声喊出了那个不怎么文雅而又让人心惊肉跳的词:“BI”,并且告诉我们“BI”是美丽的。而这个,其实并不是他的发明,我们都知道用自己的一生赞美“BI”的非英国作家劳伦斯莫属,他在他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中借那个园丁之口,对“BI”发现了如下的赞叹:

“你是很好的BI。是世界上剩下最好的,只要你想要的话。”
“你不知道?BI呀!那是你下面的,是我进入时我得到的感觉,是我进入时你得到的感觉,是全部放在一起的一切。”

世界上不只是那个园丁对BI魂牵梦绕,事实上,只要男人有了那不可抑制的冲动,男人对女人那片神秘的领地就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即使在他已经有了性经历之后,别的未被他占领过的领域,还是会让他向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的托马斯至所以不能停止追逐女人的步伐,就是因为女人与女人间的那里也许只是千分之一的区别。我们老家有句俗话,很带有色情意谓:“BI是一样的BI,就在脸上见高低。”这是他们在一个极度不开放的年代所得出的结论,事实上,每个BI就象每个女人的脸一样不同。

“事实上,他看到的每个姑娘,在她的两腿中间都有(请大家不要被震惊)——真正的一个BI。令人吃惊!了不起!他始终不能习惯于这样的奇妙思想,即当你看到一个女人时,你就是在看她身上肯定具有一个BI的人,她们都有一个BI,简单的很,就在她们的裙子的下面。”

这一段略显委锁的话,一定说出了许多男人的心里话。鲁迅曾经用那段关于色情的联想来嘲笑那些下流的男人,我敢保证,最少他那样联想过。

与这些开化的不足的老外相比,我国古代性革命实践家西门庆对BI的赞叹更领先他们一着,也更为中国人容易理解:

西门庆摸见牝户上并无毳毛,犹如白馥馥、鼓蓬蓬发酵的馒头,软浓浓、红绉绉出笼的果馅,真个是千人爱万人贪一件美物:

    温紧香干口赛莲,能柔能软最堪怜。
    喜便吐舌开颜笑,困便随身贴股眠。
    内裆县里为家业,薄草涯边是故园。
    若遇风流轻俊子,等闲战斗不开言。

可就是这样一个给男人,给女人带来极乐的娇艳的花朵,它要经历怎样的苦难啊。男人如果想身体解放只要把衣服一脱基本就行了,而女人的身体解放却并不那么容易,首先如果她是一个某种宗教的教徒,她首先要和宗教教义做斗争,比如天主教既不主张避孕,也不主张堕胎,认为那违犯了上帝的旨意,如果真的每个女人按那样做,一旦发生意外,只能把自己陷于绝望的境地。即使她只是一个非教徒,她还要和人们的各种世俗观念作斗争,同时,她还不得不考虑身体解放之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可能付出的代价,而男人,基本上只需一射了之,如果他不想承担什么代价,谁也拿他没办法。

而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之前,女人对自己身体的发现与了解要比男人难得多,女人本来就是一种很害羞的动物,何况让她们去发现让她们最感害羞的部位呢。我是个男人,我知道男人几乎是在青春期一开始,就感到身体那不可抑制的骚动,不管我们在那个年纪是多么多么缺少性启蒙,身体的冲动总会引领我们完成那伟大的发现,不管是多么偶然,男孩子总有一天不自觉的学会自慰,在搞清楚两性奥秘之前,就开始享受身体的极乐,并且感到深深的罪恶感。

基于男女的这种不同,本书作者借用一个女权主义的号召,主张女人“夺回BI的权力”,其实根本不存在夺回的问题,因为从来就没有失去,她只是主张女人去好好发现“BI”的美丽,从来好好享用它。

“吸吮并看着它吧,如果你的身体不够柔软,以致你不能吸吮自己的小BI,,那就把你的手指温柔的塞入它。然后把手指拉出来,然后吸吮它。”


这样的文字看起来象色情小说里的文字,接下来的文字更色情,我不好意思摘录。但别忘了这样的文字却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她提出这样的主张的时候,态度一定是极其认真的。本书作家在书里引用它,一定表示非常的认可。

关于在性上,男人与女人相比哪个更快乐,古希腊人好象早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宙斯的好色谁也知道,甚至欧洲那个名字(Europe)都与他的风流史有关,但他不知道男人和女人在性上哪个更快乐,他去询问特瑞西亚斯,这个人先后做过女人,男人,告诉宙斯,在性上女人更快乐一些,赫拉因为他透露了这个天机而弄瞎了他的眼睛,宙斯为了补尝他,给了他预知未来的能力。

同样是写女性的书,《世界的渊源——女人性器官的真相与神话》除了一般性的我们已经多多少少了解的知识,没有象波伏娃那样,对男性展开猛烈的批判,也没有象金赛、海蒂性学报告那样罗列那么多让人乏味的数据,它只是告诉你它的真相,它的美好以及它所受的苦难,我觉得这是一本让男人对女人的那地方保持足够的敬畏,让女人更加珍视那地方的书。
160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6条

查看全部96条回复·打开App

世界的渊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渊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