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空间

amstel
2008-03-17 看过
第三空间:去往洛杉矶和其他想象地方的旅程
By Edward W. Soja
 
Soja的空间理论受到了列斐伏尔德影响,尤其是列斐伏尔的《空间的产生》和《日常生活批判》。他作为20世纪重要的都市研究者自认为是生活在中心的边缘人。他从蓬皮杜中心的寓所向下观察巴黎人的生活,在他看来世纪的空间是情感的,热的充满了感官上的亲昵,构想的空间是理智的,抽象的,冷的(P37)。对他来说,游牧式的马克思主义提供了通往彻底开放的空间的道路。列斐伏尔认为一切形式的简化轮,包括马克思主义的简化论都源于二源论的诱惑。他引入另一个他者,第三种可能或“环节”参与原先的配对(P77)。
 
“第三”这个术语自身既不神圣也没有神圣化。这种批判方法并不意味着在三面前止步,而是要继续前进。空间也即“三元组合概念”,空间实践,空间的在现和再现的空间。
 
空间的实践:是生产社会空间性之舞之形式的过程,一次它既表现为人类活动行为和经验的中介又是它们的结果。这种具体化,社会产生的经验的空间被描绘为“感知”空间。它可直接可感,并在一定范围内可准确测量与描绘。(P85)
 
空间的在现:是概念化的空间,这是科学家,规划者、城市学家、专家与政要的空间。
 
再现的空间:包含了复杂的符号体系,它们与社会生活的私密或底层的一面相连。市被统治的,是被动体验的,或屈从的空间,是想象的。(P87)。
 
 
Soja和列斐伏尔的空间概念都比较抽象,哲学化不易理解。而书的最后一张“一点困顿的刺激:阿姆斯特丹与洛杉矶的当代比较”则要容易理解得多。

Soja笔下的阿姆斯特丹和我所见的阿姆斯特丹没有太大的差异。欧洲古城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第二空间)要来得和缓得多。
 
Soja在UvA访问期间所居住的Spuishi1学校主图书馆所在也是城市的中心所在。Soja以他1990年在A'Dam所见分析了A'Dam这个城市的空间性。
 
他认为A'Dam不只是在保留它自己的黄金时代,更是在积极地保护着社会公正和人文中心的城市主义,使它的潜能常新不败。
 
A'Dam的中心1/4人口是20-3-之间的学生,在其他世界大都市中不论学生还是青年教授都没有这样支配国城市的中心。这个城市负有活力和色彩:视觉上的色彩和政治象征意义上的色彩。这个几百年的老城保留着荷兰“黄金时代”的痕迹,二战的痕迹,现代化的痕迹,多种不同的政治取向并存着:欧洲最激进的“绿党”,传统的“工党”,二十运动,后来极右的,执过政的LPF,等等。市中心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开放的公众论坛,一个低调上演各种政治文化思想的每日盛会。
 
中国人大多数误解了A'Dam,意为哪只是一个性与毒品的空间,却忽略了性与毒品背后的人文思想。这个城市不虚伪,不狂躁。
 
如Soja所说:“这里呈现出的感性的区域地理形态是为了调和不同的年龄和群体。同时也是市民对于无聊与绝望的城市的戏弄性的胜利。”
9 有用
0 没用
第三空间 第三空间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第三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三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