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喻联想

沙子
2008-03-16 看过
之前曾听一个朋友闲聊,完全可以写一本《肺结核、太太们的客厅以及十九世纪文学》的这样一篇论文,苏珊·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正是从文学史上被隐喻的优雅化的肺结核——一种让死亡变得优雅得令人肃然起敬的疾病谈起。所以这篇论文就没有必要再写了。
 
“结核病被认为是源自太多的热情,折磨着那些不计后果、耽于热情的人,现在,很多人相信,癌症是一种激情匮乏的病,折磨着那些性压抑的、克制的、无冲动的、无力发泄火气的人。”结核病和优雅、清瘦、热情连接起来;而癌症是压抑带来的报应。“许多的癌症患者常常被视为生活中的失败者,当人们面对或背对患者窃窃私语时,患者会反复问:“为什么是我?”

 
《魔山》里面那个神经兮兮的瘦男人——我忘记姓名了,当然里面的男人都比较瘦,清瘦正是肺结核的一个主要的特征,难道一直以来模特界对瘦的追求来源于此?——他说:“疾病的症状不是别的,而是爱的力量变相的显现,所有的疾病都不过是变相的爱。”
 
他所讨论的主要是躯体的疾病,心理的疾病是否也如此?这句话完全可以改写成:“我们心理的疾病的症状不是别的,而是爱的力量,或者加一个爱的需求的变相的显现,所有的心理疾病都不过是变相的爱。”精神分析学派也格外的重视儿童的早期体验,在我们生命最初的时光中,我们在学会在知道恨之前,先体验到的是爱和关注。获得他人的爱和关注,正是绝大多数人存在的意义所在。
 
苏珊·桑塔格因自己患癌症之后的遭遇,有感而发写了这两篇论文,在深感生命有限的压力下,这两篇文章充满她控诉的迫切需求和愤怒。假设,仅仅是假设,如果苏珊·桑塔格所患不是癌症,而是某种类型的精神疾病,这个假设没有丝毫的对苏珊·桑塔格的不敬之意。我只是想说,假设这种情况出现了,她是否会将精神疾病或者心理疾病当作疾病的隐喻的一个主角来分析,正如她现在分析肺结核和癌症一样。
 
相对于躯体疾病而言,大多数人更不愿意与精神疾病或者心理有问题挂上钩。经常会听见人们骂别人:“你脑子有问题”、“你神经病”、“你这个心理变态”,很少有人会在骂人的时候说:“你肺结核”、“你胃癌”,这种叫骂少了很多道德评判的色彩。躯体疾病,对个人的人格和品德的冲击显然没有没有心理疾病强大。看心理医生所花的费用往往是没有办法进入医保系统的。

 
心理疾病也有些方面和肺结核类似,有二次获得的好处,病态的人格可以作为逃避现实问题的有效屏障,这就像当年结核病的病人总是常年去风景美丽的地方疗养。或者要求他人更多爱和关注的理由。也有一些心理特质被赋予了和艺术创作能力相关的意义。前几天看798里面据说卖的很火的几幅话,和朋友感叹,我这辈子是无望成为艺术家了,我太正常了。我这么说是把艺术创作能力和心理特质上的偏离常模连在一起了。也是犯了苏珊·桑塔格所批判的胡乱隐喻的毛病的。
 
苏珊·桑塔格在谈到疾病隐喻在政治哲学中的应用时,引用了1780年沙夫茨伯里勋爵的观点:容忍一定量的非理性(“迷信”、“狂热”)是理性的,而严厉的压制措施却可能使混乱恶化,而不是使其得道整治,实际上把本来不过是令人厌恶的东西恶化成了一种灾难。对政体不应该过度施以药石;不应该为每一种混乱都寻找到一剂药。这话在网络时代格外有道理,监管部门总是希望彻底净化视听,这正是对网络非理性的一种压制,管理条例的苛刻、结果的无效众所周知。
 
《疾病的隐喻》批驳了现在比较流行的心身疾病的观点。这些观点,被很多人所接纳。典型和被公认的心身疾病有:消化性溃疡、类风湿关节炎、甲状腺毒症、支气哮喘、冠心病等等,近年来范围有所扩大,几乎包括所有躯体疾病,如糖尿病,肥胖症。部分癌症亦纳入心身疾病范畴内。A型人格易患冠心病等。不过我不了解,这些结论是通过对已经患有这些疾病的人的病因推测?追溯?还是通过对大范围的样本观察,这个样本中的某些人有A型特征,再经过长期多年的跟踪调查,最后总结出这些人格特征和躯体疾病的关系。如果是后者这种方法做的话,岂不是很不人道?
 
最后再胡乱隐喻一下吧,经济发展的精神错乱带来了物价飞涨和通货膨胀。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疾病的隐喻的更多书评

推荐疾病的隐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