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对错的生死场:残酷的时代剧

Chi
2021-02-24 看过

花了两天时间把它给看完了。

和《浪客行》那种恣意描绘着动作动态的水墨挥洒相比,《剑豪生死斗》以人体结构描绘的形式来表现战斗的惨烈和血腥,打斗中的动态感觉有点不够过瘾(常常是直接一刀两断或者是通过出血或者手指飞起来表现)。当然,拔刀相向,说死就死,一点也不含糊,这点倒是十分相似的。

如果说,《浪客行》善于从心灵层面来解答主角提升的话,那么《剑豪生死斗》主角的提升来源于对于动作要领的明晰,包括伊玄子的无明逆流和藤木对于“流星”的领悟。单就动作的描绘上来说,我认为《浪客行》还是更胜一筹的,但是《剑豪生死斗》对于肉体筋骨的描绘着实太过出众乃至于标新立异,所见者都难以忘怀。在剧情的设计上,《剑豪生死斗》以倒叙开头,将死斗的来龙去脉讲的清清楚楚,卷卷风起云涌,情节设计错落有致,跌宕起伏,时代场景的刻画如临现场,不免有身处之中的幻觉。

从剧情的体会来说,《浪客行》让我看到的是宫本武藏对于武学与人生哲理的感悟,到漫画中期向着至高峰求索的豪迈疏狂之情的话,《剑豪生死斗》能我感受到的更多是封建礼教和强权加诸于小人物身上的宿命式的悲哀。藤本和伊玄子是对于武士道的恪守和阶层跃迁的渴望两种时代下的正确相互对抗的缩影,在封建礼教强权的背景下进行的一场没有对错的相互的复仇大戏。伊玄子渴望名利,而藤木最根本的希望是守护长辈和家人,同时维护着现有的体制。伊玄子在海边演练时曾对虎眼流师兄弟有着“同胞”的共鸣,曾一度希望藤木能和他一起出人头地、飞黄腾达,但对于藤木而言,伊玄子作为社会底层的庶民和已经成为了武士阶层的藤木清之助本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他所想守护的是武士所守护的家业,贯彻武士的道,自此两人已经完全貌合神离。

直到最后的御前对战之前,藤木在不断反思中也认识到伊玄子的才华实力,同时也多多少少体会到他不断追名逐利实质则是社会底层博取人身和意志自由的一种手段。在那个时代里,对抗强权的唯一方式是成为强权。

至于三重自杀的缘由,实质上也是三重对于藤木清之助的幻灭。从一开始被迫成为封建体制下的生育工具却因为伊玄子的维护尊严而感到庆幸,再到父亲和伊玄子死斗时穿着白无垢出场,再到伊玄子携带着天印霜救治藤木清之助而来却没有对他下杀手,无一表现了三重不仅发自内心的对于封建礼教的挣扎和反叛之意和伊玄子自由意志的向往之情(当然也有美男子的美貌加成之威)。在御前的角斗场上,藤木扔剑的方向朝向阿郁,是否多少有点胜之不武呢?此外,不得不屈从于所谓武士对主君摇尾乞怜的生活方式而砍下宿敌的头颅,也多少让三重从某种方面感到了封建礼教的压迫,而藤木是这种礼教制度不折不扣的执行者和傀儡,三重需要的是能将她从黑暗的制度中敢于反抗保护的人,而不是那个即使见到她被制服在地,即使心情郁结到口鼻出血也一动不动忍受的“怪物”。最后我们发现一种荒谬:对着伊玄子复仇大喊的那个孝义无双的剑士,是手持着“妖刀”的“怪物”。

服从于武士阶级的清之助,也因为时代的宿命而失去了他最想守护的人。时代的一粒灰尘,压在一个人的身上,便成为了一座山。无论是所到之处便是跳板的伊玄子,还是向往着自由和征服的伊玄子;又或者是想着守护三重的藤木清之助,那个贯彻着自己武士之道的藤木清之助——最后,都没有获胜,甚至失去了一切。

如果这不是一幕残酷的时代剧,在那个海边,他们本可以成为朋友。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劍豪生死鬥(01)的更多书评

推荐劍豪生死鬥(0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