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南周招牌菜

文兄
2008-03-16 看过
这几天,陆续地看后台二,看到了其中的现任南周大编辑李红平写了一篇关于前南周的文章——南方周末历史上的三道招牌菜。看了此文,里面提到了南周的头版问题,不由得又想起这本书,书是我在图书馆看到的,上下两本,前后看了两遍,觉得可以扯一扯自己的感想。

先说大编辑的看法:李红平在文中说,在老周末人聚会时,江艺平老师说她任主编期间对周末印象最深的稿子,第一篇是陈菊红的《文湘莉在1997的最后三天》,第二篇是余刘文、长平的《昆明在呐喊——铲除孙小果》,第三篇是鄢烈山的头版国庆评论《从臣民社会到公民社会》。下来想想,发现江老师选择的这三篇稿子分别代表了新闻的三种风格:第一篇是对一个并不是太张扬的新闻事件,发现它的独特价值和角度,然后再用一种很好的文笔去叙述它;第二篇则是典型的靠曝猛料取胜的揭露性报道;第三篇则以逻辑思维和见识取胜。
在南方周末的巅峰时期,第二种风格显然给外界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也是南周赢得最广大销量的招牌菜,并树立了它在普罗大众心目中的形象与公信力。然而,这一成功发展到后来也变成了一种路径依赖,那就是它持续需要猛料、而且最好是越来越猛的料来在头版刺激市场,赢得高销量,不然,销量就会下滑,在内部的士气也会变得低落。客观地说,南方周末后来不断出现风波,固然有环境收紧的因素在其中,但南方周末久而久之形成的这种路径依赖恐怕也要承担相当的因素。

是的,让我们以读者身份看待,曾经的南周就是揭黑的代名词。她的报道犹如晴天霹雷一样在中国的大地上的响起多次,而她犹如“青天”的形象在南周的后台里依然能看到,甚至看到许多。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当一些争议被一份报纸来承担时又能抵挡多少呢?也许这样的报道读者爱看,但这是真正的新闻报道么?做晴天似的判案,伸冤远不是一份报纸所能承担的,但一些代表性的、关键性的、影响性事件一份报纸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必须有价值的中立,而这个价值所承担的价值观就是报道一切,客观、正确、全面的立场。
当我们么有这样的健全机制和自由环境来保障报纸的权利时,只有自己尽力争取,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也许中间有曲折和反复,但只要认准了就要坚定的走下去。南周的转型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从曾经的第二种风格已经转换成今天的一份集时政、评论、文化、经济等一体的综合性周报,而这些全已成为了南周的特色菜,再也不仅仅依靠过去的那种招牌菜,这样有什么不好?

招牌菜和特色菜的区别也许大家都认为前者好,读者认为了不好的就会砸招牌,但喜欢这个特色菜的肯定是大家都很喜爱,因为不喜欢的可能他根本就不会进来。为什么不能吧特色菜做成大家都喜欢的呢?也许你又说做成都喜欢的还有自己的特色么?有,肯定有,全人来都有共通的地方,也许发展到最后不是特色,但只要秉持最基本的悲天悯人的胸怀人们是都会喜爱的。

扯的有点远,书归正传。此书82篇(组)新闻稿件,选自1996年(这年入选两篇)到2001年底一共6个年头的南方周末头版,接近四选一。按照题材类别,分成10编。这本没有“前言”“后记”,也没有名家“序”“跋”的赤裸裸的书,倒有记者执笔的33篇“背后的故事”。
很多头版之前也许你看到记者写在纸上的沉重,看了此书你能看到记者在背后的辛酸与呐喊。正如陈明洋先生说当真实在中国还是一种稀缺的产出时,寻求真实,总会有代价,也总会有收获。很多东西你么有艰辛的付出,也许永远等不到真相大白的那天。

曾经的南周的招牌菜也许在你今天看来也不过如此,但在当时你可以想想记者和编辑是面临多大的压力。也许在今天看来用新闻评判标准看很多新闻不是那么客观,也有诸多缺陷,但依然不妨献上我们对当初那些默默无闻,但今天却是中国传媒界顶梁柱的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的敬意。在这里,你依然能看到当时真实的中国。
她记录的是中国,呈现的是历史。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经典头版及背后的故事(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经典头版及背后的故事(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