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给孩子人格留下阴影,帮助你终止家庭创伤的疗愈手册

法国梧桐
2021-02-22 看过

近日,下班回家通勤的路上,大家都在热议寒假还未结束,如何让家里孩子从过年的喜庆氛围和收“压岁钱”的节奏中回归学习模式,有的家长说“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吃饱穿暖的孩子的就是心不在学习上”、“是啊,真羡慕现在的孩子个个不用为生计发愁”、“真想和小孩换换角色,让他们体验一下当家长、当大人的不容易”.........

生活中我们可能也会时常碰到这样类似的上述家长们玩笑式的聊天,其实,殊不知,有的家长们多久没有耐心倾听一下孩子内心真实的心声了?孩子也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她)们也有独立的思想,他们有时候也需要人们理解与心智情感共鸣,如果不能以交朋友 的姿态管教孩子,就会出现家长不理解孩子,同时孩子也不理解家长的局面。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这本书叫做《长不大的父母:如何终止家庭创伤》,作者加藤谛三提出长不大的父母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近年来人们热议的“毒父”、“毒母”、“啃小族”等,他们不仅让孩子丧失了童年的快乐,还会给孩子的底层人格留下阴影,影响其终身。同时,不良的相处模式还会代代相传,这是一本帮助你终止家庭创伤的疗愈手册。作者用丰富的真实案例深入分析了长不大的父母的形成原因和心理构造,并听出了终结这一恶性循环的有效建议。

一、内容简介 :

小时候没有被爱过的人,即便长大,身上还是会残留着想任性撒娇、为所欲为的欲望,会想让地球围着自己转、想要受到瞩目。

说白了,他们的内心依旧是一个爱撒娇、缺乏责任感且依赖心极强的小孩。

成年人的社会无法满足他们的幼儿式愿望,于是他们会将自己想要撒娇的欲望投射到亲子关系中。

在面对与自己权力、力量、地位不对等的孩子时,他们更容易表现出:

依赖、强迫、操控、隐形虐待、施恩图报、假性互惠等行为。

本书《长不大的父母:如何终止家庭创伤》作者提出“长不大的父母”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如近年来人们热议的“毒父”“毒母”“啃小族”等,他们不仅让孩子丧失了童年的快乐,还会给孩子的底层人格留下阴影,影响其终身。同时,不良的相处模式还会代代相传。

这是一本帮助你终止家庭创伤的疗愈手册。作者加藤谛三用丰富的真实案例深入分析了“长不大的父母”的形成原因和心理构造,并提出了终结这一恶性循环的有效建议。

二、作者简介:

加藤谛三,1938年生于东京。毕业于东京大学教养学部、教养学部研究生院社会学研究科硕士。现任早稻田大学名誉教授、哈佛大学赖肖尔日本研究所客座研究员。2016年11月获日本政府授予“瑞宝中绶章”。

著有《稳:自洽地接住生命中的所有未知》《摆脱不安》《性格中的蜜与毒》《情感暴力》等书。

三、逻辑主线

《长不大的父母:如何终止家庭创伤》这本书,作者加藤谛三首先交代了重要的“亲子角色颠倒”这一概念,从亲子角色互换的情景模式下娓娓道来,让我们客观地认识住在父母体内的“孩子”,了解了父母的基本焦虑,和无法感知爱的时候的精神暴力,紧接着分析——不得不长大成人的孩子,从退行需求等几个角度分析认知真实的自我。让我们理解并懂得育儿 的背后——过度宠爱、隐形虐待、堆积在心中的不甘、把孩子当发泄口的父母、施恩图报、假性互惠等情景模式。直面真相以后家长们应该怎么办,不要“一味否定”、打击孩子式的育儿,也不要成为培养名为“好孩子”的牺牲者。

四、英国发展心理学家约翰·鲍比提出的“亲子角色颠倒”这一概念的内涵:

约翰·鲍比(John Bowlby)英国发展心理学家,从事精神疾病研究及精神分析的工作。他最著名的理论为在1950年提出的依恋理论。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约翰·鲍比提出了“亲子角色颠倒”这一概念。所谓“亲子角色颠倒”指的是父母向孩子撒娇的行为。在正常情况下,孩子向父母撒娇才合乎情理。因此,撒娇这一行为的主体和对象颠倒时,就叫作“亲子角色颠倒”。孩子撒娇时,父母理应满足孩子的需求,可在“亲子角色颠倒”的情况下,反而是孩子被迫承担起了满足父母需求的职责。听孩子讲自己得意的事情,是育儿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有时候,孩子反倒不得不听父母自吹自擂,还要赞叹附和道:“爸爸(妈妈)好厉害呀!”这就是一个“亲子角色颠倒”的例子,这些父母其实是在向孩子撒娇。孩子听完父母的一番自吹自擂后,还要负责夸奖他们,这对一个孩子而言绝非易事,但这就是“亲子角色颠倒”的常态。比如,一位母亲做好了饭菜。如果孩子不说“哇!好好吃”,母亲就会心生不满。再比如,父亲买了一辆车。如果孩子不说“哇!好酷呀”,父亲就会心生不满。换言之,原本父母的爱对孩子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但“亲子角色颠倒”的情况却是父母向孩子索要这份“不可或缺的爱”。这种情况与其说孩子没有得到爱,不如说父母在榨取孩子身上的爱。

为人父母者,首先要学会体谅孩子的心情。有时候,孩子即便觉得很难受,只要父母可以体谅自己的心情,他们就会感到安心,从而放松自己的心情,进而振作起来。但在“亲子角色颠倒”的情况下,父母却希望孩子能够体谅自己的心情。依赖心理强的父母内心总会带有一些冲突,但他们又无法直面那些冲突,换言之就是无法直面现实。“亲子角色颠倒”其实就是父母把孩子牵扯进自己内心冲突的一种现象。

五、《长不大的父母:如何终止家庭创伤》这本书亮点解读

1、刻意的施恩图报

神经症患者要想解决自身内心的冲突,方法有几种,其中一种叫作“施恩图报”。也可以理解为,戴着正义的面具,实则充满恨意地“管教”。对爱抱有神经症需要的人在向对方寻求爱的时候,会拉起正义或者恩情的大旗。颠倒亲子角色的父母只有通过“施恩”于孩子,才能与孩子维持亲子关系。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与人交流,所以会对孩子们说:“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你很幸福。你看别人家的孩子多么不幸,而你过得多好呀。”他们会说:“只有我才会给你买这个柿子。”当然,并不一定是柿子,举这个例子是说他们就连买个柿子也要让孩子感恩戴德。阿尔弗雷德·阿德勒认为,人从儿时开始,就会为了获得爱而表现出具有攻击性的态度,有时是直接攻击,有时是隐形攻击。阿德勒在其著作中以人物D为例,对这种在社会层面上时而外露、时而隐形的攻击性进行了说明。D就是一个好以恩人自居的人,他总是无法直接向家人提出自己的要求。颠倒亲子角色的父母大多数都好以恩人自居,那其实是他们对孩子的攻击性的间接体现。喜欢“施恩”于孩子的父母总试图让孩子觉得自己很“愚蠢”。受恩者不得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毫无价值且愚蠢的人。

所谓受恩,实际上就是被“自己是一个不麻烦别人就无法存活于世的人”这一概念影响。受恩者不得不认为自己时刻都在给他人添麻烦,甚至觉得连自己“此刻出现在这里”对对方而言都是一个麻烦。这就导致他们不得不时刻给自己“此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寻找合适的理由。当一个人被逼到“感觉自己仿佛在用假名生活一样”的境地时,他们心中的自我形象其实是身边那些对他们“施恩”的人替他们塑造出来的虚假形象。

2、名为“好孩子”的牺牲者

在大多数由好孩子引发的社会性事件当中,这些“好孩子”都沦为了家人固定的负面情感发泄口。在一个病态家庭当中,必定有一个人在担任情感垃圾处理场的角色。得克萨斯女子大学社会学副教授瓦莱丽·马尔霍特拉·班兹(Valerie Malhotra Bentz)曾说过,“家庭星座”中存在此类牺牲者。“星座”这个说法,也就是说牺牲者这一“星位”被切切实实地编排进了“家庭”这一星座当中。班兹提到,有的牺牲者“一直”被当作负面情感的发泄口。这些孩子仿佛成了固定的垃圾处理场。换句话说,并不是其他家人偶尔将负面情感发泄在某个孩子身上,而是全家人都默认这个孩子的作用就是大家的“情感垃圾处理场”。如果把家庭比作一个星座,那么“好孩子”所在的星位就是一个情感垃圾处理场,“好孩子”的职责就是成为牺牲者。不仅如此,更可怕的是,明明所有人都以牺牲那个孩子为前提在生活,大家对此心知肚明,但个个都在装糊涂。班兹说,如果那个孩子未能充分履行好自己作为一个情绪垃圾场的职责,就会受到父母的蔑视。但我认为,不仅是父母,其他家人也会瞧不起那个“好孩子”。

换句话说,“是大家一起决定将那个孩子当作情绪垃圾处理场的”,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个孩子并不是家庭的一员。如果他不是一个好的情绪垃圾处理场,就会受到家人的蔑视,而且那个“好孩子”本身也接受了这个设定。以前人们说的“贤惠的妻子”,其实对于她身边那群任性妄为的人而言,她不过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而已。在一群狡猾的人当中,如果有人被评价为“好人”,那就意味着那个人是牺牲者。情绪垃圾处理场就是指被颠倒亲子角色的孩子。孩子承担起了“情绪发泄口”的角色,所以便沦为了垃圾场。但如果是由父母来承担这一角色,他们并不会沦为情绪垃圾处理场。因为这时父母将起到促进家人成长的作用,能够帮助孩子解决内心的冲突。当父母承担这一角色时,他们的职责就是尽量体恤家人的心情,也就是一个领导者的职责。当实力雄厚的人来承担这一角色时,他们将成为家中的顶梁柱,但如果是实力最薄弱的人,则会沦为“垃圾处理场”。因此,对于所谓的“好孩子”而言,没有什么是值得信赖的。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时常撒谎,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一直在撒谎。明明是讨厌的东西,他们却会说“喜欢”。又或者将自己觉得“很美好”的事物说成是“无聊透顶”的东西。这其实都是在投父母所好,都是为了不败父母的兴致。“好孩子”就是这般迎合自己父母的。

3、一味否定

那么究竟在“亲子角色颠倒”的环境下长大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呢?

无疑,他们心中会产生基本焦虑。

帮助孩子解决内心的冲突本是父母的职责,但因为亲子角色被颠倒,孩子成了协助父母解决内心冲突的小帮手。激励孩子成长原本是父母的职责,但因为亲子角色被颠倒,就变成了孩子负责激励父母成长。这样的事孩子怎么可能做得到呢?因此,在“亲子角色颠倒”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就是一群背负着不可能实现的职责生活的人。从未有人接受真实的他们,不论这个真实的自我是好是坏。父母总是强迫他们:“你必须成为一个这样那样的人。”他们也不得不对父母言听计从。当然,对情绪不成熟的父母而言,孩子所“必须成为的人”就是一个在父母面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而且孩子必须百分百做到这一点。百分百满足神经症父母的要求,对孩子而言,就是要全盘否定真实的自己。“必须百分百做到”,这种完美主义的思想将折磨他们一辈子,至死方休。从未有人允许他们做真实的自己,因为真实的自己是不完美的。再者,孩子本就不是能为父母填满欲壑的人。但他们却被要求成为一个“完美的自己”,如果不能成为完美的自己,就没有活着的价值。

人只有在真实的自己获得肯定时,才能实现心理层面的成长。但在“亲子角色颠倒”的情况下,真实的自己被全盘否定了。人若生活在这种环境下,即便长大成年,基本焦虑也依旧盘踞在他们的心灵深处。因为真实的自我无法被人接受,所以不满和焦虑始终堆积在他们的心底。更严重的是,他们的心底因此充满了怒意。

颠倒亲子角色的父母和被颠倒亲子角色的孩子,都迷失了自我,因而都无法离开对方。总而言之,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人都丧失了沟通能力,这将导致他们失去心灵的支柱,一言以蔽之就是无法感觉到活着的幸福。解决的途径只有一个,就是离开对方。那么如何才能离开对方呢?这需要孩子们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只要孩子们找到喜欢的人,就能离开父母。当然这不是一步到位、立竿见影的。亲子双方必定要经历种种冲突之后才能真正离开对方。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学会享受人与人的不同。要认识到世界上有的人内心冲突堆积成山,也有的人心如止水、气定神闲,要学会享受这种人与人的不同。就像在动物园里看不同的动物是一种享受一样,我们需要做的是看遍世间形形色色的人,学会欣赏其中的不同。要注意,审视一个人的时候,不要看权力的大小与金钱的多少,而应该看人格的高低。这是人为了获得幸福所应具备的基本态度。即使你很不幸,接近而立之年还生活在“亲子角色颠倒”的环境中,只要你能学会以这样的态度待人接物,一定能够拥抱幸福的未来。

在“亲子角色颠倒”的关系中,亲子双方可谓“心患重疾”,因此他们难以离开对方。但是,父母与孩子终究不得不在某个节点分开。

据推断,有的国家每年约有6万个孩子受到了严重的家暴或死于家暴。仅此一项数据就能让大家意识到事态的重要性。但其实,那些没有被杀害但一直被父母摆布的孩子,比被杀害孩子还要更痛苦。但是,世人对“亲子角色颠倒”的关注度并不高。

本书《长不大的父母:如何终止家庭创伤》不仅仅是一本对需求不满的父母进行心理剖析的书,希望各位能够通过本书理解这些父母的心理,进而理解这个世界。这本书就是基于这一问题意识写成的。

如果你也深陷在:

一直给父母当父母;

感受不到存在感;

感到生命能量逐渐耗尽;

困在原生家庭中感到虚弱的痛苦之中,

本书《长不大的父母:如何终止家庭创伤》将帮助你:

·认清自己生活痛苦的源头;

·发现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感受;

·重建自己的性格、关系和生活;

·学会更加成熟的做家长,不再把伤害传递下去。

我们都是第一次为人子女,也都是第一次成为父母。

我们都平凡又无可选择,都在原生家庭里受过伤害。

但是我们可以终止这一恶性循环,学会用成熟的方式走出童年的伤。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长不大的父母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不大的父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