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身份

JT
2021-02-21 看过

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份。人,总是存在于某一段时空之中,我们根据时空坐标可以定位她;我们还可以用眼睛看,看她的样子,用耳朵听,听她的声音,我们还可以找出一大堆其它的线索,比如她的父母是谁,她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她的职业是什么,这些线索都能让我们最终找到一个独特的、是这个而不是其他的人形物体,从而找到“她”。

很多人都说,宇宙是信息的,实际上就是说,包括你我在内的一切,都以某种形态存在,而所有的形态的构成都是信息。假如我以一种没有任何信息的形式存在,那么我就不能有肤色,没有外表,也没有心智,甚至不能以一片混沌的状态存在,或许只能以不存在的方式存在,如果我要存在的话。奎因在《从逻辑的观点看》中就提及,不存在也存在,他说,不然我们说的不存在是什么呢?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你是否还认得我,是非常可疑的。

霍兰德在分析智能时说,智能就是一种识别信息的系统。走在大街上,我识别到一个人形物体而不是猫形物体,看起来像你,向我移动过来而不是远离而去,我叫一声“美女”或者“帅哥”,你看过来、答应了,我就能够鉴别出这个人形物体是你而不是别人。所以有些人忍不住也模仿亚里士多德的样子说,人是食用信息的动物。宇宙是信息的,智能是用于识别信息,就是这么回事。

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我称之为客观视角。在客观视角下,我们所要发现的是世界本来的样子,比如说,人是一堆夸克,这堆夸克在自然进程中通过某种自组织的方式,逐级涌现出新的特性。而且,夸克自身也是某种自然过程的产物,或许是弦或能量场的震动之类。与之对应的是我们的主观视角,其中有两种值得注意的特性,一个是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描绘对象,比如我们看到光线,实际上是光子束,但是我们看不到这个本质;一个是主观世界赋予了对象以一种不客观的特性,比如当我们看到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比如看到敌人会眼红,看到爱人会脸红。

从客观视角上看世界,只是去观察世界本身。但是,我们的主观视角是进化来的,自然选择并不是要生命如实观察世界,而是要实现生存与繁衍。所以我们主观上只是去捕捉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说我们不需要看到光子,只需要看到光线。如果一个人拥有美貌,就会引发我们美的愉悦,对我们产生吸引不过是因为她们拥有优良的基因。如果能与她们交换基因,很可能会生出更优良的后代。当然,通常生物个体并不知道这些,它不需要知道这些,见到美人只有一种冲动就足够了。

如果我们去看自身,就会产生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即出现一个传统上所说的“主格我”和“宾格我”。主格我是在看的这个东西,宾格我是被看的这个对象。如同看别人一样,我们会看到自己的家人朋友,自己的职业地位,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的身体,还有自己的人格特征等等。如同看别人一样,我们会喜欢或讨厌自己的家人,高看或低看自己的职业和地位,为自己的拥有和外貌感到满意与骄傲或自卑和嫌弃。但是不管怎样,我们识别出了一个“自己”。所以如海德格尔等人就说,一个人是一个场,包含了一大堆东西。

我们看不到主格我,当然,看到了也就变宾格了。包括丹尼特和罗尔斯在内的一些人隐约注意到,只有这个正在看的东西,像是真正的自我,其他一切都只是它所拥有的属性或与之有关的对象。用笛卡尔的话说,我是一个a thinking thing。我们并不会称我的手臂是我,我的爱好是我,或者我的天赋是我,但是在思考、在看的东西一定是我。但是这个我是什么?

或许只是大脑里的神经组织涌现出来的一个功能,就像A. Damasio所说的the core self,或者M. Gazzaniga所说的the interpreter。就像如J. Haidt所说的被过度推崇的理性实际上也是进化来服务于进化目标的一个智能模块,这个自我功能也一样服务于进化的目标。所以,如W. James所说,很多时候,我们的“自我”,即使总是在场,也常不显山露水。换句话说,这个“自我”并不经常进入到我们注意的探照灯之下。

有两种时候这个自我会凸显出来。一个是当你进入哲学家状态的时候,当然很多人或许一生都不曾进入这种状态。王小波曾说,有些人一辈子没有当过哲学家,这很没出息,但是一些人一直当哲学家,这也不足取。在哲学家状态,人们会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或者像苏格拉底那样追问:我们应该如何去活?还有一种是很多人都有过的日常体验:我们很多时候都会经历内心的矛盾和冲突,我经常提及的例子是当你想让马儿跑又不想让马儿吃草时,就像你想大快朵颐又想保持身材,以及像Sophocles、奥维德笔下的人物、汉密尔顿、密尔、苏格拉底本人所体会到的欲望和理性的冲突。这个时候,如密尔所说,人们感受到自我的分裂,或者说有多个自我,自我的问题就被注意到了。

看上去,这个“自我”,就像是一个我称之为的marker process。它自身只是一个涌现出的功能。功能,你知道的,是类似精神或灵魂这样的非实在,或者可以类比“快慢”这样的概念,没有实体,只是一种属性。人的智能属于一个模块系统,不同的模块完成不同的功能。自我是其中的模块或功能之一。所以,它并不具有我们一直所误以为的“中央控制台”的作用。虽然曾经被误以为大脑应该有个处理中心,比如一个灵魂或小人,我也反复解释过,实现高级智能不需要有一个中心。

自我作为一个进程,和其他进程一起构成了我们的整个智能,包括我们全部的主观性。由于只是一个功能,所以它很多时候并不被注意到。如前所述,我们很多时候并不去考虑“自己”,我们的注意力里满是其他的内容,比如吃什么,玩什么,或者如何去讨自己喜欢的人开心,如何应付自己的父母之类。同样,我们常常关注的是如何管理自己的这个“场”,想着如何增值自己的财产,如何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一些,如何实现自己想要的目标等等。

也正是这个“场”,决定了我们的主观视角,而我们的主观视角,反过来又决定了我们如何看待这个“场”。这个纯粹的“自我进程”,假如存在且能抽离的话,显然空无一物,只有一双眼睛。或许,并不存在这么一个纯粹的进程,它本身就是其他各种模块叠加涌现的产物。这样,我们就是用“场”之眼,或更准确说,用智能内模块系统之眼,来看世界以及我们自身。如前所述,我们的主观视角并不只是看,它还在做着判断,由此引发感受和体验。比如说,假如它看到自己拥有财富和美貌,那么即使不是站在罗切斯特面前,它也会比看到自己贫穷和丑陋更会感到满足和开心。

看上去,人的主观性,和人的客观性一样,都是自然发展而来的。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基因,不是她自己能决定的。你我都不知道,我们会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里,有什么样的父母。这是我们的“命运”,不可掌控。吉登斯说,命运在希腊语中本是对应运气一词。命运、运气、宿命,或者叫偶然性、随机性,这些可以表达同一个意思,即某种超出了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我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父母,也就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基因,而正是这些基因决定了我们长成什么样子。这是有很大区别的,艾特考夫等人已经告诉我们,漂亮者在这个世界上更容易生存,得到了更多的神的宠爱。当然,没有美貌,你还可以有天赋。甚至,没有天赋,有财富也可以。如果不能给你良好的基因,给你足够的财富,你也会得到许多的爱,无论这种爱被称作什么。

粗略地说,你的主观视角,即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和自身,一半取决于来自你父母的基因。这不是你所能决定的,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你只能向上帝祈祷,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学会祈祷的时候,你已经出生了。当然,我也得承认,全能的上帝有改变事实的本事。毕竟,她不仅能够创造出一个连自己都举不起来的石头,她甚至还能举起来这块石头。很多父母对自己的孩子,尤其是对自己生活得不如意的孩子,丝毫没有内疚之意,也不看看自己给了她们什么基因。原生智能对这些毫不关心。另一半取决于你出生后环境对你的塑造,就是所谓的nature and nurture中的另一部分。没有任何人,自己能够决定和选择自己的人格,你自卑或者拥有自信,并不是你自己选择想成为一个自卑的人或自信的人,而是你的基因和环境,把你塑造成了这样一个人。

至少,在我们能够充分认识自身之前,当发现问题的时候去尝试改变自身、帮助自己成长,努力去成为理想的自我之前,我们甚至都没有机会来给自己做决定,没有机会自己做选择。这里的让人悲哀的地方在于,掌控自己生活的机会,也不是必然会有的,也不是我们自己能选择的,也要看是否有运气。我相信很多人即使看到苏格拉底的呼唤,让我们know thyself,告诉我们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如果不是认知达到某种程度,有几个人会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呢?真理摆在人的面前,并不像培根和笛卡尔那样乐观地认为的人人都可以认出来,所以波普尔才更正说只有那些经过知识的积累拥有了理解力的头脑才可以。

每个人就是这样,至少一直到人生中途的某个时间点,都带着这种靠命运赋予的主观视角来看待世界,同样也这样看待同样靠命运赋予的“宾格我”之“场”。或许,产生主观自我的“模块”拥有一些积极的特性,并且相互之间也相对和谐,而于此同时,客观的自我之场也相对让人满意,因而“主格我”,甚至说“我”,就是令人满意、愉悦或幸福的。通常,我们关注和讨论更多的是有些时候或有些人由于智能某些模块的问题,或者由于自我之“场”的某些问题,自我陷入某种困扰甚至“病态”之中。所以塞利格曼等人对心理学曾经提出批评,认为过多关注了消极一面的病态问题,而没有关注如何建设或提升幸福与和谐心态,并创建了积极心理学一脉。

实际上,幸福本身并不是进化的目标,所以幸福本身并不容易实现。反而,产生自我的模块之间存在冲突或者自我受外界的影响而陷入困扰更为常见。从进化来说,人是在努力对环境进行适应。所以,有些人,无论是受基因还是环境的影响,发展出一些有消极倾向的特质,比如自卑、脆弱,这样的人看世界和自身时,常常会体验到更多的对自我的排斥和拒绝。人们经常提到,在当前媒体发达的时候,我们看到最多的是媒体上那些长相出众的人,引发我们对身边的人,尤其是伴侣或配偶的满意度降低。难道它没有让我们在照镜子的时候,由于看到镜子里这个往外正看着你的人没有梁朝伟或高圆圆好看,让你感觉更不满意吗?

还好,主格我和宾格我一样,都是动态建构的。就像外表可以通过化妆、整容来改变,我们的主观自我也可以通过有意的训练或学习来改变,从而重塑“自我”。吉登斯在《现代性与自我认同》中提及现代性对自我身份的影响,可以这样理解,和前人相比,我们不同的生活,不仅带来了我们自身外在的变化,也带来了主观视角上的变化。

过去大部分时代,人们都生活在一个很小的一时一地,生活也非常简单。就像休谟曾提及,他那个时代一个苏格兰农民一辈子也没去过距离村子几十英里的地方,也没见过和他自己生活相差很大的人生。但是,我们这个时代就不一样了,发达的媒体使得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远在天涯海角的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生活。虽然说,这种复杂性带来了更多的问题,比如给人带来更多的“期望”,而hope,正如很多时候人们所说,是个危险的东西。但是,这又何尝不是幸运,对于那些老鼠的儿子,曾其他任何时代都必须做老鼠,但是今天这个时代给了那些不愿意再做老鼠的渴望着的心灵以其他的机会呢?

或许,最重要的是,现代的人,正是在现代的生活里,才有了定义自身的机会。在过去的时代,即使是在作为精神发展顶峰的古希腊,人们也更多把自己看作是城邦的一员。正如柏林等许多人所注意到的,古代人所提到的自由,都不是个人自由。个人自由是个现代的发明。为什么呢?因为古代人还在为生存而忧虑,还顾不上去探索个人的追求,在某种意义上,她们是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中所说的生活在生机层面的奴隶。在现代,工业化科技化带来了物质的繁荣,使得我们从生存上解放出来,从最底层的安全、食物的需求上解放出来,正如马斯洛所说,更高级的需求,寻求爱、尊重、接纳的需求,寻求自我实现的需求展露出来,于是一些找不到出路、需求得不到满足的人,感受到了精神上的“空虚”,就像存在主义随着工业化时代的来临而诞生那样。

个人主义就是在这种意义上诞生的。所以我一直称,个人主义的程度,是文明发展的显著的标志之一。吉登斯所提到的公私划分的分明化,实际上是“私”在不断被划分出来,不断进入人们的视野之中。不妨考虑关于女性、孩子的问题。可以推想,在过去的时代,女性受到更多的男性、男权的暴力压迫,很多人类学著作中,可以看到,女性实际上被看作财产,甚至不被当作“人”,和每一个男性一样的、活生生的、有自己的痛苦和快乐的人。但是,她们却没有受到尊重。甚至,百年前,女性和家庭都被看作男性的财产,就像W. James对人的定义,就是一个人的身体、妻女和财产。在《法律之门》中,你可以读到,百年前,美国法官对于男性对女性的(部分)家暴,还被看作是家庭内的私事不被干涉。现在,在最为文明的社会里,文明的发展方向,就是介入到任何团体之内,包括家庭,直接保护任何个体,比如婚姻中的女性和孩子,不允许任何男性对任何女性、儿童施暴。反过来,我们也可以看到那些依然停留在愚昧的黑暗里的国家,以及那些国家里愚蠢的统治者、法律制定者和法官,还在坚持一些落后而错误的观念。

希望来自于这些人最终会和他们愚昧的观念一起死去。新一代,或许也很愚蠢,但是却会有更多的人,在接触到新观念的时候,会接受这些新观念。新的环境之下,人们会构造出一种新的主观性,无论是通过扩展到对世界的客观认知,还是通过新的人格的塑造。正如吉登斯所说,在现代环境中,人们更多去追求一种纯粹的关系,比如在婚姻关系中,追求的是“爱”,而不像在以前的时代,考虑了很多生存、抚养孩子、经济地位等实用因素。或许这正是中国社会出现所谓的“剩女”现象的原因,我认为这是社会文明化一个明显的标志,这一代中国人已经不必像她们的父母一代那样,出于“爱情”之外的原因结婚,那是悲剧,赤裸裸的悲剧。尽管,这些悲剧性的一代,竟然在逼迫自己的后代去“结婚”。受环境的影响,人们会更新自己的“自我”,更新自己的主观视角,会以一种新的视角来看待世界和自身。或者这就是在一个迅速发展的社会里,会迅速产生多个代人的原因,就像80后、90后、00后,再向前和向后区分都不明晰。

最大的意义或许在于,既然自我是动态构建的,我们就可以通过改变自身,来重塑自我。我已经提到,我们可以通过训练自己的感受,以及通过更新认知来改变自身。心理咨询里提到关系、行为、认知等疗法,都可以看作是在通过改变体验和改变想法来改变自身。虽然说,我们最多只能在人生的中途醒来,不得不接受我们自身已经变成了的样子,但是至少我们还有机会,控制自己,以及如果有必要的话,改变自己。如果有问题的话,也不必苦恼,也不必自杀。我们自身也不过是像生物机器一样,虽然难,并不是不能改变;改变了这机器,也就改变了自身。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现代性与自我认同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性与自我认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