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玩的人

小图
2008-03-15 看过
这是个可爱的老头头。每天吃过晚饭妈妈打游戏的时候,我就窝在她旁边念一段赵老头头的回忆,俩人都常常是乐不可支,还猜:这个老头头长相一定是启功那个类型的,圆头圆脑圆鼻子圆眼,鹤发童颜。

他怎么这么可爱呢?因为他写书用的语言太好玩儿了。

一个是用普通话字音模拟方言口语,他写的基本上都是些北方方言,不过很杂,都是幼年时常用的。像说自己五岁的时候家里人给留做早点的面被猫吃了,他就说“猫雌我的灭!”(这像河北北部靠近山西内蒙的口音!);说自己幼小的时候都已经学会说话了,还故意装小咬不清字儿,他说“我要敌动达道!”,意思就是跟洗衣服的周妈说“我要弄一大泡儿!”;自小顽皮,管二姐叫“尔接”(我觉得有点像俺们山东话),结果一直都没改过来,讲到二姐的时候,还是写“尔接”。有意思的拟声词虚词也特别多,像什么看月蚀的时候,说大家“拿着锅呀,桶子啊,乒呤乓啷的打”;从什么地方来,他说“解”什么地方来;“坐在车里”,他说“坐得车里”。

二来,是他用了大量的国语注音符号和简谱,来说明一些我们压根想不来的方言发音和“吟诗”的腔调。这对我这个念书的来说可算一大挑战,一到这一块儿,我就得查字典去。国语注音符号,小学时候老师略微给讲过,可也没系统学过。什么大人吓唬小孩,说“快睡,快上床去,不去回头彳ㄨ彳ㄨ子来了!”彳ㄨ彳ㄨ子,是什么吓人的东西?赵老头头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啦,查过国语注音符号以后,只知道念“迟屋迟屋子”(应该是两个音反切,那就得念成“刍刍子”)。他写常州话、苏州话和上海话,也用这种注音符号。一遍遍的查,倒还真是长知识呢。

第三,他的叙事方法一点儿都不讲究。说一点儿都不讲究也不对,应该说,他用的是一种想起啥说啥的方式来写,原本就已经很口语化了,还常常写着写着自己来一句“不对!”,然后再按照新想到的东西推翻先前说的话。给我一读起来,就跟是赵老头头附身似的,他又想起来啥了,你在前面一点也预料不到,这个“不对”一出来,我自己先忍不住跟老妈抱怨“你看看,他又来了!”

回忆小时候的趣事本身就很好玩儿,这个老头头讲的时候还特别详细,因为混杂了太多方言,又因为年代太久远了(老头头是清末生人),很多说法和事物我们现在是压根就不知道也不懂得了。比方,他说小时候拜姑母做干妈,南方叫“大寄娘”,但是那时候姑母还是个没出嫁的姑娘,避讳叫“娘”,所以就叫“大寄爹”。等到姑母真出嫁了,小孩儿们反而私下里偷偷管姑父叫“大寄娘”了。老头头说,后来他自己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自己夫人的侄女偷偷叫“大寄娘”呢,呵呵。

老头头狠油菜的。他是我们的“汉语言学之父”,会讲33种方言,精通多国文字,据说走到哪里跟人聊上一阵当地方言,都会有人来跟他攀“老乡”,在外国也是,呵呵。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学过的绕口令“施氏食狮史”,就是他编的。还有刘半农那首《教我如何不想她》,就是老头头给谱的曲。

我今天到网上找老头头的形象,结果发现他长得没想象中那么圆,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很好玩儿,看久了,还挺亲切的:)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从家乡到美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从家乡到美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