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及其他·

阿莱
2008-03-14 看过
巧妙运用自然与光的对话,而达到对神性的顶礼膜拜,安藤恐怕是当今建筑界唯一仅有的一个。光与神,原是一体,再没有比“用光束去表达神性”更为准确的借用了。
作为日本国宝级建筑大师的安藤忠雄,自小家境贫寒,成长于战败后的日本,从未读过大学,年轻时为了参见各国建筑、四处游历,而不得不选择职业拳师的工作,好借着出国打比赛的机会游历海外。
他的作品,调动的是人与自然、材料与环境、光与影等朴素手段,来达到人与自然、与心灵的非凡对话。墙壁、混凝土、石头……这些最简单的建筑材料和元素,全部都可以在他的建筑中得到呼吸并听到呐喊。他可以用混凝土去表达什么是细若游丝。用木头去表达什么是芳香。用光束去表达什么是纯洁……
安藤所有的建筑,光看是不行的,你必须还要去亲身感受,亲身经历才行。
因为他事先已经预埋了你的感受和呼应在建筑里,在木头的纹理里,在光影的明暗里……每一步台阶,每一个转角,都是设计师在不经意中和你的对白。
就像是一个令人遐想的局。
含有禅意。

之所以知道这个人,是因为先听到有人读了他的诗——

当过初现
我穿过轻盈的黑暗
来到你面前

就这。
我当时听了却像是五雷轰顶一般,要知道,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所以才好生意外(没辙,有时候感觉一伸出触角,我也解释不了)。
首先,在此之前我已经知道人家不是诗人。而且他干的事还绝对和诗歌不搭界。
再有,我对他这短短句子中的几处用词大为惊艳,以致于珍惜到在黑暗中赶紧翻出本子盲写下来,生怕自己日后忘了的地步。
比如,为什么不是当光“出现”而“初现”,为什么是“初”不是“出”?
又及:为什么要是轻盈的黑暗而不是别的什么黑暗?比如浓重的华丽的肃穆的黑暗呢?为什么一定要是“轻盈”?也许相较于前者而言,后面那些词更适于对黑暗的注解和诠释。
但不。这个安藤,就是用这样简简单单的词句和语汇,带着闪电和雷声向我走来——
当四周一片寂静漆黑,悄悄的,没有人声,没有光,有人触摸到人生鼎沸,但也仅仅停留于一种感觉和知觉,因为谁都无法看到,这是一个没有光的世界,人们都在黑暗中悄然等待,至于光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只有天晓得。
人群与人群低压压的说话,人与兽,兽与草虫,都只用腹语交流,密密的,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所有生灵都陷在不停倾诉和不停分辩的网里,就像白蚕嘴里分泌出的黏液,一层又一层,将黑暗裹了又裹。
这时,一道光乍然出现——与此同时一种美好,也借着这光速一齐降临——有人看到一双印着金如意的手,有人看到眼睛,有人看到微笑,也有人,听到了来自天上的歌声……
是什么?在光一微启、乍然出现的时候,就微笑着穿越过轻盈的黑暗,来到我们面前呢?
是什么,可以与光同在?与光同步?与光同热?
是神,是一种未知力量,是悲悯,是信仰。
于是,我直觉中认定,这个安藤,一定是有大信仰的人。
之后再找了他的东西来看,果真如此。
这就是身为世界顶级建筑大师的安藤忠雄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设计出的位于日本大阪的《光之教堂》,之前还有《风之教堂》和《水之教堂》的系列完成。
我辗转了又辗转,最终还是决定把他“推”来这里——
正如茶说,好多东西、好多影片、好多音乐……如果不是日本的,该有多好。
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放声赞颂之。
但是不行,每当欲要赞颂的时候,总是会有一根刺如鲠在喉。
这个安藤,游历世界各国建筑,但在他的《都市彷徨》一书中,却不难看出他对中国以及美国的复杂情绪、如鲠在喉。不难看出,他对美国以及中国的隐隐排斥。
毕竟,安藤也不是圣人。
所以才会带了他那个国度的眼镜和眼睛去管窥芳邻……
这不禁让我想起日韩两国的国民们对中国所表现出的轻慢与轻视,天知道中国人们伤他们哪了?
比如安藤大师对于北京紫禁城和四合院之建筑风格就有老多老多的牢骚话,大意是画地为牢,不与自然相合谐的意思,然后又指出世人误以为日本的建筑精髓来自中国,实则不然。并列举出都有哪里不然等等……
我看了这节之后,是老大不愿意的。
当然我的不愿意也算狭隘,因为我是中国人嘛,见不得别人对我的国家指手画脚、吃醋拈酸。
至于安藤其人及他的作品,网上资料多了去了,不必在这里一一赘述。
总之这个人的思想及观点,还是很值得一看的,所以暂且把私人恩怨放一放,隆重推荐下。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安藤忠雄都市彷徨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藤忠雄都市彷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