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羞涩足风流

司蔻小豆
2008-03-14 看过
汉末一曲《陌上桑》令诗人们见识了这个名叫罗敷的女子,她的美丽与跳脱,她对权势的轻蔑与轻描淡写,都令诗人念念不忘。到了唐代,乐府的歌声早已不在,而罗敷也渐渐成为了传闻,或者,一条河水。

据严耕望先生在《唐代交通图考》里面的考证,华阴县西边的敷水,其得名正与罗敷的故事有关。而敷水驿,成为长安洛阳之间(靠近长安)一个小小的驿站,也正是唐代的事情。这个地方,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怀念之处,也许并非偶然。

岑参送好友窦渐进长安,经过敷水时,写下“罗敷养蚕空耳闻,使君五马今何在”的诗句,而权德舆过敷水驿,有诗写道,“空见水名敷,秦楼昔事无。临风驻征骑,聊复捋髭须。”只有河水,年年东流,女子却宛然不见,使君只有空自惆怅了。

白居易不知有几次经过敷水驿,每次都不免临水怀想一番,有次他写,“野店东头花落处,一条流水号罗敷。芳魂艳骨知何处,春草茫茫墓亦无”,再一次他写,“垂鞭欲渡罗敷水,处分鸣驺且缓驱。秦氏双蛾久冥漠,苏台五马尚踟蹰”,更有一次,朋友裴华州与他一起过敷水,他开玩笑地写下,“使君五马且踟蹰,马上能听绝句无。每过桑间试留意,何妨后代有罗敷”,罗敷,无论是作为女子还是河水,都一直萦绕在诗人心间。

在女子与河水之间,回旋的是相同名字的声韵。罗敷。罗,敷。而诗人的天真在于,一开始是他自己发明了这种奇妙的对应关系,而后来他沉迷于自己的发明之中,丝毫也不厌倦。

世间有多少桑间陌上,便有多少关于女子的风流故事。但是关于羞涩与错过,没有谁比初唐诗人刘希夷在诗里表达得更好了,这仍然是一个陌上桑的故事,然而古人的大胆与直率全都消失不见,只有一点相思与羞涩促成的疏远与错过。“杨柳送行人,青青西入秦。谁家采桑女,楼上不胜春。盈盈灞水曲,步步春芳绿。红脸耀明珠,绛唇含白玉。回首渭桥东,遥怜春色同。青丝娇落日,缃绮弄春风。携笼长叹息,逶迟恋春色。看花若有情,倚树疑无力。薄暮思悠悠,使君南陌头。相逢不相识,归去梦青楼。”

http://zaichangan.blogbus.com/
3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樂府詩集(全四冊)的更多书评

推荐樂府詩集(全四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