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鞠躬感谢的·《先知》

苏凌然
2008-03-13 看过
从来没觉得诗是这样平易近人的东西。

一直以来都不这么觉得,虽然李白的床前明月光也是很通俗易懂。我也看过很多翻译过来的诗,不是意境全在翻译中成了渣滓,就是看不懂其中深邃的含义,只能望诗兴叹,感慨自己水平低得另人发指。

《先知》就这样颠覆了我的习惯。我从书架上把它抽下来的时候,我感谢上苍。

 

到底要多爱这个世界才能写出这么美的诗。

先知在离开那岛屿时所给予他们的智慧,除了智慧一无所有,而又无所不有的教诲。

“彼此相爱,却不要做成爱的锁链;只让他在你们灵魂的沙岸中间,形成一片流动的海。”

“假使你在你的疑惧中,只寻求爱的和平与逸乐,那不如掩盖你的裸露,而躲过爱的筛打,走出那没有季节的世界,在那里你欢笑却不是尽量的喜悦,你将哭泣,却没有流干眼泪。”

“悲伤的创伤在你身上刻得越深,你越能容受更多的欢乐。”

我记得看到很多段落都几乎有要哭的冲动。我知道很多人觉得那些“爱”“宽容”“原谅”之类的东西很傻,似乎不尖刻不受虐不伤害就对不起观众花的钱财。可是为什么我就是那么傻的喜欢着那些所谓“大爱无言,大音希声”的感情。沉重而温暖,压得人能感觉到绝望的不存在。

冰心一定也受到过他的影响,如同泰戈尔一样,用温柔的笔触,写着或者深情或者沉重的句子,覆盖了思想的沙漠,幻想着在这样洁白的雪之下,也许还能将这个精神世界转化成绚烂的绿洲。要带着多大的热情去生活,才能这么爱这个世界。看到那么多悲伤和丑陋之后,笑着说,我爱它。诗人,不尖刻不卑鄙不懦弱不可怜,诗人难道不应该这样吗。

我小时候是那么认真地想,自己有一天能如此坚强来着。

“我愿追求理想而死,不愿百无聊赖而生。”

“我所向往的一切,根据世俗的一切,都是可耻的;我所追求的一切,拿人们的成见去判断,都是可鄙的。”

梦想是这样的东西吗。

我记得自己就是那样把自己扔在黑暗里,思考着什么才是我想做的事。

被那些光环一样的东西所迷惑,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别人指给的别人愿意走的路。我想做的,与别人希望我做的,有什么不同。

然后我把自己的签名改成了“比起做你们希望的人,我更希望做自己喜欢的人。”

“我是人的心,我被囚禁在世俗陈规的黑暗中,从而变得衰弱;我被幻想的锁链羁绊,奄奄一息;我被遗忘在文明迷宫的角落里,默默地死去,而人们则缄口不言,视而不见,只是微笑着站在一边。”

这样的世俗见解无论何时都存在吧。他们说。那个是没用的。那个学得再好也是没用的。可是我们干吗一定要把自己变成流水线上的一颗螺母呢。我想成为一个简单的,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难道困难得需要世俗来压迫我吗。

“我们今日承受的灾难,明日将会成为我们荣誉的桂冠。”

就像安徒生笔下的,光荣的荆棘路一样,我曾经写过的那荆棘的王冠。比金的银的都了不起的荆棘王冠。如果成为流星的代价就是边痛边亮的话,那就去寻找荆棘路吧。当我勇敢到可以把荆棘变成耀眼的王冠时,我一定可以原谅这个世界的。

“这就是铺满荆棘的灵魂的道路,明日将会成为我们荣誉的桂冠。”

“透过这世界的黑暗,透过钱财,透过乌云……透过一切的一切,还存在一种力量,那就是真正的公正,真正的仁慈,真正的同情,真正的博爱。”

 

我想,无论过多久,这个被称为世界的广博的天地,永远都会像光与影一样存在着善良与丑陋,善良与邪恶。一定还会有巨大的悲哀巨大的悼念,觉得死了算了的时刻。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北岛那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钉到了椅子上。

可是我是那么感谢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叫做诗人的人,用真正血和泪水谱写着人类的赞歌。记录着世界的善良和纯白。我是那么的感谢。
22 有用
0 没用
先知 先知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先知的更多书评

推荐先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