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文本的研究价值:《意义的输出:<达拉斯>的跨文化解读》读书笔记

别的猫
2021-02-17 23:19:24 看过

笔记是自己读书时总结出来的,供大家参考。

本书是关于来自不同种族和文化社会背景的观众对于美国热播剧《达拉斯》解码方式的研究成果。

研究方法在当时创造性使用了焦点小组访谈,在研究方法的设计、访谈结果的分析框架等方面,本书具有创新性,尤其是在探究日本观众拒绝电视剧背后的心理防御机制时,研究者通过观察观众的解读实践,得知机制生成其实源于复杂的战后美日关系,以及日本民族作为境遇主义者在达至和谐社会目标过程中对于具体情境类型与规范相统一的精确性要求,颠覆了研究人员和作为读者的我的预期。

本书俩位作者分别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女教授泰玛·利比斯(Tamar Liebes)和大名鼎鼎的社会学家埃利胡·卡茨(Elihu Katz)

泰玛·利比斯(Tamar Liebes)

关于她生平的介绍可参考>>https://ijoc.org/index.php/ijoc/article/view/4029/1376

埃利胡·卡茨(Elihu Katz)

潘忠党与陈韬文老师曾对卡茨进行访谈,访谈部分内容可参考>>http://lijiangang.online/2019/11/25/eliehu-katz-a-conversation-about-communication-research/

作为非职业性学术从业者,本书于我的最大启发在于焦点小组访谈结果的分析框架,所以本笔记会重点归纳整理下述内容:

1. 剧情复述中的文化差异。(详见第五章)

2. 解读电视节目过程中的相互帮助。(详见第六章)

3. 节目在日本的失败。(详见第九章)

4. 通俗文化文本模式总结。(详见第十章)

5. 研究结论。(详见第十一章)


01 几种解读框架:观众如何卷入电视剧文本?

(一)卷入作品的模式(解读框架):

第一种 参照式解读:将文本内容与现实生活联系,将角色当做真实人物来谈论。

1、区分讨论的参照对象(可得知言说主体寄寓其中的社会语言学模式):

- 每个句子的参照对象(详见p167):

-首要参照对象:自我、家庭(优势:能为可能性解读留下空间,虽然故事上相近,但实际价值观上会保持一定距离。)

-种族群体:国家、公民身份

-一般参照对象:抽象的社会学范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弊端:会暴露出自己已认同、相信所-论述的内容是真实的)

- 价值立场:解释性发言or评价(详见p171)

- 观众卷入电视虚构作品的模式,即论述的本质:游戏式or认真式(详见p173)

第二种 批评式解读:用文类、情节动力学、故事主题等来阐释文本,指向信息的意识形态层面,即元语言学。(详见p180)

1、提出背景:受众地位上升,被赋予了更多的批评能力。

- 使用与满足理论的提出:观众对于文本解读具有选择性,是非孤立、更积极的受众(批判:受众的需求也是媒介决定的)。

- 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提出:对抗式、协商式解读

- 新文学理论的提出:过去-读者被文本塑造成均质对象;现在-自觉的阐释性群体。

2、批评的类型:

- 语义学:故事主题、寓意(详见p185)。

- 句法学:文本的类型、叙述规则。

- 语用学:关于文本生产的理解,包括认知、情感、社会本质。

※ 语义学与句法学的交叉口:原型分析,这是一种高水平的主题分析。

(二)根据观众的道德义愤程度区分:

1、热的解读:负载较多感情。

2、冷的解读:认知性更强。

※四个维度结合后形成四种模式:(详见p205)

1. 参照式+热的:道德的

2. 参照式+冷的:游戏的

3. 批评式+热的:意识形态的

4. 批评式+冷的:美学的

02 个案研究:日本观众拒绝电视剧的原因探析(详见p210)

受访日本观众采用批评式解读方式,原因可从以下三方面分析:

(一)语义学:故事与人物角色的行动中包含矛盾。

1. 叙事结构的矛盾:日本人努力投入创造和谐社会的目标中去,他们能接受不同情境所要求的不同道德规范,但要求特定情境中的细节具有精确性和一致性。

2. 人物角色刻板,缺乏矛盾因素。

(二)语法学:节目声称的文类背离了观众的预期。

1. 节目名称

2. 广告、剧情走向。

3. 节目结构(连续、肥皂剧)无法痛快宣泄自己对于家庭剧的情绪,而日本观众是希望能够让个人情感圆满地卷入。

(三)语用学:故事文本所反映的历史阶段,与观众对自身文化和社会历史情境的理解不相容。

美国已不再是日本行为的榜样,曾经的日本主流价值观重视个人主义、物质主义、社会流动性、鼓励阶级分化与竞争,如今转向对家庭价值、和谐人际关系的追寻。在日本观众眼里,节目故事所反映的价值观已然过时。

※日本主流价值观发展阶段:

- 旧时日本:世袭家族

- 战后日本:个人主义、物质主义

- 当今(研究时)日本:和谐关系、家庭主义

03 通俗文化研究:结论、建议

(一)通俗文本的共性:

1、《达拉斯》如何激起观众的卷入活动(详见P222)

(1)原始性(主题):捕捉了人性共同经验。

-《圣经》故事中关于同代和代际关系的原型。

-血族和家庭剧题材。

(2)连续性(策略):

-定期、连续播放,从而在故事与观众之间建立亲密关系,形成超社会互动。

-方便观众辨析剧种和戏剧特征。

2、关于神话的结构研究(这部分我看得云里雾里,不多描述。详见p230)

(二)重申研究结论:

1、研究问题:

本研究关注不同种族(文化/历史/社会环境)小组成员以哪些方式解码、使用《达拉斯》这部获得世界性成功的节目。

2、研究目的:

观察观众们借以卷入到节目中的各种机制,即他们如何理解、解释与评价节目,并对这些卷入类型进行跨文化的比较。

3、研究对象:

- 受到过中等校园教育的受众。

- 每小组6人,每组由三对夫妇组成,夫妇之间是朋友。

- 生活在以色列的四个种族群体,包括阿拉伯人、新近移民的俄罗斯犹太人、摩洛哥犹太人、以色列聚居区居民;生活在LA的非种族美国人;部分日本人。

4、研究结论:

- 海外观众以不同的社会背景观看、解释故事,节目会激发对话,人们相互推动收看、理解和解释节目内容,并达成部分共识。这些共识被用来讨论观众关心的个人、社会和政治问题。

- 《达拉斯》的成功,在于为不同文化水平的观众提供了解码素材。

- 不同种族的观众卷入模式不同,比较传统的小组偏好参照式解读,教育程度高的偏好元语言解读。其中,阿拉伯人、摩洛哥犹太人偏好参照式和抵抗式(道德),以色列人偏好元语言式、游戏式,关注节目故事结构;俄罗斯移民擅长美学批判,重故事寓意,轻结构;日本人从句法和语用层面解码故事。

- 无法断定采用哪种卷入或疏离模式的观众更容易受到节目影响,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独特的自我防御机制。但研究者猜测,在讨论节目时承认其真实性的观众,更容易受到节目影响,比如俄罗斯移民。

5、关于制定文化教育政策的建议:

- 观众是以独特的方式将电视虚构作品当做讨论自己生活的论坛。观剧,就是观众的文化背景与生产者的文化背景之间的协商过程。

- 不能以内容分析作为制定国际文化政策的根据,因为节目价值来自观众与节目之间的协商。

- 可以将通俗文本列入文本分析课程,通俗文本的参照式与批判式解码同样可以成为严肃教育工作者的重要部分。

- 要系统培养学生的批评能力,要在以下方向用力:家庭;以及安排有电视批评素养的观众,将其解码能力发挥于更广泛的艺术鉴赏中去。

6、关于研究方法的建议:

- 花更多精力创新方法论。

- 焦点小组访谈的局限与优势。

- 本书的研究范围,还应扩散至小组成员的社会化过程,以挖掘他们卷入电视节目模式的原因。

- 验证研究有效性,需要进一步扩大样本范围。

- 研究者要加强介入,以观察观众的解读实践。

- 结论站不住脚,还需后续研究跟上。比如探究《达拉斯》获得成功或失败的原因。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意义的输出的更多书评

推荐意义的输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