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梦做完

2008-03-12 看过
有时候在梦里,你可以既是亲历者,又是旁观者,看着自己身陷其中,却又无能为力。

穷小子在梦里为黄金女郎打造了黄金屋,欲赢得美人归,但是旁观者却看到,美人的舞裙已经残破,魔咒尚未解除。

“我既身在其中又身在其外,对人生的千变万化既感到陶醉,同时又感到厌恶。”盖茨比和“我”是局内和局外的两尊分身,是做梦者和观梦者。你认为哪一个更为清醒,哪一个又更为幸福呢?

不管怎样,梦一旦开始,就必须做完它,身体力行地,始终不渝地,坚持的过程比梦想本身更具有魅力。盖茨比作为上世纪最伟大的梦想家名垂青史,在于他的坚持,以及为那朵玫瑰付出的高昂代价。

我知道史上有玫瑰战争,却不知道一朵玫瑰有这样大的杀伤力,虽然,菲茨杰拉德44年的短暂生命也可以作为旁注。既然老菲在《了不起的盖茨比》再版前言里强调,该书“就真实或者近乎真实而言,作者是问心无愧的”,我有理由相信,这有作者真实的或者近乎真实的梦想在其中。知道老菲的人都知道,在他穷得丁当响的时候,遭黄金女郎泽尔达毁婚,直到名利双收后才如愿以偿。1934年,老菲另一部近乎真实的小说《夜色温柔》中富有且放荡的生活对才能的消蚀也让人悚然心惊。而令人费解的是,黄金女郎的万有引力究竟在哪里,让人义无反顾地牺牲掉?

有人说,“你爱一个人,可是,他与你根本不在一个生活层面上。他是你平民生活中的英雄梦想,这种爱的底色,是蚀骨的自卑。”

还有一种注解,由《曾经深爱过》中的周至美同学提供。
“在我孩提的世界里,女人是要做苦工的,母亲钻在小小幽暗的厨房里,为十块钱小菜钿团团转,她身体长期发散着油腻味,疲倦的神色,老穿着一条旧衣服改的围裙,就这样埋葬一生,……
我心目中的女人,要似一只天鹅,不必实用。
我见到了利璧迦。
年轻的我不知是爱上自己的理想还是爱上了她。反正她是天鹅。
得到她是我毕生最大成就之一。
我们周家,终于有资格娶一个高贵美丽的媳妇,打破传统,扬眉吐气,周家的男人不必叫女人煮饭洗衣,做老妈子。我至高至大的虚荣心得以满足。”

自虐,自卑,虚荣,或者还有其他,怎样都好,让我们快快乐乐地把梦做完。不是谁都能够因梦而生、为梦而死,并在梦想的体系中将功能发挥到最大。做梦的动力来自于我们本身。
1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更多书评

推荐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