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摘录总结

Stigrex
2008-03-12 看过
    在书店发现了这本书,据书中介绍是去年网络上人气最高的网络小说,且较前几年火爆过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20万)、《明朝哪些事》(100万)的点击率高出数倍(600万)。由于很少关注天涯社区,竟然不知有过此书。在书店翻了两页,决定回去到网上搜搜,最后花了三个小时在自己的电脑上一气读完了。感觉内容很充实,是“真货”。这里将收获摘录总结一下:

好像有这么个规律,刚开始学赌博的人基本都会赢钱。
“甩红”是行话,就是赢钱的人给周围的熟人一点小费,也叫甩喜、派喜
“荷官”:主持台面的司仪。
“凯子”:易骗的赌徒。
“宣”,老千的行话,大头的意思。
“彪”:傻。
“开事”:看出牌局里有千。
“削牌”是指散家可以提出前面多少张牌作废,由荷官直接拿出来扔到回收的盒子里去。
赌场“看场子的”分两种:一种是专业打手,主要负责看那些来闹事的;还有一种就是像海哥这样的人,表面看着像这里的经理,其实是为了防止别人出千的,我们这里称他们为“暗灯”,在华北则叫“钉子”。
混蓝道:老千行内称出千的为混蓝道。
“晕牌”,就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打开看牌边。

贷款、逼债:
    这一天,海哥过来,一脸和气地问我:“咋不玩了?”我把实情告诉他。
  他微微一笑:“早说呀,我可以借给你。”
  我一听,高兴坏了,满心想着用这些钱翻本,没想到这个笑面虎差点让我丢了小命。
  他随后提出条件:只借给我筹码,一次2万;我出门前必须把筹码还给他;赢了要甩喜给他;输了就写欠条。
  我还以为遇上好事,毫不犹豫答应了。
    这一天我又一次输光了。海哥约我到一个房间,一本正经跟我说:“我们再也不能借筹码给你了。”说着他不紧不慢拿出一把我签过的欠条对我说,“你已经借了30万,按照赌场的规矩,你必须先还一部分才能继续借钱。”
  当时我就傻眼了:天啊,我怎么不知不觉就欠了他30万!
  我抓过欠条,每一张上都有我的签名,我确实欠了他30万,白纸黑字在那里呢。
  我完全懵了。
  忽然从小地主一下子变成负债30万的穷光蛋,我有点接受不了。为了翻本,我那段时间天天晚上赌,白天睡觉,从来没想过借钱的事。现在欠条摆在面前,我脑子一片空白。
  海哥一改平时的和气样儿,一个劲逼问我什么时候还钱,我被他问急了,大声说:“我一个子也没有,想要我还钱,除非你再借点钱给我翻本。”现在看来这话要多幼稚就有多幼稚,可是当时我就是这么傻。
  海哥板着脸,没说话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冲进来四个人,抓着我的领子把我扔到走廊上,紧接着就是一顿乱打。我抱着脑袋任他们踢来打去,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他们才停下。海哥走过来,蹲在我面前,还是那副腔调:“你去筹钱来还。我不指望你一次全部还清,但你要有个诚意,三天之内先还5万。不要想着赖账,我们认识你家,你可以想象得出我们会干什么。”说完他就走了。
  我被人扔到楼下一个煤渣堆边。

洗牌、切牌:
    宝林的手法很简单,每次收牌的时候,在自己想要的牌中间放几张别的牌,庄家发牌,无论怎样发,那几张牌都能发出去。这里有一个关键,需要外面散家切牌时和他打个配合。庄家把牌收回来后,开始洗牌,上面七八张牌基本不洗;洗完后将牌在手里倒几下,经过倒牌,庄家收牌时编好的牌就被倒到中间,上面那张牌故意搞得有点翘,不仔细看发现不了其中的诀窍,但是如果拿拇指肚去切牌,就很容易把它们分离开。这时,庄家需要一个自己人切牌。
  宝林的局里,庄家要练会洗牌,和他打配合的散家则要练好切牌技术。

偷牌:
    大伟先给我讲解瞪眼作弊的方法:“你知道‘水云袖’吗?”我压根就没听说过。
  他也不多说,把扑克哗哗洗了几次,扔在床上,让我随便切牌,我随手就切了一下,他示意让我发牌,我发了四门牌。他坐在我对面,问我:“你看看我面前是几点?”我拿起来看,一个K和一个2。他把牌拿起来,在手里看了看,往我面前一丢,老天,眼前竟然是一个4和一个5!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笑笑,不以为然说:“其实在我碰到牌的时候,我已经把牌上面的3到5张牌给弹到了袖子里了,现在你这副扑克少牌。”原来他偷牌,在他拿牌的瞬间,手里已经多了5张牌,加上发给他的2张牌,手里一共7张牌,他用手把牌都握着,我便看不到他手里有多少张牌。当他选好需要的点数后,把不需要的牌都摆放在上面,而在往桌子上放的瞬间,不需要的牌都已被他用手指头弹回袖子里了。
    那天晚上他教了我如何把一副牌最上面的牌留住,等到需要了再发;如何把最好的牌都留在最下面,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如何把牌给弹进袖子里。
  当然他还讲了有关“水云袖”的袖子活,初级老千一般喜欢在袖子里藏东西,这需要老千把衣服袖子处理一下,最早大都是在袖子里放个纸壳,作为滑道,方便扑克出来进去,或者把袖子用米水烫过,做出一个模糊的滑道。
  这些初级千术也是功夫活,一时半刻学不会,也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他只是演示了慢动作给我看,让我平时勤加练习,并告诉我一个出千原则:你的手必须比场上的玩家眼快,要不就会被抓到。

佯输:
    见我来了,大伟简单和我说了几句,问我上午战况如何,我把11万都扔在他的床上,等待他的赞赏。谁知他摇摇头,说:“你这个人,干吗这样猛,这样下去局做不长久。”
  他拿回3万本钱,又给了我3万,他自己留了3万,把剩下2万单独放在一边,说:“你下午去把这2万给输出去,必须输,不准作弊,凭运气给输出去。”
    我咽了咽口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说:“你跟钱有仇?”
  大伟看着我,嘿嘿一笑,“你懂不懂蓄水养鱼的道理?你天天赢钱,没鬼也是鬼,最后大家都不和你玩,你怎么赢钱?下午必须去输,就这2万,输了就拍屁股走人。”


第一个师傅大宾的教授:
    大宾似乎很看重我,闲着没事就教我一些赌博的出千方法。大概我有这方面的天赋,他只演示几次我就能掌握全部的要领。不过出千是个功夫活,讲究一个字——快!不是只看就能会的,那段日子里,我只要睁开眼睛,手里就总拿着扑克练。
  别看扑克只是一张张硬一点的小纸片,但那纸片快起来就成了刀片。为了练手法和速度,我的手被扑克割了无数小口子,出汗时伤口钻心般痛。也不知道练碎多少副扑克。
  我从大宾那里学会了很多,以至于最后扑克方面他没东西教我了,大宾就教我一些打麻将的出千方式。
  大宾出千的技术在那个年代应该是相当前卫的东西,似乎很少人会,不像现在这么普及。
  他林林总总教了很多,有几种千术现在很多人在用了:
  底抠:换出牌底下面倒数1~5张的任何牌,在别人看来我是从上面一张张地发牌。也有人会注意底牌,但只能看到最下面那张,所以,最底下那张我绝对不去动。底抠的前提是知道底下都是什么牌,需要哪张牌时就从下边直接拿出来发出去。
  中取:想要中间的任何牌,只要做个很小的边,就可以拿出来发。当然,前提也是知道那张牌是不是自己需要的,自己需要就发给自己,配的是个烂牌的话就发给别人。
  收牌:把桌子上杂乱的牌迅速计算出哪些跟哪些应该相配,这些点数配完是什么顺序,再按场上人数计算配好的牌应该在谁手里。收的时候看似一把搂回去,其实已经把牌都编好了次序。
  洗牌:也叫假洗,就是在大家面前哗哗地洗牌,其实牌一点也没动。只要手法巧妙,看的人发现不了,在外人眼中我是正常哗哗地洗牌。
  偷牌:看中哪张牌,用手掌偷或者用手指头弹,弹的角度多种多样,可以弹到袖子里,也可以弹到自己面前的一叠钱里去。当着全场所有人的面把那张牌偷走,技术要过硬,反应要快。
  换牌:换牌的形式多种多样,可以换一张牌,也可以换很多牌,甚至可以当众人的面把整副扑克都换成另外一副一样的事先编辑好的牌。有的在胸前换,有的在袖子里换,也有的直接在手掌里换,还有在身边自己人牌里换的。
  边洗边编辑牌的顺序:配合收牌使用,计算场上的玩家人数,计算怎么样才能把好牌发到自己手里。比如说:一个2和一个7加起来是9点,场上四个玩家,需要发四门牌,我下一轮想要这两张牌配在一起,这样在洗牌的时候通过拇指的控制,在2和7之间摞三张牌,这样发牌的时候就可以很自然地把2和7发到一家去。具体发到哪一家,就在切牌上做文章了。
  编辑记号:边发牌边做一些别人不会发现的记号。发好了牌,有时候发现别人的牌里有自己想要的牌,就要跟场上同伴打掩护在他没看牌之前将牌换成别的牌,也可以通过记号知道别人家都是什么牌。
  还有一些利用工具达到换牌、偷牌、藏牌的技巧。有时你在赌桌上看到牌都是从顶上出去的,事实上它是从别的地方出来的;你听到牌哗哗地洗着,其实它没洗。
  老千的技法概括起来就是:力学+速度。”


赌王的赌术表演:
    看了所谓赌王的赌术表演,我是这样想的:尽是些小儿科的东西,竟然也敢上电视?难怪腿被人打断、手指头被人剁了去。
  现实里赌博的也有右手中指戴一个平面的银戒指来达到发牌的时候看底牌的目的,道理也是一样的。他将顶面的牌推出一个边的时候,已经通过夹在手指中间的图钉的反光看到了底牌。
  记得他表演了洗牌,发牌就是三公(三个K),下次洗牌后发牌发出来是一家三个K、一家三个A,这个都是初级的东西。就是把三个K拿到牌的最上面,洗牌的时候把牌分成两份,三个K放在右手那叠的最上面。第一次洗牌的时候,前面洗是正常洗,右手剩下三张时先落一张K,同时左边留下的最后三张牌同时落下,再落下右面最后两张牌。然后第二次洗牌,也是分成两份,同样右手拿上半截的牌。前面正常洗,左边大拇指留三张,右手落下一个K,左边大拇指将留住的这三张牌落下,右手大拇指再放下最后一个K。这样需要发的牌都编辑完了。再简单地进行抽洗,其实不管怎么抽洗,上面那些牌是抽不乱的,都是在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之间压着的。随便立个小拱桥,自己切牌的时候直接切到拱桥的位置以方便发出去三个K。
  也就是说K中间每次都编辑进去三张牌,发四家的话三个K肯定会发到一家去的。
  发一家三个K一家三个A,同样通过自己找牌插牌的方式将三个K和A先编辑好了顺序。估计他的手法洗不出三个K对三个A,才会去展开牌去插牌。然后故意洗了一下牌,其实上面他编辑好了的六张牌他根本就没洗。然后装模作样地倒腾了一下牌,也就是把下边的牌给倒到上面。倒到上面的同时他留了个缝隙。切牌的时候他就照这个缝隙切下去。然后再去发牌,其实还是编辑好的六张牌。


台桌猫腻:
    猫腻在台子里,就是说定做桌子的时候已经把机关下进去了。桌子不是普通的桌子,桌面下有一块超薄强磁感应板,色子是特制的,敲开、砸碎检查,也查不出毛病。
  但是那东西很神奇,可以人为控制出“豹子”,通杀大小,当然大小也是可以控制的。
  桌子外有个看起来无关紧要,像旁观者或者赌客模样的人(有时候也远远地站着),很可能就是这个人控制着那个感应板,一个很微小的遥控装置,具体上边那些钮是怎么操作的。
  我的任务是放下色子盅的时候要准确地把盅放到指定位置,放偏了就不好用了;开盅的时机要恰到好处,一定要确认场外的人操作完了才开,绝对不能乱开。如果那个人还没操作,我就开了,还好说。万一正赶上他要操作,我开盅,让玩家亲眼见证色子变化的全过程,赌场都会被人砸了。放下盅,我就要督促大家押钱,玩家押钱正好是控制色子人的操作时间,我得护着色子盅,提防有人突然过来掀开。
  不过到了后来,一般有点规模的赌场都不这样做了。


第二个师傅赵哥的教授:
  我铆足了劲,把从前跟大宾学的洗牌、发牌、切牌、编辑牌、换牌表演了一遍。
  看完了,赵哥摇摇头说:“你练偏了。首先你拿牌的手型就得纠正,遇到稍微开事的,一眼就可以看出你可能出千。其次你得记住身上带赃的东西要彻底扔掉,比如偷牌、换牌这些,带赃就容易给人抓住把柄,做你出千的证据。再就是你拿牌,动不动就有很大的响动(当时我不是从正经地方拿出的牌都是带响的,也就是扑克出的一刹那,能听到啪的一声),这也不对,绝不可以有声音,有了声音会被人怀疑了。虽然人家可能没抓住你(那瞬间很快,一般是抓不住的),但是人家一旦起了疑,不和你玩,跟你保持距离,你就多大的手艺也没有用。”

  他彻底纠正了我很多坏习惯,要我从头练起。某种行为一旦形成了习惯,重新开始练特别难。
  他总共教了我10天。就在这10天里,他把自己所有会的东西都展示给我看。千术一通百通,只要知道窍门,剩下的就看自己练习了。他教的东西花样繁多,扑克、色子、高科技等等,更重要的是他给我的一些出千忠告。

不带赃:
  赵哥跟我说:魔术是天堂,千术是地狱。出千可以去借鉴魔术的一些东西,但是千万不要把魔术的东西带到赌局上去,那相当于把自己命送给人家。一个高段老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使用道具,用了道具就是给别人留了把柄,也就意味着你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带赃的东西不用,不等于不去学,作为老千也要学,只有知道其中的猫腻才能保证自己不被这样的手段欺骗到。所以偷牌、换牌、藏牌这些东西他要我全部丢掉,绝不能在赌局上应用。虽然用这些能达到赢钱的目的,但是很容易被人抓,事实上我实实在在吃过亏。

另一种假洗方法:
  以前跟大宾学的假洗牌也被赵哥彻底否定了,他教我另一种假洗方法。正常洗,两叠牌插到一起,诀窍就在前后保持细微的小距离,这样洗第二手的时候可以利用这个细微的间距把他们完全分离,洗几手都无所谓,只要最后抽拉一下,就可以还原。
  他要我把以前一些洗牌和切牌的花哨手法统统抛掉。他看过我洗牌,最初和大宾学的时候根本没注意这些细节,在练习的时候总不自觉地去练怎么洗好看。赵哥告诫我:“记住,你是去赌钱,不是去表演。人家看你洗扑克这么溜,就会留心提防你,或者人家认为你是老手,不愿意和你玩。在赌场上要学会显得笨拙,让别人对你没有戒备。”用我们那里的话说就是要装彪,装作笨手笨脚的样子,被人当作凯子,有时更容易得手。我想起有一些初级的老千和我玩的时候把我当成了一个十足的凯子,很有意思。

不要频繁出千:
  他给我讲的另一个原则是:在大场子上千万不要频繁出千,关键一次就可以了,不要贪心,见好就收。很多老千就是因贪念左右了自己的意志,才被人抓到,有的下场很惨。他的这句话对我影响也很大。
  赵哥说:“永远有比你高的老千存在,所以一定要谨慎。”这句话我时刻铭记,并一直当成座右铭,所以我现在才能安然无恙。出千这个东西确实是千人万样,猫有猫道狗有狗道,玩到最后总是在学,在更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肢体语言:
  赵哥也很讲究老千在场上的临场反应,他还教我如何读懂别人的肢体语言,要学会如何把肢体语言玩好,因为在场上主要靠肢体语言向同伴传达信息,是同伴之间的密码,很多老千都是靠这种密码互相传递信息。我在哈尔滨那里玩押宝时遇到的那些暗号,应该属于肢体语言的种类。
  如何利用日常的动作习惯向同伴传达特定的信息,这要根据彼此间的约定,需要有很好的观察能力。赵哥的意思学这个不是拿来应用,而是预防。熟识这种作弊方式,可以防止以后自己在这个方面吃亏,因为老千常常团体作弊,很多时候都在利用各种肢体语言来和同伴传递信息。比如个人表情,看似随意的动作、话语暗号等等,要根据场上的情况找出这些看似杂乱随意背后的密码。

察言观色:
  赵哥还教我怎么察言观色。一个老千一定要学会观察人,揣摩对方的心理。赌桌上也很简单,对方什么职业什么背景都无所谓,坐在赌局上他就是一个金钱的奴隶,赌徒心态都一样:拿了大牌高兴,拿了小的就沮丧。怎么才能看出他们的情绪,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直接观察对手的眼睛,任对方掩饰得再好,心理素质再高,眼睛都不会说谎。看眼睛就看瞳孔,拿了大牌瞳孔就缩小,相反就放大。但在实际操作中,直接看人家眼睛有点难度。有的人根本不看你,你总不能和人家脸对脸死盯着人家看吧。还有人在赌局上会把你看他当成一种挑衅,这样很容易激怒别人。
  赵哥说了,这要看具体场合,看你自己怎么灵活掌握。需要斗智的赌局中,先去讨好和向对方示弱肯定对自己有帮助:咱是奔着钱去的,示弱了他就可能不在乎你,你还可以装出很真诚地要和他交流的样子,做出你是为了表示对对方的尊重,所以才看着他的眼睛说话。这样才比较容易被对方接受。他愿意怎么轻看你就怎么轻看你,无所谓。赢了他才是目的。当然了,这也需要下大功夫练习,刚开始很难区别对方瞳孔的变化。

   有一次赵哥拿了一副扑克给我,说:“今天我要给你讲讲基本功。”
  我当时听着有点迷糊,就说:“这些东西我都知道了,只是没练会,还有啥其他的基本功?”赵哥说:“你以前练得不对,要全部忘掉,现在从头学洗牌、看牌、切牌、换牌、发牌,你得练会怎么不带赃地出千,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要快,一遍遍练习。”

看牌:
  现在随便什么人拿一副扑克,随便洗牌随便切牌,我来发牌,可以知道谁家都发了什么牌,自己家是什么牌,而且扑克决不作假。听起来匪夷所思,其实很简单:牌拿在手里的时候,利用连接大拇指根部的肌肉,通过很微小的变化把牌稍微掀开一点去看牌,边发边看。这种手法很巧妙,就算你坐在我身后也看不到。主要靠发牌的人掌握拿牌的角度,只有自己能看到,看一张发一张。当然了,这也需要手指握牌的力度恰到好处,才能配合拇指根部的肌肉,达到看牌的目的。
  另一种看牌法是利用无名指和小拇指的轻微动作去看底牌,这样可以看到很多张底牌,具体的要领是利用无名指和手掌边缘的细微搓动把底牌蜷起来看。
  学会了看牌,谁家啥牌一目了然,适用于一些先发牌后押钱的场合,不用搞什么记号、老千扑克,在斗鸡、梭哈等一些赌局上很管用。

底抠换牌:
  原来学看底牌是为了底抠换牌,赵哥教的东西能当众捣鬼,就是说可以在众目睽睽下也能把底牌给搞到上面来,适当编辑牌序。这个也很难,需要长时间练习。通常我左手拿着牌,拇指搭在牌顶,手型就像要派牌一样(一般人都是左手拿扑克,右手来发牌),右手看似不经意地搭在左手的扑克上,就在这一瞬间,我可以把底牌拿到上面进行编辑,有右手做掩护,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具体的动作是在右手接触扑克时,装作整理扑克的边,以右手拇指和食指把着牌下边一点(不让牌散架),其余三根手指头放松,整副扑克由左手小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夹住,需要哪张牌就用左手小拇指、无名指和中指把底牌上面的那些扑克向右拉,把底牌和这些牌做成一个90度的直角;再把左手略微下沉,左大拇指的根部、右手抓牌的指头及与拇指接触的肌肉用力,使你要调换的扑克呈旋转状态,围绕右大拇指和食指为中心旋转;同时左手三个手指用力,将其控推回手掌里。
  这一切都是在左手小小的空间完成,主要依靠手指头的灵活和各处肌肉的配合完成。右手的作用是把住扑克不使其他牌散架,另外也有掩护的作用。底牌出来的瞬间是在右手遮挡下进行,在别人眼里我的右手从头到结束也没有动过,左手做了什么,又看不见。
  除了底牌,其他需要调换的扑克原理一样,下边第二张、第三张,或者第四张、第五张,直接拿到上面来都可以。换牌的关键就是两个字:速度。手法必须像闪电那么快。赵哥对我说:“除非你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做得到60次,否则千万不要在场上搬出来用,会被人家一眼看穿。”赵哥一分钟可以做72次,我现在可以做66~69次的样子。也可以这样说,除非我在一秒钟之内完成这个动作,否则就会被发现。在一秒内不但要完成所有动作,还要保证做完后各个手指头回到原始状态,以继续为拿下一张底牌做准备。
  最早练这个的时候牌总散掉,主要是手指头力度不够,后来用个土办法,用皮筋把扑克捆上,单独放下边一张练习,熟了才再增加一张,一直加到8张,确定都可以了才把皮筋去掉。后来再练习就不会把牌搞散了。
  这个手法有点类似魔术手法。大卫变魔术就是利用和这个差不多的手法完成的。我练成后,可以在众人眼皮子下边,随心所欲地根据底牌的点数编辑我需要的牌了。当然了,要练成实在很难,我也练习了很长时间,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切牌:
  赵哥教我的切牌也很实用。这里切牌不是大家想的那种做记号切牌,而是牌洗完以后放在桌子上,别人切牌,我拿过别人切好的牌发牌时再把牌切回我洗完的状态。换句话说,不管你在桌上怎么切我的牌,我发牌的时候都能恢复过来,旁人切也白切。练这个的目的很简单,洗牌时我已经编辑好牌的顺序,发牌时需要把顺序重新调整回来。

完美洗牌:
    赵哥还教我洗牌的基本功,就是一开始说到的那种完美洗牌法。完美洗牌法是高级老千的基本功,我这些年来,只在天津见过那两个荷官丫头用过。所谓完美洗牌,就是把一副扑克去掉大小王,正好切在中间,一手拿26张,洗牌的时候左手牌和右手牌必须每次轮流只落一张,洗过8次后,牌会恢复为原来的顺序,所以只要记住八轮顺序就可以了。
  要练成完美洗牌特别麻烦,我最早是用两堆扑克互相去顶角才能达到完美洗牌的效果。这样洗在赌局上肯定会被人家怀疑。完美洗牌是基本功,它可以演化成很多种,这么多年我只见到在天津那两个小丫头用拇指落牌进行完美洗牌。有人认为这和魔术表演差不多,实际上两者难度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魔术表演时,采取牌卡牌对角洗,任何人都可以在三天内练出来,但是要像正常洗牌一样去进行完美洗牌,没多少人可以做得到。我练了一年多,手指磨破多少层皮才做到的,练得猛的时候房间里摆满了扑克,最关键的是不好把握怎么能一把掐到最中间的地方,把一副牌均匀地分成两份。总之,为了练成完美洗牌,我付出的辛苦和努力,不是一句话可以形容出来的。
  完美洗牌后,扑克牌根据一定的公式,可以准确计算出每张牌的位置。打个比方,左手拿26张红色(红桃方块),右手拿26张黑色(黑桃草花),这样洗牌一次,必须做到一副牌是黑红隔一张。一副刚开封的扑克,基本都是A在上,K在最下,如果用完美洗牌法洗牌的话,第一次洗一副新牌,顺序便是AA22334455667788991010JJQQKKAA22334455667788991010JJQQKK排列的;第二次继续完美洗牌,整个牌面的排列顺序是AAAA2222333344445555666677778888999910101010JJJJQQQQKKKK;第三次继续按照对开完美洗牌,顺序就有点乱,但是这个不影响排列规律。最初我是靠死记硬背记下的牌面顺序,后来被师傅嘲笑了一番,他给我搞了个公式。比如两手分别26张洗牌,左手先落牌,右手后落,左边手最上面那一张第一次落在2的位置上,公式是2*1-1=1;第二次继续这样洗牌,公式是2*2-1=3;第三次继续这样洗牌,是2*3-1=5;第四次继续这样洗牌,是2*4-1=7。这就是最简单的计算方法。

在赌桌上没有证据的事不能乱说,否则容易引起纠纷甚至引发斗殴事件,除非你抓到了对方的手腕子。
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的老千生涯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老千生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