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先生不合於時記

黄小米
2008-03-11 看过
身為阿城控,原以為這次的任務過於艱難。對於詩經僅有的記憶就是詩騷精讀十堂課,最後一堂我方現身交了一篇楚辭的作業,才聽說那授課的黑炭君是只搞詩經研究,溜溜講了九堂課詩經,楚辭壓根只提了個名。

阿城九一年撰文推薦李辰冬的詩經研究,他在舊書店“拾獲“一本<詩經研究方法>(他曾在新書店貪看<迷園>而被老闆娘揶揄為“不肯付錢還專愛看點那種的“),為李的驚世逆論深深著迷。李說詩經作者為確定一人,不僅採詩之說為無稽猜想,連同漢儒在內所有跟著風雅頌研究詩經的古今所有學者:無一倖免通通白忙。

李在書中羅列的詩經研究法則,運用數理統計法(李燕京文史專業畢業後莫名教過一年工業心理,接觸了統計學),不放過任何地名人名山川名草木名,實考源流,最終證明詩經無一句不寫實,無一詞不實有所指,是作者尹吉甫整出生命歷程的記錄。李首先指出風雅頌是樂譜之分,被拿來當作詩經分類排序守則是千古大謬,這樣一來李便放手將詩三百重新排序,如同拼圖,先找出綱領詩,再慢慢爬梳鑰匙詩,終於霹靂數十載,背著漫天罵名避到南洋(對黃錦樹來說也許又是一條邊緣中心的例子),最終重建了詩經體系結構,更要緊的是,在這座新樓中,作者的生涯經歷、爭論不休的字句都得到了安放。一並釜正了左傳的錯漏,還竹書紀年一些公道,誠如阿城說,這活脫脫是個“賽先生“福爾摩斯嘛。

阿城本以為如此叛逆,美國圖書館應有藏書才是,偏尋不著那<詩經通釋>,單就著本方法論兀自渴慕。

我看的<詩經通釋>倒得自美國圖書館,且是62年初版。字行間留有他人原子筆記號。

阿城當年尋訪未果,於是猜測莫不是62年到91年間,已有人成功駁倒了李?

讀過<通釋>,便能了解其體系嚴密極難駁斥,而且亦未完全丟棄風雅頌的定樂功用,如尹吉甫有一個時期的詩雅頌集中,多為祈福祝禱歌,是因為他跟隨衛侯出征,一路逢山祭山,逢水祭水。當然毛序亦有體系,論及詩旨,非美即刺。兩方都認定自己的體系死咬到底,不過到底毛序較輕鬆,因認為詩間無關聯,獨立地解釋一首時,可根據國別在該諸侯國中任意拉伕。

李辰冬的逐篇講解都預留一段專門批判忽略詩意專事講道的漢儒,和盲目附和的後世作注者。不過“賽先生“的語氣難免流露出長期被攻訐下形成閃躲習慣,不停說“那麼這樣解釋合不合理呢?““這樣排列不是很合理嗎?“。終於光火了,也會長出口氣:“希望以後的人不要把這個地方弄混。詩經裡的漕有三點水,左傳裡的曹沒有三點水!“


我讀著彷彿是我們三人分享了一個預言般的事實,但這是個多悲哀的事實,我看見我和阿城奔走相告還是落於口乾舌燥的下場。因為錯誤早已經過了話傳百遍的考驗,ㄧ躍成為所有人共同認定的“事實“。做學問,去搖撼一項小組共識已經難逃群起討伐的命運,何況,李以蚍蜉之軀去撼動的是<詩經>這棵大樹呢,天真的他求援於胡適錢穆,結果胡說:胡說,錢則直言,我有眼疾,你字太小。

阿城替賽先生謀,不如以小說之名發表,起碼或可搏人贊聲“有趣“,我想說不定吸引一眾後現代評論家,目之為中國艾柯。

不過還好後來阿城寫信問天文,與詹宏志接上頭,原來李辰冬在台的詩經研究中已是繞不過去的大宗,<詩經通釋>再版多次始終暢銷。又經過詹放風聲,阿城最終得到了焦雄屏的贈書。通夜就看完了。


詩經通釋96版,現在博客來還有得賣。
10 有用
1 没用
詩經通釋 詩經通釋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詩經通釋的更多书评

推荐詩經通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