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姝之后读林俊颖

苏木
2008-03-11 看过
    用中文图片搜索搜了一阵林俊颖未果,也是预料之中,岂有朱家姐妹这般拥趸者众,图像如此,文字所识者似乎也如此。
    林俊颖民国四十九年生人,晚朱天文四年、朱天心两年,岁月长河,十年一瞬,况论几点末数,然则一步晚、步步晚,三三繁华绮丽已成,纵身其中,终究作外人观,再不言三三事,至今也好多年。
    小说集倒是一本本出,初初有三三书坊的《大暑》,其后《焚烧创世纪》、《日出在远方》(散文集)、《玫瑰阿修罗》、《善女人》、《镜花园》(《是谁在唱歌》、《夏夜微笑》、《爱人五衰》我未看),长长短短,兜兜转转,这位自诩张氏接棒人的中生代作家,好喜做笔下游戏,也真真做起“焚烧创世纪”,纷乱祝融意象,凛冽骄厉,剔肉劈骨,是为他语吾辈之后谁来赓续张腔气派?是故挑走末世爱情一路,痴男怨女无数,短篇续写中篇,中篇拆解长篇,篇篇相套,环环相因,靡丽与糜艳两端,且系一条钢丝线,你我只作傀儡,与文中群像何异。
    此一端也,也看他如何书写同志题材流行风。王德威说起《大暑》之后的《焚烧创世纪》,从典丽婉转演绎至纵深格局,也颇看好,然而此等作品论文字瑰奇、结构繁复,自比不过天文手记;论身体力行,邱小姐处处在前;论行文想象之大胆,亦不如纪大伟等酷儿文字……那林俊颖以何睥睨群雄?即在将祖父辈的写实叙述引入逐色(禁色)故事,此处叙述又不比前辈白先勇等的骨肉情仇,自有后辈演就的人情练达,林俊颖也藉此从一个“(听故事的)吸血者”“我听故我在”的穷途跨入另一方可资拓展的空间。
    王德威说这段话早在十余年前,其后林俊颖如何演练操就,尚未有后话。印刻05年出版林氏《善女人》一书,其中《双面伊底帕斯》便将此一线作了诸多推进,叙述者角色变化平行以家庭秘辛的探幽之途,现实与重现现实的双层纤维层逐次贴近而分离,肉身靡烂之所跌荡至家族累砌的幽暝空间,热与冷之两途也爆发与沉湮,在衮衮同志题材风里独树一帜。然而此集开篇《母语》者累累叙述却撕漏了林氏此一写法的步骤心迹,更似他以《母语》之架构仿写成《双面伊底帕斯》,在肉身世界里牵入族群/宗礼层面,陡然增添了文字能量,遂成就连翩异色。而更进一步,双面伊底帕斯,此面与彼,此身与彼,双面双身,香港作家董启章早年所作《双身》亦作了艰苦的探索。此一途前路未明,且看花开又落,林俊颖日后的大进步。
    如同在《双面伊底帕斯》想起《双身》,阅读《玫瑰阿修罗》中数次想起黄碧云与《七宗罪》。《玫瑰阿修罗》一书巧借房产文案,拾缀虚实故事,以白骨、血与无情书写90年代台湾地产风云大幕下的末世爱情,如果还有爱情可谈;三人成戏,变换之、剪切之、拼贴之、层叠之,富贵斯罪,贫厄斯罪。林俊颖尝说此书之“失败”,但由罪与城之衍变观之,罪由城生,城不破败,罪之肉身不死;他笔写他方传奇,殊不知时移事往,过往也成谶语,台北之往昔如何不是北京之今日?城犹如此,人又何以侥幸逃脱。
    似黄碧云《血卡门》重写舞蹈与身体与自由与完整与爱,《善女人》中尚有《色难》挑写女人诸面,不乏此等身体与自由与重量之作,然则男性想象如何抗挣女性与舞者之沉重。若不为奖金题材扶持,任性写作,且看他日后捧出何等异果。

    03/10/08
4 有用
3 没用
善女人 善女人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