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黯然销魂派

慕容小燕子
2008-03-10 看过
我19岁时写的一篇,搞笑的,也许不好笑。

【楔子】

  程灵素如今已是天下闻名的了。她开创的是一个门派,名曰“黯然销魂派”。它与娥眉派有点相似,只收女子入门;权力分派又似红花会,算起来总共有十四位当家的。大当家程灵素,二当家公孙绿萼,三当家段家阿紫,以下依次是郭二小姐郭襄、仪琳、阿九、程英、陆无双、木婉清、华筝、李文秀、钟灵、周芷若和殷离。因大姐、二姐和三姐先后不幸殉职,空出三个位子,从候补当家中提拔出霍青桐、林朝英和李沅芷补上,现由四姐郭襄主持大局。至于下设分舵、海外据点和各地成员,那真是多如星斗,不计其数。

【门派大赛】

  在百事可乐杯第250届中华门派大赛上,黯然销魂派不负众望,得票数把什么红花会、五岳剑派、长白山欧阳氏、星宿派、天地会都甩得远远的,一举夺得亚军,为“最万种痴情门派”。冠军?冠军是郭二小姐她娘家的丐帮。丐帮本来倒也式微了,不料半途中杀出个东南亚金融风暴,这一下子不得了,丐帮死灰复燃,势力一下子膨胀N倍,在比赛时又打出“人类最古老的门派”的旗号,为了搞宣传,还含沙射影说某些门派有太过小资之嫌。黯然销魂派十四位当家的一听,当然不乐意了,第二天就召开记者招待会。郭当家的发言说,首先对丐帮夺冠表示衷心的祝贺;然后郑重申明黯然销魂派并非小资派,天下第一等大事“饮食男女”,丐帮着眼饮食问题,黯然销魂派着眼男女问题,怎能算是脱离人民群众?黯然销魂派是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的。

【妹妹】

  黯然销魂派的主旨是“将单恋进行到底”。大姐、二姐和三姐已经为之献出宝贵的生命,是大家的终极榜样。其余当家的从郭襄起,至殷离止,身虽未死心已死,黯然销魂程度不等。这一干女子,大多惨在那个命中煞星只管把她们当妹妹看待,有嫡亲表妹者殷离,有族中堂妹者婉清、钟灵,有小师妹者仪琳,还有小姨子者阿紫(照理说,姐夫当是喜爱小姨子的,怎奈这位姐夫不是一般的姐夫,这个小姨子也是天下少有的小姨子),更有搓土为香在穷乡僻壤的土坡上被逼着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结义妹子程灵素、程英、无双。那一番痛楚定是痛不可挡。当日,大姐程灵素在结拜的当儿已是脸色煞白、狂态毕露了。可是那位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佯糊涂的胡大爷还只一味地诧异,说“我是真心的”。气煞我等。

【不败自败】

  后补的几位中青桐和朝英有些共同之处。两位都是才貌双全豪情飒爽的女子,爱上的是天下女子都爱不得的男人。陈家洛和王重阳这样的男人心怀天下,号称热爱众生。世上心怀众生的人,一种是革命家--自封救世主,一种是出家传教者--自封救世主的使者。果不其然,陈家洛自然是革命家了,王重阳后来也终于出家当了道士。陈家洛做的是一场五百年不醒的梦,只管把一双如花似玉的姐妹花送给他失败的事业做殉葬品。三毛说:青桐不败自败。不是姐姐败给妹妹,是革命家的爱情败给了他的事业。另有一位女子,名唤“王语嫣”的,本也是青桐朝英辈中人,曾一直对着一个有“皇位狂想症”的男人大献殷情,眼看就要入黯然销魂派门中来了,这小妮子总算机灵,心里一活动,转身做了大理王妃,真是少有的明白人。

【痴情男女】

  最后一位李沅芷,当时补入时还颇费了一番周折。黯然销魂派在总部终南山古墓中召开了三次会议进行讨论。有人说,我们自程灵素以下的每一位,就算不是伴着青灯黄卷蒲团木鱼过活的,也总是未嫁之身啊,沅芷她现今是有老公孩子的人了,嫁的也正是她那意中人,让她坐第十四把交椅,怕是要坏了规矩吧?有人却说,她的嫁不如我们的不嫁,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何况没有爱情?她的婚姻简直就是座万年不朽的古墓!莫衷一是,两相僵持不下。最后沅芷亲自上马来拉选票。她声泪俱下,承认当年订婚时她使了小手段才使余鱼同被逼就范。他后来悔恨不迭,至今仍苦恋他四嫂骆冰,大肆搜罗长得像骆冰的女子。共计眼睛像、嘴巴像、笑起来像的各一,设有小公馆三个。他对她根本是相敬如冰,她早想离婚,可到底割舍不下。她的发言之后,与会人员无不动容,大叹沅芷痴情的同时也大叹余鱼同的痴情,都说若他不是男人,倒要纳入门来才好。最后沅芷以绝对多数票通过,当选为黯然销魂派十四当家的。

【无奈情花毒】

  这一干女子,除了大姐程灵素,都是靓不能逼视,丽不可方物的,而程灵素更是玻璃心肝水晶肚肠般的人物。说起大姐程灵素,她是唯一一位皮肤不亮而眼睛亮,容貌不美而妩媚天成的女子,她的美犹如她使的毒,无色无味,无影无形,最为夺人心魂。传说她中的是碧蚕毒盅、鹤顶红和孔雀胆的合毒,无药可解。也有人说,她中的其实是绿萼她们家的那种花毒,当日程英无双和她们的大哥焚毁未尽,以致千年万代无穷匮也。而程灵素药理毒理理理皆通,惟独不知那断肠草就是解药,以致白白送了性命。事已经年,无据可考。每当大家热烈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程英无双姐妹总是相对凄然,默默无语。她们又想起那一年绝情谷情花大放之时的盛况。

【尾声】
 
  暮鼓晨钟的佛门中,有一位法号圆性的师太,她常常对着仪琳和阿九念经: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仪琳和阿九总是摇摇头,说:“阿弥陀佛,你不懂。”
  圆性无奈地摇摇头,心说:“阿弥陀佛,我懂。” 翠玉步摇紫罗裳,那一晚的沧州坟地里,郎有情,妹有意,她又何尝不曾心动过?
59 有用
7 没用
飞狐外传 飞狐外传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飞狐外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飞狐外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