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ap

alpaca19
2021-02-16 看过

20210415update 可以结合O'Brien的rightful resistance revisited 再看看

20210309update,了解理论可以直接看wp上的rightful resistance,不必看书;

————————————————————————————————————

认真看过,匆匆记一下笔记不要忘记现在的一些想法;

***两种rightful resistance:需要区分direct action和indirect action,indirect就是需要上级政府作为intercessor介入,direct是直接发动群众(这样的话direct action其实不太符合rightful resistance的定义)

***direct action的三种形式,publicizing policies; demanding dialogues; face-to-face defiance;第三种最为暴力

***两种indirect action:书里没有明确提出,但实际上也分两种,一种是真的上级有人脉的,一种是只有对上级的trust和文件的合法性,认为自己的诉求理所当然会被上级重视(不恰当的比喻就是狐假虎威的自信,自认为有backer)

***其实还应该有区分,官员的misconduct究竟是一种政策的dilemma(variation,类似地方的调试和创新,中央的统一政策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地区差异性etc),还是一种渎职、腐败、犯罪;这两种行为本身面临的resistance的成功率本来也不同,不过这个书里没有提

***第一章给出rightful resistance 的定义,给的很奇怪,通过美国的案例引出rightful resistance的要素(好奇为什么不直接给定义,以上三点我感觉比较重要的概念实际上都是在后面章节才一点一点出现,也没有归纳)

***********3-5章**********

读完之后感觉到质性研究真是很细腻,比如我一开始觉得3-5章几乎没有写的必要,但第三章boundary-spanning claims展示的是政策和法令的延展性,在一个时期是contained的,在另一个时期就是transgressive的,第四章tactical escalation是resistance的不同形式之间的变化,是一种策略的延展性,第五章outcome强调了抗争中四方的力量:抗争领袖,上级,当地官员和大众,outcome的产生是这几种力量在媒体曝光、政策变化等等催化下共同产生的,因此不能孤立评估任何一方的影响,也是因为如此,基于movement的抗争政治不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因为抗争的前因(elite divide,exploit the divide等等)和后果(institutional change,affectional change)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不是马上发生的(lagged,数年后起变化,或者渐变到突变),不是确定的(例如中间会有不断的人加入)

***********1-2章************

第一章非要提意见的话,对一些之前的类似的研究的批评有些苛刻,这种exploit the divide的思路并不新奇,但rightful resistance的创新可能在于加入了央地的二分;

这本书比我想得要好上很多,前两章部分文献综述做得极为出色,一个升华很深刻,rightful resister的法治意识的觉醒实际上是(我认为的)无稽之谈,这也是最后一章让我觉得力有未逮的地方,深嵌于权威之中的人在反对权威之时恰恰承认了权威本身,even while resisting power,individuals or groups may simultaneously support the structures of domination that necessitate resistance in the first place(Hollander and Einwohner, 2004: 549),昨晚读到这个脚注感觉像当时读Judith Buler评安提戈涅,she can perform that act only through embodying the norms of the power she opposes,这种苍凉的底色每每都让我感到震悚,rightful resistance的本质可能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是一种机会结构的扩张;

一个重要的点是对于opening的认知和opening本身,前者更为重要(但不知道为什么在intro部分作者好像否认了这种perception的普适性),这部分文献综述非常好,有很多旁逸斜出的文献可以标注起来,这部分对我的启发是最大的,也是我基本上不怎么了解的;

这里的逻辑是policy gap(awareness + interpretation )+trust in the center=rightful resistance

先是有一个信息confirm这个gap,然后基于对中央的信任发起了不服从;

但这里的问题是,在整本书里,似乎不(只)是这种trust起作用,还有人脉(告状到中央)

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是:

如果上级政府会介入地方的政治抗争,从而迫使地方政府作出妥协,为什么上级政府会介入?

蔡永顺的书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对legitimacy的benefit-cost的计算央地存在不同,合法性对于中央政府极为重要,而将抗争的处理下放到地方,中央同时避免了损失,这个类似的观点在Perry的challenging the mandate of heaven也提到;

但这里的问题是,蔡永顺的解释侧重的是政府层面的考虑,是一种supply-side的视角,如果我们从抗争者本身来看,从demand-side来看,这个问题可能就变成了抗争者对于机会的解读(书里的观点),obrien和li的解读是政策的gap,进一步的,有力的抗争领袖会寻找上级的帮助和媒体曝光的机会,他们如何完成这一牵线的过程(这里或许可以再做质性研究),或者,从obrien和li在第一章微妙偏离的俄国农民起义例子,rebels in the name of the tsar,obrien和li认为中国的例子与之不同在于与上级的connection和对中央意识形态的拥护是somewhat established而不是一个空洞的想象(俄国),但实际上如果每次被关注的抗争都是因为“上头有人”,这个解释就显得很contingent,有关系的人可能还是少数(如果我宣称和上级存在联系(实际上不存在),这种rightful hoax能对地方官员起作用吗?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很奇怪的是第二章的重点在对中央的信任上,interpreting information和misperception都只是掠过);

还有就是关注政策的gap,农民有自己的解读,官员也有对策(比如称反对者为反葛**明,话语权在谁哪里?)关注与上级的connection,官员与上级的connection与农民与上级的connection,二者谁更有效?(乡绅?) 这里只选取了成功案例,实际上有还是无法脱离将材料fit进理论的别扭;

...in the “politics of signification” (della Porta,1999: 69, 92) cadres have many more resources than ordinary villagers to see to it that their understanding of which claims are legitimate comes out on top;

抗争的一个重要条件是被看见,要salient(比如地点,比如人数),这种显著性应该和与上级的关系同时在发挥作用,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什么样的抗争会更salient?(比如敏感的地点,如城市/人口密集(如city and stability,)/移民/产业(职业性格);protest的话题,这里Perry的书里也带到一些)如果够显著,那么关系还重要吗?

第五章最后也提到这个variation的问题,地区差异存在吗?城乡差异存在吗?mediated or direct?violent or nonviolent?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可以继续探究的(这部分适合做量化研究),这里其实就是把把divide看做一个变量,不过这个变量在不同的情境下的作用是有差异的,是什么调节了这种divide发挥作用的差异?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Rightful Resistance in Rural China的更多书评

推荐Rightful Resistance in Rural China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