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品《城堡里没有公主》

阿月仔
2008-03-10 看过
很多人可能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事隔多年,席绢仍执意要写这部《城堡里没有公主》,执意打破不重复的记录,用平实的文笔讲述了单晓晨的妹妹单夜茴的故事。
关于夜茴的描写在《何妨错到底》中已经占尽了几乎一半的笔墨,因为夜茴和晓晨是一个共同体,晓晨是夜茴的阳光,而夜茴则是晓晨的影子。
为什么席绢仍独立的让夜茴成为这一本书的主角?是了,是因为放不下,放不下这个已经二十多岁,却没有自己的女孩。对于莫靖远,只是大多绢迷强烈要求而写的,也是对市场的妥协,而夜茴,则是真真正正的放不下,不说席绢,同样的我也无法释怀。
因为正写席绢同人《远心》,不得不再三去读《何》和《城堡》这两本写到莫靖远的书,不想让《我的蓝》圈住我的思绪,因为那是席绢的莫靖远,不是我的莫。《何》中能影响到我的不是莫,不是唐劲,也不是晓晨,而是夜茴。大概是因为这样的角色更能博得大多数人的同情吧?当年的我,希望夜茴也能幸福,很单纯的希望有人能带她走出那个她自缚的茧……
莫、唐劲、晓晨的形象太完整、太典型了,而夜茴却具有很高的可塑性,也许在她写《城堡》之前,她也不知道夜茴到底是一个怎样女子,于是任其成长,直到现在,开始了她自己的童话。
书名是《城堡里没有公主》,很有意思,很传统,但却不落俗套的名字,而且恰恰符合了夜茴的身份。她从来不认为城堡里一定会住公主,至少这座城堡有她这个没有名分的孩子。她是影子,是阳光公主照耀下的一抹影子。言晏也从来不是王子,或许他曾经是乡间王子(田侨仔),他现在只是个没有装备的勇士,他认定了一定要娶那座城堡里的公主,所以他要奋斗。开头和尾声全部都用童话写成,普通的童话故事的写法,却甜蜜而真挚。

暗殇之夜茴
丑陋的十字伤痕,谁见了都要避开视线;她也不喜欢,但又不愿除去它。
这是纪念。纪念她与晓晨共有的那一段。
从出生到十七岁,她的生命中只有晓晨啊……
言晏说,人不可能永远保有最初无垢的本貌,甚至於年幼时的本心,也不会持续到长大。
但,她会。
她的记忆开得很早,三岁便有了。
被母亲打骂喝斥、关在阴暗不透光的房里、挨饿……痛苦的过程总是被人记得最深刻,想忘也忘不掉。那大概是她记忆会长得那么早的原因吧。
大妈——晓晨的生母早逝,但她对大妈却是有记忆的。
“叫妈妈!叫呀!”母亲用力捏她后腿的肉。一边还要努力挤出笑容面对“大姐”。
“真漂亮的孩子,过来我瞧瞧。”终年缠绵病榻的夫人半坐在床上笑出几声咳。
“去!”被用劲推拉之下,她简直是被甩到床前。
撞疼了,但疼痛已不能使三岁的她哭泣,她两只乌黑大眼看向大妈,防备著另一波被加诸的打骂。这些叫“妈妈”的,都会打人吧……
夫人伸出手……
啊,要打她了,要打她了……她下意识闭上眼。
“呵,洋娃娃似的,比晓晨俊多了,真可爱。”夫人轻抚她苹果般的小脸蛋,忍不住倾身在她面颊印下一个亲吻。
啊——她吓住,不明白这是什么。
“正好晓晨缺个上幼稚园的伴,就让夜茴陪她吧。秀佳,回头去把夜茴的东西搬到晓晨那边,姊妹俩正好作伴玩耍。”
“是,是!我马上去——”王秀佳狂喜过后才想起好歹要假意推却一下:“呃……大姐,夜茴只是个野丫头,怎么可以陪在小小姐身边?”
“为何不可?”夫人娴雅地笑,苍白的手放在小女孩头上温柔地轻揉:“夜茴可以保护晓晨哪,可陪晓晨一同快快乐乐地过日子,这不很好吗?对不对,夜茴?”
夫人的手由头上滑至小女孩的耳朵,看到上头一大片青紫,眼中微乎其微地闪过一抹怒火——
夜茴戒惧要退……要打她了吗?
一阵温暖的轻风搂抱住她,她双手抵住瘦弱的柔躯,感到晕眩——
晕眩哪,溺在一片叫做母爱的汪泽中,像要死去。
也宁愿死去……
“妈妈……”一句轻唤,引出一串泪。
没有妈妈了,也不再有晓晨……
从来就没有真正属於她的东西。怎还痴心地硬去渴盼?
镜里花,水中月,全是假的。
真正存在的,只有这道伤疤而已。
痛,才是真的。
“妈妈……”从不敢这么叫,但她多么想叫……
她,从来没长大过。
一直是当年那个害怕的三岁小女孩。
留在记忆里,也活在记忆里。
没有长大。
徬徨,仍然在。
生命,一直无依。
她看到了,三岁的她,蹲在黑暗中哭泣,找不到出口……
她的生命……
没有出口……
[引自《城堡里没有公主》第六章]

这是夜茴生命的独白,也是书中,最令我震撼的一段,至此我才知道夜茴的心性为何会如此。她把丰富鲜活的自己锁在了三岁那年,因为那时有妈妈,有晓晨,虽然痛,虽然害怕,但仍有幸福的时光……
再看莫君怡不动声色的保护着夜茴,也许她没有想到夜茴早熟得就如同靖远一般,在不同环境下,莫靖远深沉内敛,而夜茴则冷眼看世间。不知道这是帮了夜茴,还是害了夜茴,夜茴之后的成长和对晓晨慎密保护的态度,与莫君怡对她的关爱是分不开的,她知道莫君怡放不下晓晨,却身染重病,所以她要代替“妈妈”保护姐姐。她看事情清楚锐利,但却从不说出口,她知道人情冷暖,知道世间险恶,而她的聪慧只为晓晨。
直到言晏的出现,她才渐渐明白,原来把幸福推拒在外,把大哥和晓晨推拒在外的人是自己,她害怕受伤,所以作了一个茧,把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
她用剪刀伤左手时的决绝,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而只是晓晨的一个附属品。而谁又知道她内心深处的痛与怨恨,为什么伤她最深的竟然是自己身生母亲,而爱护她的却不是自己的母亲呢?
夜茴的性格其实是阴狠的,但因为晓晨、莫君怡和莫靖远,她受到了较为正常的教育,才没有发生什么祸事,不然照她在公车上对付色狼那快、准、狠的架势,搞不好会成为某一帮派的大姐大……汗……跑题了。
当言晏说到找买家卖她的包的时候,她想起了晓晨,想到流泪而不自知。
只见她笑了笑,惨淡地看向那堆包包道:“从前,我的泪,缝在那里。”
“只有在帮晓晨缝包包时,我才真的快乐。累积在这儿的、在日本的、在家里的,全是我流不出来的泪,所以……我不喜欢缝背包。”
“我不卖,因为我的眼泪要自己藏。”
于是言晏紧拥着她。
是了,言晏合该是她相属的半个圆。相信命吗?莫君怡为她定下的命:“那你长大后就来娶公主吧!把她从城堡里解救出来,带回去当新娘。”莫君怡对年幼的言晏如是说。解救,把这个被强行圈在城堡里的公主救出去。从此莫君怡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个位女神。
莫君怡相信不管如何,幸福是要靠自己去抓住的。只要夜茴肯伸出手,去抓住,她会拥有一切,所以她不会牵挂。其实夜茴并不是无欲无求的,只是她的渴求太高了也太多了,她敬重大哥莫靖远,仰慕喜爱姐姐晓晨,却不敢渴求他们的爱。
直到莫靖远轻轻拥著她,温柔对她说:“傻妹妹。我与晓晨最想给你的礼物就是幸福,我说过了,你去找能令你笑的东西,然后大哥捧来送你。瞧,你这样笑,多么好看。”
她才直到原来幸福就在她身边,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勇气去取。
“在笑些什么?”夜茴伸手捏住他挺直的鼻子。
“幸福。”他伸手环住她。喜欢一张开眼,就看到她。她好美,而且一天比一天更美。
“幸福?哪儿有?”她轻问。
“就在眼前,我的眼里、心里。”微一施力,她跟著侧躺在一边,让他偷来一个吻。
夜茴悄声问:“我是你的幸福?”她身上有这种东西吗?
“我们是彼此的幸福。”
[引自《城堡里没有公主》第九章]


阳光之言晏
言晏,一个有志向的社会新人,却有着与同龄人不同的经历,因为负担着家计,所以尝尽酸甜苦辣。大多数这样的男孩子,性情肯定古怪孤僻。但言晏不同,就算吃再多的哭,他仍阳光,仍乐观。不急功近利,即使被别人抢了功劳仍能冷静处之,分析利弊。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言晏正是实践这句话的最佳印证。
说实话,这个社会缺少的正是像言晏这样的年轻人,工作认真负责,有傲气但不自负,对待上司态度不卑不亢。
所以言晏能引着夜茴找到出口。在最后他对夜茴说道:
“因为你是我的爱人,你是单夜茴,一生下来就是为了与我相遇,让我疼爱。”
她静静地听著,喜欢他的甜言蜜语,喜欢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喜欢他有力的心跳在她掌下怦动。她在他的抱搂里;而他,在她的心底。
曾经,曾经啊,她是一抹被囚禁在黑暗中的孤影,跌跌撞撞,伤痕累累,以为今生将要这么过完。但黑暗被碰击出一方洞口,一双温柔的手将她拉了出来,世界从此不同……
[引自《城堡里没有公主》第十章]
如果没有言晏,就没有现在这个会哭爱笑的夜茴,而言晏也为自己能找到一个让自己极尽宠爱的女子而喜悦。
而当他带着心爱的女子去告别回忆时,却惊喜地发现那个回忆已经来到他的身边。这就是缘,经由莫君怡的手为他们牵起的红线仍紧紧地系着彼此,我想这一刻,怕是莫君怡也会在那个世界浅笑低吟着幸福……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城堡里没有公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