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繁花,有个神话。

环珮空归。
2008-03-08 看过
    文/环珮空归
  
    读李碧华的《青蛇》,正襟危坐。爱上这些字,远比爱上一个人恒久。向所有写出绝伦文字的人致敬,包括海岩。他们的字,是我们每个人修炼的必备法宝。
    要认识一些词。良心。舆论。悲愤。无奈。坚持。
    ——前言
  
    “我比你早思想五百年,到了今天依然参不透。”千年白蛇冷峻的对五百年青蛇说。千年比起五百年如何?一纪也不过百年。可比起一岁的人,她们依然是脚下的泥。如此卑微,她们自知。
    若不是吕洞宾这厮的戏弄,千年和五百年都是混沌的。潮湿的洞穴,阴阳的变幻,花开了又败。人呢,死死生生。即便自己的祖宗,能记得三代以上的也无几。
    蛇也好,人也好,我们便是这样一天挨一天修炼着。
  
    自唐代以后就无真才子,所以爱无承受者。白蛇即便不吃那三文一个的汤圆,也明白屋檐下该有男有女,因她从唐走过,见识过盛世繁花。汤圆,是伊甸园一个烂了的苹果,让她失了所有女子都有过的对极品男子的妄想,变成了一个平实的女人——只要对方皮相不至于让人呕吐,品格不至于低下即可。
    即可了么?
    许仙,面对青蛇的媚,守住了什么。面对法海的威,抵抗过什么。
    历朝历代的盛世繁花啊,爱情永远是个神话。不可揭,一翻尘下都是旧年淤痕。不可比,左右看,左和右只有爱,没有最爱。苏小小、杨玉环、鱼玄机、霍小玉、王宝钏……白蛇扳着指头一路数将下去,哪个不是柔肠寸断付水流。
  
    可这漫长的不死之路需要一个消遣。自我消遣是用罗娟通草和金玉玳瑁做朵鬓间的花,同性消遣是对这些花的主人进行由衷的赞美。会厌倦的,会厌倦的。所以年长五百年的白蛇即便洞悉那些红颜薄命的故事,还是想找个男人做消遣。
    消遣而已,她初时这么想。
    倾尽全力,一样尽在掌握。世间男子怎么能比得过早思想千年的蛇精。对她们来说,沧海桑田,不是传说,是经历。
    哪曾料到,消遣会反客为主,欲罢不能。其实,大凡消遣都会反客为主,譬如鸦片。爱情的感觉,亦是。于是有人不顾一切爱了再爱,到最后爱的对手倒是其次了。但普通如你我,一生也就是三两次,就筋疲力竭,再有,是逢场作戏了。
  
    一生一世不变。你也有过许仙这样的誓言罢。以为一生一世也就是百年,誓言也这般轻浅,深可见底。百年同撒手,都是皱纹满面,谁还能有精血去吮吸别人。
    可,女人的一生不只表面上的百年。
    最大的亏空,如白蛇青蛇,这一生是无边的绵长,是连她们自己都不能看到尽头的等待。在五百年和一千年的交汇处,你竟然发这样的誓言哄她们。
    事实上,女人都是蛇精。她们一般的要服珍珠粉美白,用淘米水乌黑发,长绢在腰围缠了又缠。二十岁是桃之夭夭,二十年后亦是桃之夭夭。随手就将一百活成了两百。你看得诧异,看得义愤填膺,她们几十年不变的温柔和体贴竟让你有了弃之如履的邪念,即便她们有永远的桃之夭夭。
  
    你选择了死亡,这背叛总该是无可指责的。一世轻易的结束了,肉体腐烂,灵魂不存,誓言也该不再了罢。一声欢呼,你在九泉下奔跑,寻找下世的美人儿去也。
    且慢。
    一千年和五百年齐心合力盗取起死回生的仙草去了。死,没那么简单。说甚么翻手另爱,却是一腔热血被悬崖勒马,生生激的你血气上涌呀。
    到此,我亦忍不住大笑。男儿多苦。
    许仙退缩,说,他不过是凡夫俗胎,需要新鲜的爱,需要无止尽的索取,有小心意,有小诡计。还有小的阴险。私奔,他要偷取旧人的钱。逃生,不顾刚产子虚弱的妻。自私若此,那么,活该受苦。
    
    呸。五百年的青蛇怀疑自己会爱过这样的“男人”。
    一千年的白蛇目生清澄,不再抵抗法海,宁肯被镇去面壁思过。万念俱灰。同样的思过,不是法海所要求的不该作为妖孽与人结缘的过,而是瞎了眼,将郁积千年的爱错付的过。
    哎呀呀,任谁都要生怜。生咬牙切齿的恨。
    恶狠狠将八十四骨的紫竹柄伞剪碎,五百年的道行怎能忍此之辱。在威严不徇私情的法海眼前,在朗朗的晴空下。青蛇,拔剑,刺向贪生怕死的薄情人。
    前尘往事,不过如此。
    大伙儿各奔前程。死的如愿投胎再爱,活的继续修炼。
  
    于是,更多的盛世繁花里,诸多女子一起研碎珍珠粉,缓缓梳理及腰长发,绢绕一尺八。爱情是个神话,惟有不变的容颜独向碧水。
  
  
    2007.6.5.于山西
  
42 有用
7 没用
青蛇 青蛇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青蛇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