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庄谋杀案》--或许只是开端

伤痕||忙,消失中……工作将定
2008-03-07 看过
    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很流畅的看完了这部作品。之前总是被圈里的朋友神秘的推荐着。最近因为杂事太多,也很久没有看书。即使看了,也没有太有感觉的作品。恰好最近震撼到我的作品,居然都是原创的,包括台湾的和大陆的。
    从网上抄下一段作者的简介。
    林斯谚,(1983年— ),生于台湾嘉义县新港乡,台湾新生代的代表性推理作家,因其质量俱精的作品而迅速在台湾推理界窜红。作品特色为文笔华美、注重故事的逻辑性、谜团的复杂度与意外性,恪守古典推理典范却又时常有创新尝试。于2003年以〈雾影庄杀人事件〉拿下第一届人狼城推理文学奖佳作(首奖从缺),来年以〈羽球场的亡灵〉拿下第二届人狼城推理文学奖首奖。〈羽球场的亡灵〉被改编为学生同名电影,于2007年5月于台北诚品信义店放映。喜欢推理小说胜于一切文类。认为人生最重要的三种感情是亲情、爱情、友情,三者缺一不可。活跃于推理圈,常于《推理杂志》、《野葡萄文学志》发表推理小说。是新世代中最让人期待的推理作家。
    以上字数皆为剽窃,嘿嘿。让大家宏观上对林斯谚同学有一个宏观的了解。
    长久以前,大陆和台湾的圈子联系看似不紧密,却息息相关。最早既晴的台大电机推理论坛是我们大陆第一代评论者成长养料的重要来源,接着是遍地开花的blog,恐怖的人狼城以及Blue的推理文学院。台湾推理的译介在持续的走高,而台版推理也从遥远的虚无,渐渐成为我们身边不可缺少的东西。(虽然还是很昂贵……)
    当然,随着经典作品的不断出版,本地的推理创作欲望自然水涨船高。大陆近几年来的原创作品层次有了飞跃一般的提高,台湾则稍早一些。余心乐,甚至更早的林佛儿,我们并不熟悉,所以不再多说了。同期成长着的,很熟悉的既晴、蓝霄、冷言、凌彻等等,都是对推理小说理解极深的评论、理念、翻译、写作多能的推理全才,而笔下的作品水准也不凡。
    推理小说的写作其实不该出现所谓道路的区分,虽然推理小说一直存在这样的争吵。类型文学永远都无法摆脱何谓主流或者应该由谁来修饰谁的辩论。当然,这不是关键。即使是独食一类小说的读者,依然会发现有适合他们的作家,原创作家。因为他们也是通过那样专注的过程而开始尝试,并写出自己的作品。
    《魔法妄想症》曾经让我震撼不已,那种完全不同于本土推理的高度,行文方式以及故事情节,活脱脱就是新本格作品。这可以说是一次跳出自身的全面彻底而成功的尝试。《魔法妄想症》也毫无疑问是台湾本土推理创作的里程碑。
    而《雨夜庄谋杀案》则应该可以说是另一块里程碑。
    《魔法妄想症》的故事颇有些《占星术杀人魔法》郁郁不得志的开端,但对于台湾本土创作可谓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大陆的新本格出版以及台版的流行(特别是岛田庄司),使得大陆原创性的作品也开始受到影响。宏大华丽的谜团,叙述性诡计,亦幻亦真的设定,有些怪异的神探,等等,这些并非新本格所特有,但却像符号一样,镌刻入心的推理创作理念中。不管是日本,还是中国的台湾和大陆,有人开始体会,开始研究,开始去尝试,也涌现了许多惊人的创意,而有些家伙,就在我们身边。
    就像一阵旋风,席卷了整个创作界,有些东西,未来肯定会研究会分析会理解,会弄明白。
    拿《魔法妄想症》来相比,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一部伟大的标志性作品,更因为这它跟《雨夜庄》一样,都标志着能够尝试做到的印象中几乎做不到的事,达到很难达到的高度,以及能够跨越的最大的距离。如果说《魔法妄想症》标志着本土原创推理至少有能力去尝试达到这样类型高度的作品,那么《雨夜庄》则标志着,用NBA常说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天空才是极限。
刚开始阅读的时候,就会觉得《雨夜庄》是一部题材很熟悉(甚至有些烂熟)的作品,什么题材呢?当然是暴风雪山庄了。记得有人说过作者的文笔非常优美,感觉确实比较流畅,但也并非那么突出。相反,作者努力的想要塑造人物内心的矛盾,却有些无力,这应该归咎于作者的年轻,并不是坏事。
    随着一个个密室的出现,我又找回了很久不见的那种不可能感。其实密室对于我来说,能够造成不可能感的情况已经很罕见了。因为读过的密室实在太多,有自信不管什么样的密室都能够提出3种以上的解答,但这里的前三个密室居然完全没有一点头绪。因为很简单,作者明明白白告诉你是密室,有人监视,门栓着,不到几秒钟,人就死在里面,还被斩首,凶手却消失了。这简直是见鬼了……带着狐疑继续读下去,一个接着一个的密室让人觉得作者几乎不可能合理的解答,直到模式化的出现了某种东西,接着是侦探的解答。
    看前我可是抱着相当高的期待。而即使这种期待,也没有落空。
    听到侦探最终吐出的那几个字,我忽然脑中一片空白,接着闪过的感觉是:
    作者,你没搞笑吧?(事后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接下来回忆起整部作品,才发现作者几乎可以说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其实我很想拿某些诡计类型作为比较,甚至想进行泄底的讨论,因为确实不吐不快。
    不过还是算了,职业道德啊。
    负责任的说,光是这个诡计,就可以值回书钱……
    但同时又不得不提醒一下,看着这个诡计,想问作者是不是搞笑的读者,也肯定同样存在。
    我只能说,虽然乍一看到觉得有些硬,有些不公平。但细想就发现,实在太合理了,太惊人了。
    我与林斯谚只聊过一次天,根本算不上聊天了,因为那只是互相加对方MSN时候的问候语,我说了一句:我很喜欢他的作品,XXXX,他回了我一句:久仰大名,XXXX。其实可能我们都说了谎,哈哈。
    我那个时候还未阅读过他的作品,-__-#,于是总是隐身,决定等看完他的作品再找他唠嗑。他大我一岁,跟我说起来算是同龄人了。这样,同龄人中有人写出这样的作品,还是着实令人感到非常惊讶的。(说来最近真是惊喜不断)
    这样的诡计类型总是带有那么一点点争议性的,却可以完全的将得到真相那一刹那的休克感发挥到了最强。作者的布局功力隐藏在暴风雪山庄的老式架构下,却让作品有着几乎完全不同的核心。是诡计使得作品称为完全统一的整体。
    而更要命的是,你会发现自己曾经想到过了那东西,只是没有深入进去。也曾经在不同的地方不止一次的看到过。甚至在作品中还有了足够的提示,只要你敢于去想象。
    所以我很喜欢绫辻行人评价麻耶雄嵩的那句话(虽然我不是一位推理小说作家):自己没能写出这样的杰作,为这事我非常懊悔。
    就像心理学专家评价评价神探阿蒙的那句话一样:整个屋子里站着十几位侦探,只有他一个人感觉到电脑椅子被调矮了。
能做到《魔术师》那样,已经很了不起。那么如果能够做到《电锯惊魂1》那种层次,就需要在某方面达到登峰造极了。
很惊喜能够看到这样的作品。
    以前我总觉得经典是看不完的,但现在我却愈发的觉得:
    如果想看到令人惊喜的作品,未来的台湾和大陆会满足我。
    几年前我绝对说不出这种话,但现在我可以满怀信心的憧憬着。
    那种能力、信仰和努力,就像火炬一样传递着,最终会来到我们身边,汇聚成一股可以改变所有旧面貌的伟大的力量。
    很远的林斯谚们,日本新人们,到身边的推理作者们,也许多少年都没敢想过的事情,没敢想过的优秀的作品,居然这么快的来到了我们身边。
    还有许多也许五年后才能够说出口的话,就等到以后再说吧。
    即使只有老土的暴风雪山庄,老土的情节,老土的密室,老土的人物们,一样能够让你惊掉下巴。(当然这个模式可能是最适合这个诡计的)
    当然,基础可是非常扎实哦。大家可知道,林斯谚的网名是ellery哦。任何优秀的作家都不可能脱离那个过程,那个真心喜欢着,并为此努力的过程。
    本想在胡诌一段原创之类的,想象自己还是别老生常谈的,再谈下去就熟悉的可以背出来了,日后也会变成怨妇的版本。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如何,而我们必须明确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那就是:
    相信着,并努力着。
    这部优秀的《雨夜庄谋杀案》,诡计和想象力以及整体架构非常的惊人,同时还存在这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以及一些需要进步的地方。
    然而《雨夜庄谋杀案》只是林斯谚目前的几部作品之一,而他现在只有25岁,25岁,是一个令人遐想的年龄。
    25岁的岛田庄司还在武藏野美术大学学习商业设计课程,25岁的约翰•迪克森•卡尔,写出了一部犯了所有能犯错误的并不完美却标志着他横空出世的处女作《夜行》,25岁的克里斯蒂,刚从护士生涯中学到了各种毒药的知识,还没有来得及使用,25岁的柯南道尔,正在开始写第一部小说……
    或许这只是开端。
    高兴、欣慰同时也有压力的发现自己,
    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同龄人的书迷。
    并且惊喜的经历着他们的成长和进步。
    这,总能代表一些我们这个时代的躁动和不安吧……
    还有那不期而至的惊喜。
    所以,林斯谚同学,请继续努力吧。
    我也会一直阅读你的作品,请务必加油。
1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雨夜莊謀殺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雨夜莊謀殺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