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远古洪荒

weaneey
2021-02-09 看过

暂时只针对番外部分进行书评,原本想写一些瑰丽奇幻的色彩,但动笔之后只想用另一种方法看待枕上书的番外。结合我最近看的其他书得出这个书评:四种元素,氢铂锌铷代表四生四世,代表番外的背景,人物,感情,代表合于枕边之书。

氢 Hydrogen

和星辰与太阳里所燃烧的元素一样

这凝聚产生了孤寂但亘古永恒的世界

永恒——

一直很羡慕神仙,更不用说四海八荒里的众仙,从灼灼十里桃林,到粼粼四海之滨,山川大地总有所变化,但毕竟这里头许多神仙,许多前缘都没能放下,所以才能有“三生三世”之说,因为这代表了“永恒”。

人喜欢说永恒,就连故事里一场场厮杀的大战,五族生灵中的弱小人族一直在旷日持久的战火中,依附其他族群,希望得到永恒的庇护与安宁,但搞笑而悲剧的是人族总是最先沦为战火的祭品。所以人喜欢讲永恒,但实际上永恒与人无关。

那三生三世里的神呢?他们怎么看待永恒中的“意外”——羽化?托尔金在《精灵宝钻》中说有灵是真的羡慕人族,因为人族是这孤寂世界的客旅,是流浪者,死亡是这亘古世界所赐的恩典,随着时间的流逝,神都会羡慕这个恩典。从前不论是桃花还是枕上书,好像从来没有来的及想到这个问题,但是在梦回洪荒的番外里,时代的大背景就是众多仙者归于混沌的时代。盘古力竭而寂灭,父神年暮而羽化,少绾开若木门而涅槃,祖媞为凡世而献祭,更不必说以杀止杀,以战止战之下多少残酷搏杀而死去的神祇。对盘古来说寂灭也许是痛苦的结束,因为开天辟地之疲劳,无人可承受。对于父神来说死亡是无可奈何的结局,纵然心中还有许多未尽的心愿。对于始祖少女来说,涅槃是爱与同情的心甘情愿,如果,如果涅槃前她还有一丝意念,除了人族苍生,她心理唯一想着的人一定是墨渊······而祖媞,羽化是因她坚守好友之托而竭尽全力的情义。

我在想东华是何其孤傲而幸运,四十万岁,他是最孤寂的神,直到这孤寂的生命中闯进来这“不速之客”,“就连羽化,我也想把你带在身边”。对于从前的故事,都祈望另一方好好活着,但东凤是一体的,羽化对于此时的东华凤九来说,我知道只是一种重新开始,因为寂灭也是一种永恒,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永恒。小时候看金庸的小说,有一句当时觉得特别可怕荒谬:“我现在不杀你,将来谁来照顾你呢”,现在读来,才知道世上许多感情复杂到如斯地步。

不过身为人族一员的唐七(尽管在她笔下人族一直活得很孬)也无法走出人类那一点美好的愿望,她说东凤在她这里会一直快乐的生活在三生三世的乐园里,佛铃花在夜空中飞舞,小狐狸藏在其中酣睡,但不仅此夜是良宵,而是夜夜如此。所以我想了很久,八荒四海,若非要找一种元素来形容东华,非要用一种元素来形容他对她的感情,那一定和星辰与太阳燃烧的元素一样,这凝聚产生了孤寂而亘古应永恒的世界,永恒——是这上古尊神剜心的见证。

铂 Platinum

我擦拭着这枚指环

吹散了几重诗卷才隔着一缕历史轻尘

同你共呼吸

二十六万年前的帝君初遇穿越而来的小白,就我个人而言,也许不仅仅是因为“背后那颗痣”的原因,而是他老人家趁娇妻熟睡时看到了食指上通体血红的琉璃戒,确信了自己二十六万年后的确是死心塌地爱着眼前的少女。倘若须臾几千年后,帝君挟着小白来到人世间的时,凡世已经是现代的样子,那也许帝君也会买一个戒指当此行的纪念吧。戒指——是时间的见证,小时候,母亲曾经给我展示了她珍藏很久的戒指,说这是铂金的。“铂金是什么金”——那时我不懂,她告诉我说铂金做的指环就算氧化变黑了,轻轻擦一下,也可以像当年那样光彩亮丽。“当年”——就像当时第一次戴上去的时候。我们总想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就像小白痴痴的想过上古时帝君的风采,就像夜华遗憾过没能亲眼见过当时白浅上神兵藏之礼的倩影之姿······但有些东西总可以跨越时间的长度,“我擦拭着这枚指环,吹散了几重试卷才隔着一缕历史轻尘,与你共呼吸”——小白的心愿就这样达成了,她见到了二十六万年前的东华,与二十六万年前的他相遇不再轰轰烈烈的揪心,而是平平淡淡中的甜蜜。时间也许改变了,但有些事情总在时间中一次又一次上演,他依然待这个初次谋面的少女与众不同,依然像严厉而慈爱的父亲那样教导滚滚,依然没有在小白输了之后觉得丢脸,他依旧毒舌到母子二人可以生一天气,而她亦然,她是二十六万年后的白凤九,但和什么时候都无关,她爱的不是二十六万年后的那个东华,而是每时每刻的东华,正如她自己所说“什么时候的帝君,都是最好的帝君”。但依旧有什么发生了变化,他们迎来了婚礼,在众神的目光朝拜中弥补了遗憾;他们共同面对了史书记载之外的“烂桃花”,并共同解决了这桩小插曲——彼时的凤九再也不会低估彼此之间的感情,她成长为了真正的女君。“白氏凤九,轻灵慧黠,雅自天成”,这是他哄她的话,他的求娶之词,却亦然是一句真心话。

穿越的想法很巧妙,但也容易伤及无辜,想必东华日后跟夜华白浅夫妇俩“无意”说起这桩奇遇,夜华君又要遭受心理上的重创。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穿越多少时间线里,东凤一直都是最好的东凤,从来如此。

锌 Zinc

它象征着糅合

因它之不纯

才产生这水与火的共生

代表着天地最美的生灵

临到番外结尾凤九对帝君说:原以为帝君记不得有那样一段日子,很是可惜,可现在感觉真是好幸运。——这段穿越的奇遇之所以是他俩共同美好的记忆,不是因为漫长的仙途中多了几百天的奇遇,而是对于凤九而言她知道了更全面的帝君,或者说“不纯粹”的东华。这种不纯粹给她,也给我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

我们都知道,锌遇到硫酸会剧烈“舞蹈”,要把自己热烈消解在这短暂的拥抱中,但太纯的锌反而不会起作用。只有含有“杂质“的相遇,这种反应才能发生,它象征着糅合,因它之不纯,才产生这水与火的共生,代表着天地最美的生灵,就好比东华与凤九。诚然我们都知道他不是个忠实耿介的神仙,但在枕上书里也到底是个学霸性的人物,但,他不是。他在夫子眼皮底下呼呼大睡过;是个偏科严重的少年;是个会抄未来娘子的爷爷的笔记和试卷的不良少年;是个一本正经但又暗地捉弄和小白讨论那方面“行不行”的赖皮。

忽然觉得,所有美好的感情,不论是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因为这种“杂质”掺插导致的“惊喜”。明明已经足够了解一个人,但总还可以从他或她身上得到不一定的惊喜,这是个每个人都渴望的感情。我自己回顾了一下不值得说成熟的人生,觉得所有的幸运都来自这种不纯粹,不完美。就像所有梦幻的童话也还是有个结局,所有的美好相聚都源自于上次分别说的“再见”。

东华见过3万岁之后每一天的白凤九,但在番外之前,白凤九对于三十六万岁之前的东华几乎一无所知,这次特别之旅,一次,乃至一辈子,都是彼此最珍贵的回忆。

铷 Rubidium

所以你我之间

是双向无限循环里的勇气

遇到一点光

我就无处可逃

番外结束了,但有一件事情还是我要感叹的:我一直是个羡慕凤九,但做不了凤九的人。小白在有些人眼里是爱的很卑微的人,但其实她不是——因为帝君之前完全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但一旦晓得,立马做出了回应,应该说她是个很有勇气的人。再换一个人就算有这份幸运,但未必有这种执着和勇气。面对二十六万年前的东华,她还是表现的更炙热的那一个。我想到奥斯汀说过的一句话:将感情埋藏得太深有时是件坏事。如果一个女人掩饰了对自己所爱男子的感情,她也许就失去了得到他的机会。我现在承认真的曾经喜欢上过一位人物,也是奥斯汀笔下的一位人物,一位根本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物。或许他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也或许是我的想象,但我一直没有敢于表达。我个人认为不管是看枕上书还是枕上书的番外,凤九永远是那个追逐着自己热爱的少女,我觉得和东华不一样,凤九是铷,一种热烈反应的元素。她遇到了东华,就像铷遇到了光,一瞬间就产生了电子,迅速消解。但我庆幸,在番外里,东华第一次承认了初次见面,她踏浪而来,那时——他就知道自己被吸引了,只是当年没有承认罢了。所以——你我之间,是双向无限循环的勇气吧,遇到一点光,我就无处可逃了。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三生三世步生莲·壹:化茧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生三世步生莲·壹:化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