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还是精英?这是一个问题...

能工巧匠沙门哥
2008-03-07 看过
马克思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的巨大解释力量是勿庸置疑的,但是马克思对无阶级社会的预言和对暴力革命的鼓吹,又是西方民主社会难以接受的,尤其在历史已经证明无产阶级社会的实验远不如想象中的美好(甚至远不如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美好)之后,西方的思想家试图在保持马克思社会理论的洞察的同时,避免阶级对立这样尖锐的批评和经济决定论这样简单化的看法,寻找一种替代性的社会理论。
本书所谈论的“精英”理论即是其中一种,相对于马克思的“统治阶级”,“精英”在此处被用来意指在社会中实际掌握政治权力的那个群体,这个群体被称为“精英”,多多少少暗示了其在智力、意志和能力等方面的客观优越性,于是也多少暗示了其权力的合法性。精英理论通过描述精英的构成、产生、流动、更新乃至革命来解释社会的稳定或变迁,它与“统治阶级”的概念相比,在一定程度上是精密化了,“精英”不仅取决于经济因素,也与文化、宗教、教育、军事有关,精英并非简单的作为“统治阶级”的代表而存在,相反,精英能发生流动,即:个人可能靠自身努力从社会下层进入社会上层,这种活力的补充和更新对于一个社会的稳定恰恰被认为是不可或缺的,一些理论家甚至认为,精英流动不畅很可能是革命的根源呢;另一方面,在西方现代民主制度下,权力精英尽管自身可能几乎总是来自社会中上层的阶层,但由于合理设计的政治竞争和制衡措施,精英也必须定期在一定程度上接受民意的压力而不能仅仅反应“资产阶级”的利益,而且由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分化,精英已经不能简单的看作资本家利益的代言人和工人阶级的对立面,甚至工会的领袖也是拥有一定权力的“精英”,而他们显然代表的更多的是工人阶级的利益,因此,“精英”肯定不是“统治阶级”的一种简单的替换说法。
本书中关于“平等”与“精英”(其实书名本来是Elite and Society,即“精英与社会”)的说法还是有一定启发的,首先必须区分两种“平等”,一种是机会上的平等,一种是结果上的平等,我们其实只应追求前一种平等,这种平等给予所有的人以原则上同等的起点,而后一种平等则要求无论人的先天禀赋和后天努力如何,都给予同等的结果(经济社会地位),前一种平等是一种良性的平等,后一种平等则往往意味着用暴力把强者、优秀者硬拉到和弱者、懒惰者同等的水平(这是中国的过去一段时间内的事实),结果的平等是无视人的实际存在的先天和后天差异,它不利于人类发挥其最大限度的创造力,简单的说就是:不合于人性。
最后,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宣称完全由“人民”统治的国家中,首先,实际上还是少数政治精英在决定一切,其次,由于缺乏权力制衡和竞争机制,实际上在这种政体中,人民被架空为一个空洞的概念,谁也不是人民,每个个体,如果不是那少数政治精英,就绝对没有任何政治权力,只能被动的接受任意的安排,因此也就连基本的人权也谈不上(更别提什么实质意义上的政治权力了);因此,虽然西方民主社会并不能完全杜绝结果上的不平等(其中包括了统治与被统治的这一对最明显的“不平等”),但西方社会家们试图指出,这已经是最小的“恶”,实际上并不存在一种比它更理想的制度,任何试图消除这种最小的恶的制度尝试,似乎都只能导致更大的实质上的不平等和不公正——这就是西方民主针对马克思的批判的自我辩护。
11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平等还是精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