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容忍臻于开端
2008-03-06 20:02:37 看过

从《一个人的村庄》开始,刘亮程的世界为我们所窥见。这是一个“我知道哪个路口停着牛车,哪片洼地的草一直没人割”的世界,是一个“风改变了所有人的一生,我们长大、长老,然后死掉”的世界。这个世界,从地理坐标看,是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沙湾县的一个小村庄,从精神坐标看,则是刘亮程一个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声消寂,畜声喧嚣,曾被忽视的景象和声音得到了精心收拾。正是这样的收拾,使我们有可能透过一个人的眼睛与耳朵,重新发现我们隔绝已久的故乡。 所谓故乡,虽说是许多人的生养之地,但刘亮程的故乡却似乎只属于他一个人,也只有他能掌握随意出入的密码。然而,当这样一个农民用文字包裹他的故乡并被推之于都市中时,趋之若鹜的众人中有多少人能穿越这种窥视,返归自己的一个人的故乡?当我们依旧停留在审美,我们就依旧与根源相互阻隔。与其说刘亮程是一位乡村哲学家,不如说他是一名乡村漫游者。他在他自己的世界漫游,偶尔出界,但魂魄始终与斯土共在。我们要赞赏的,不是这种所谓的“乡村哲学”,而是这种气息,一种遥远的,似曾相识的气息。 这种气息来自他的语言的界限,但正是这一界限刻画出他的世界的界限。“我爬在窗台上,看见村后仅有的几颗星星,孤远,寒冷。”这样的语言如同田地上的作物,若不能破土而出,就只能作为一段缄默深埋于天地之间。而当其顺势而出,它也只能如此生长,质朴是它唯一的可能。这样的世界遂如此脱落成形,“谁在一声虫鸣里醒来,一声狗吠中睡去。一片叶子落下谁的一生。一粒尘土飘起谁的一世。” 这样的世界,亘古如斯,每个人都曾拥有,每个人也都会失去,重新拾取的几率永远是一个谜。“最终是那个站在自家草垛粪堆上眺望晚归牛羊的孩子,看到了整个的人生世界。”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风中的院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中的院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