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匣子

翻番
2021-02-07 看过

我看到编者的热情和困惑,不管这本书是简单还是复杂了,都无所谓。

我想他们一定是感受到了那些学者们思辨与感情的冲击,才能得到这样的启发吧。

这些人,都是深渊,是风暴,他们的人生从来没有平静过,就像你和我,我们和他们。

把这些人放在一本书里,就开启了寻宝之旅——只要不被艰涩的话语欺骗,不被机灵话缠住。

选择抽象,是要更好地与具体结合,指导具体的行动。或者说为了睡得好一点。

在读到吉登斯这一章之前,马尔库塞、布迪厄和鲍德里亚也抓住过我的注意力。

但是直到看到吉登斯,我才想要写些什么。

(1938- ?)想知道他现在活得怎么样,想没想出什么新的东西?他对世界依然不满意吗?

P230 标注橘黄色的。我想和吉登斯一起变成弹跳的乒乓球。

“首先面对的问题是身体与空间的交错关系。” “共同在场” “情境空间性”

如何感知到特定时空中人和人之间的真实交会和疏离感?又该如何去呈现它?

“身体的具体存在不是单纯的位置所在,而是积极地面向具体目的与任务的存在。”

“两个相关性的主题:一是如何对身体进行控制;二是脸面的普遍影响。”

看到这里我又去看了《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还想到一直没看完的《创造进化论》和《空间的诗学》。作为一个收集者,不能放过任何顺藤摸瓜的机会。

“秩序问题应该被看成是时间-空间伸延的问题,即在什么条件下时间和空间被组织起来,并连接在场和缺场。”

理论家们,你们的心里藏着什么秘密呀。在场的是谁,缺席的又是谁呢。被你们抽象的时空,到底存在于哪里。隐藏中的隐藏是什么?为什么你们选择了理论的庇护?

就像诗人选择了诗。真理多少次光顾了你们啊,我真想知道。

我看到你们心里的艺术家。

自恋地说,我看到我自己。


抽象社会与信任机制,这个话题,太吸引人了吧,也太不具体了。所以我更想去了解。

「“不经意”展示的不是冷漠,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承诺的最基本类型,它展示的是对可被称之为礼貌的疏远的刻意控制。」

戈夫曼和吉登斯,以至于现代社会所有人,有几人能满足于这难以计数的擦肩而过?

对那么多人都好奇,却只能做路人。

再具体些,我爱着遗憾,爱那缺席于现实却在想象中不断重构的世界和人物。

不能再具体了,再具体就去写剧本了,这么难的事当然要再拖一拖。

我知道,吉登斯可能已经做到他具体化的极限了:捕捉他人的目光只是短暂的瞬间,擦肩而过时却看前方,与之伴随的是一种不含敌意的含蓄态度。它在发出“你们可以相信我没有敌意的信息”。

诶,这不是没有敌意,这是很大的善意。如果我去问,吉登斯一定会点点头。

就算是摇头,我也要解读为点头。

博爱当然是美好的,但作为人类,我们总要发出具体的投射。

如果这感情真诚,不畏惧把自我燃烧掉,那么凭什么对任何一个人说,我/永远/爱你/一个人?

这么真诚却不负责的话,真不如不说啊。

唯一能保证的是此时此刻的真实和投入。而如果确认了这一点,也就几乎必然地在更连续的时间线上成为一个自相矛盾的人。但是谁在乎呢?疯子不在乎,傻子不在乎。而我遗憾地介于二者之间。

如果真的要做到不在乎,就必须决心重塑社会的道德感和价值观。

这是极大的风险,也是极大的诱惑。

你看,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尝试过了。但都不够彻底,还可以更加彻底。

理论家们,努力成为一个行为艺术家啊!有这个想法,就会有更好的理论了。

要浪漫和理想,要勇气和真诚。要坚持,要相信。


关于社会的信任危机:

“我们,作为整体的人类,究竟在什么程度上能够驾驭那头猛兽?或者至少,能够引导它。”

“为什么甜蜜理性的普及没有创造出一个我们能够预期和控制的世界?”

【控制】【信任】真可惜,为了达到信任,我们不得不控制。那么秩序何以实现?

不能再说了,用玄学做结尾是在自恋上加一层伪善。


这本书13年的时候就在了。8年都没看,因为自负,因为活得太漫不经心。回想起来那时候甚至走神的时候都不认真。就这样过了许多年,我真的感到惭愧。

里面你划的那些线,有很多也是我想要划的。前几天我用铅笔加了些线,今天加了几笔橘黄色。

我意识到你的理解力是源自哪里,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吧。更多的一定是你比我更早经历了很多痛苦和困惑,因此你更加理解爱。即使那些感情永远倾向于理智。

理智, 使人更加不满足于生活。而我们只能活得更真实。

我想我们终将走向彼此的对立面,但随时可以回来(我自私地希望是这样)。

那么吉登斯是我们共同喜欢的人,这就构成了我们的新的理解力基础。这一刻我感觉 未来在向我们展开,而且我们都会有更多的包容性,这太令人激动了。但我又很平静,毕竟是理论啊。

充满希望的时刻,它的纯白色会掩盖未可知的危机。但至少这一刻,我感到了无所畏惧。关于爱情,关于理想,关于发现未知的世界,我再次感到有希望!

“绝望之于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那么鲁迅经历了什么啊?想到《笑谈大先生》,陈丹青理解鲁迅可真是太不稀奇了。关键是鲁迅是鲁迅,他做了他想做的事,他死得其所。

他如果少抽点烟,少生点气,那就更好了。可那就不是鲁迅了。但我们可以努力。

吉登斯是吉登斯。我是我。你是你。

如果我看到了那么多好的东西、好的人,还不能做我自己,表达我自己,那真的是白活了。

这当然不可以。

我不喜欢做无用的表白。所以就先把它放在这儿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当代国外社会学理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代国外社会学理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