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SM,欢乐送万家

毛利
2008-03-06 看过
SM,sadomasochism,虐恋,通常我们称SM爱好者为,变态。

变态的对象还包括易装癖,露阴癖,等等。多年前,同性恋也是变态的一种,21世纪假装民主和自由的我们,终于开始和平对待同性恋了。拜托,现在gay很流行好不好,上流社会盛行啊。

可惜SM,异装癖等,还是统统入不了普通人的法眼。他们作为异己,永远活跃在我们不知道的某个角落。

直到有一天,我匆匆一瞥,看到SM被表申为,一种优雅高尚的休闲活动。顿时引起了我的巨大兴趣。这段话来自李银河老师,这位伟大的女性,多年来默默忍受着部分群众泼来的脏水,如启蒙者般启示众人,冲着她的不容易,我很认真地去阅读了她撰写的《虐恋亚文化》。

这才发现,果然是误会SM了。

SM,有人把它引申为Sex Magic,它的确有种巨大的魔力。对普通人来说,他们只追求香草型性行为(寻常性行为),很多人通过寻常性行为就能得到满足,作为一个保守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国人在性上即古板又保守,90%的男性还沉迷于处女情节,一个典型的男权社会,女人只是客体,在性上全权服从并服务于主体。

这样的客观事实,让人奢望SM这种sex game真是只可远观,不好玷污。

撇开刻板世界,来讲讲这个肮脏的小秘密吧。

李老师是这么说的,有人认为:色情是贵族生活方式的产物。我以为虐恋也是如此。它不仅是在温饱不成问题的情况下才能有的,而且是在自由不成问题的情况下才能有的。如果一个人处于温饱不得保证的情况下,你就不能拿他的贫困状况开玩笑、做游戏;如果一个人处于暴力关系的威胁之下,你就不能拿他遭受暴力侵犯开玩笑、做游戏;如果一个人处于奴役状态下,你也不能拿他的奴役状态开玩笑、做游戏。换言之,对于那些做主人奴隶游戏的人来说,现实中的奴役关系必定已不存在;对于那些做暴力游戏的人来说,现实关系的暴力必定已不存在。这就是虐恋活动的精华所在。它是贫乏的俗世生活中的奢侈品,是性感的极致,是人类性活动及生活方式的一个新创造,是少数最懂得享受生理与心理快感的人们的一个游戏,是人类感观的极限体验。

作为一个户外活动爱好者,我可不可以说,其实SM就是性生活上的极限运动?类比一下,我们爬山徒步露营,获取各种各样的风景和快乐,九州大地,大好河山,当然美景数不胜数,但是那帮去爬珠峰,去走无人沙漠的家伙,是不是疯子?是的,他们是疯子,但是让人景仰的疯子。

SM也是如此,当性生活步入单调乏味,寻找新的刺激无可厚非,唯一重要的就是,你需要一个可以非常信任的伙伴,需要非常好的装备,这样才能享受极限运动带来的刺激和快乐。

用句新广告词,这是个游戏,就看你怎么玩。

SM和极限运动的另一个共同点就是,除了狂热爱好者,涉足的都是传说中的中产阶级上流社会,虽然普通人都很好奇,但不会轻易尝试。据传爬珠峰耗费几十万,显然SM也是种所耗不低的极限运动,皮装鞭子都是些昂贵的行头。

作为一种亚文化,SM已经开始侵袭主流社会,可怜我们普通老百姓,连香草型都没吃饱,上流社会已经开始虐恋了。

欢迎大家踊跃去尝试一些轻微的SM行为,比如lovebite(我猜测是OOXX时咬上几口),据医学研究,疼痛时脑子会分泌一种麻醉剂,有利制造快感,就当擦边一回SM吧。

好吧,最后还是严重申明下,以免大众又以为我受了什么刺激,就是篇观后感而已。

您要是问我,大好天气,大好时光,为什么不去做点有意义有利社会进步个人提高的事,我只能很无语地表示,fuck off。
131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6条

查看全部46条回复·打开App

虐恋亚文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虐恋亚文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