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Jeanny
2008-03-06 看过
——勃洛克——

你可还记得那恐怖的城市
和远方蓝色的烟雾?
我和你一声不响地走着,
沿一条虚妄的道路……
我们走着——月亮升起,
从黑暗的城墙背后;
我们似乎走错了路,
但我们并没有回头……
是我们误入歧途,
还是爱情把我们欺骗?
只有那城市的烟雾
萦缠在我们的心间……
你可还记得那恐怖的城市
和远方蓝色的烟雾?
我们义无反顾地走着,
沿一条虚妄的道路……
                      1899年


那时她才十五岁,但凭心跳
我知道她可成为我的新娘,
当我笑着把手伸给她,
她便害羞的一笑,躲到一旁。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从那时到如今
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多岁月。
我们很少见面也很少交谈,
彼此间往往是很深很深的沉默。

一个冬日夜晚,相信了自己的梦,
我走出人声鼎沸的明亮的舞厅——
在那里,闷热的面具对着歌女微笑,
我的一双眼睛把她贪婪地紧盯——

她也随后跟了出来,如此温顺,
自己也不知道,将有何事发生。
只有漆黑的城市之夜看见一对新人
从旁边走过,随即又消失在夜幕中。

一个阳光明媚、寒冷而美好的白天,
我们相会在悄无声息的教堂,
深深的寂静使多年沉默豁然开朗,
我们懂了:过去的一切发生在高高的地方。

这个漫长的追求幸福的故事
深藏在我郁闷的、充满歌吟的胸膛,
我用这些歌吟建造起一座宫殿,
而另外一些歌儿——我将在另一个时候歌唱。
                                    1903年


我给你们讲的是非人间的故事,
我把一切锁进天空的黑暗。
船上有斧头,幻想里有英雄,
我就是这样停泊靠岸。

船上的长凳如此鲜红,
上面有我破碎的理想的血迹。
而在每幢楼和每个房间里,
我寻找英勇无畏的美丽。

我发现:你们那儿的姑娘全是瞎子,
小伙子的眼睛也那么暗淡。
回去!回到黑暗和阴森的墓穴!
你们需要的不是斧子,而是皮鞭!

我很快将同你们分手,
再见我时,你们将在那边,
在朦胧的群山后面
发现我飞翔在火云中间。
                         1905年
                        郑体武 译

——叶赛宁——

手风琴啊,拉起来,拉起你紫红的风箱。
俏姐儿啊,走出来,到村头来迎接情郎。

矢车菊插在心口,花心里有碧玉闪光。
我弹起手风琴来把蓝色的眼睛歌唱。

那不是独活草在湖波里织出了花样,
那是你精心刺绣的头巾闪过了山冈。

手风琴啊,拉起来,拉起你紫红的风箱。
让俏姐儿听一听情郎次低音的歌唱。
                              1910年


紫红的色彩用手指
抚摸着蔚蓝的绸布。
昏黑的树林里,旷地间
铃铛在欢笑地啼哭。

山谷中弥漫着雾霭,
青苔上闪射着银光,
弯钩似的皎洁的明月
已越过禾架和烘房。

三套车一路上狂奔,
显得又轻捷又威武,
散发着热腾腾的汗气,
到村里来参加轮舞。

姑娘们躲在篱栅后,
狡诘地朝少年窥视,
卷发的小伙子多英俊
脑袋上歪戴着帽子。

春天的独活草鲜亮
胜似那水红的衬衫。
一块块金闪闪的号牌
和一个个铃铛交谈。
                   1915年
                     郑铮 译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勃洛克叶赛宁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