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的电话粥

brant
2008-03-06 看过

购买落落的这本《不朽》,是出于四个原因。 1 书的包装和目录 2 了解一下目前青春文学的状态 3 这是本回忆性质的散文集,相比小说,应该比较容易感受到作者本身 4 这是一个跟妞妞同龄的上海姑娘的成长纪录,在她的记述中也许能看到妞妞相似的生活和经历。 书的装帧是与读者建立情感的第一站,《不朽》的装帧很素雅,引得人想拿起来进一步翻阅。看到封底的目录,比如 “与你相逢无声无息”,“给爸爸的情书”,“向北方的迁徙”,“后半生的魔法师”等,朴素又亲切,我就买下了它。 二十来岁的青春能被拿来怀恋的有什么呢,无外乎分别,亲情,身份转变,一个人开始闯荡世界的辛苦,也就没什么可写了,但少年风流,往往又很爱回顾与感伤。好在是已经赶上幸福生活的“八零后”,基于物质的细节记忆在各个角落和时段里涌现出来,填补了回忆的苍白,这一代的你我莫不如此。 《不朽》当然也不例外。和小说创作相比,散文要随性得多,回忆性质的散文则更像是作者与读者在深夜里煲电话,她说,你听,距离很近,兴致勃勃。我就这样在床头的小黄灯下安静地听她讲了好几晚的电话,嘿,她的话可真多。最喜欢的段落来自《晨雾令容颜长久》章节,里面这样描写恋爱: “我看见的那些恋爱发生在道路白净的城市里,它靠着山或靠着海,带一点点疲软的委屈却不乐意表露出来。我看见的那些恋爱每天都爬上废弃的堤岸,从那个角度……” 以远处旁观者的视角来将恋爱这个抽象概念具像化,写法着实新鲜;具备韵律感是这个句子让我印象深刻的第二个原因,想来应该是一气呵成吧;再后面是连续的以“我看见的那些恋爱……”打头的排比,一句接一句,一段连一段,传达的情绪扑面而来,效果极好。 同样让我觉得具有新意的描写在《made in SHANGHAI》章节里,写城市。常见的写城市,有的将城市做为客体来单独叙述,有的以城市里的人为叙述对象,有的以发生在城市的事件为叙述中心,而这个篇章里,城市被视作芸芸众生的一员,在写人写生活的段落中交叉出现,她成了城市居民的一分子。落落写到:“上海是个单纯的人”,“这样的上海太不好看了,我就在吃了饭后去看好看的上海。”。这样的表述方式,我觉得是对这个城市最好的表白。 《不朽》含有三十二个小节,林林总总地回顾了作者成长的诸多方面,有两节专门写爸爸《给爸爸的情书》、《后半生的魔法师》。就像人物相片总是比风景相片生动耐看一样,写人的文章往往也比其他文章耐读得多,落落这两篇也是如此,前一篇是常规的小品文,跟许多人回忆父母的文章类似。《后半生的魔法师》则比较俏皮,借用孩子气的口吻把对父亲的关怀和祝福隐藏在对“魔法师”这一虚拟身份的期待里: “进入后半生的魔法师,穿着他的短T恤衫挎着他的包,每天都载我出门再接我回家,开车毕竟不比飞行,不是用袖管迎风就能做到的,于是他终究不太熟练,在车上严肃得吓人。” 我得知落落这个名字最早是来自郭敬明的系列出版物,由于对青春包装文学抱有成见,只草草翻过几本书的内页。从遣词造句的精致而言,很多人真是写得不错,但也仅限于文字漂亮,无法让文字本身传达出能量和感情,并且这样的写作局面还有日益扩大化的趋势,真可惜。我买散文集而非小说集来读,也是希望能在随性的散文里读到文字和感情同时兼备的文章。即便如此,《不朽》里依然些章节还是感觉作者写得刹不住车,一路华丽到底,看得人云里雾里,麦嘎。还需努力。 青春文学的营销已经到了没良心的地步,书商们只在乎市场收益,不在乎读者的利益。围绕“八零后”作家群引发的话题远盖过其作品的影响力,且这些话题也成为营销炒作的常用手段,一片乌烟瘴气。我只是希望,当“八零后”逐渐掌握了这个社会的话语权后,别把曾经用于批判他们的手段和行为施加给“九零后”乃至“千年后”,就是万幸了。

43 有用
12 没用
不朽 不朽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不朽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