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时代的“俗”:贾浅浅写的诗其实还不错

林墨含
2021-02-05 看过

近日,贾平凹的千金贾浅浅在网上火了,起因是获得诗歌奖的她被人扒出了几篇“屎尿诗”,一时间众口笔伐。但出于逻辑的严谨,我觉得并不能凭借网上流传的这几首诗就以偏概全将贾浅浅一棒子打死。连一个人的正常作品都没有去亲自读过,只凭借网络上的小道消息就义愤填膺,这本身就是缺乏公正的。所以,我跑去翻贾浅浅的诗集了,结果发现,其实贾浅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糟糕。

比如,我尝试着在2020年1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名为《椰子里的内陆湖》的诗集中搜索“屎”、“尿”字样,结果毫无所获,于是搜索“中指”二字,只得到如下结果:

大失所望,不但不“低俗”,甚至有史诗的味道。这首《贾湖骨笛》虽然算不上很好,但确实还不错,篇幅很长,但又不失节奏感,虽然没有令人惊艳的意境,也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美感,但在圈内还是拿得出手,中规中矩,我们得诗歌奖的作品大多也更好不了多少。

我又大略了翻看了下其他诗作,于是脑海里呈现出一个天资不高但很努力的青年诗人的形象。天资不高,是因为透过她的诗,大多感受不到诗人该有的灵性,亦缺乏高超的诗艺。很努力,是因为透过她的诗,你能发现她在尝试着模仿,在小心地用心雕琢,她在很努力地堆砌文字,甚至尝试自己并不擅长的风格,在自己的理解范围内,去实现她认为的“诗”。对于一个将近80后来说,这甚至是值得褒奖和鼓励的,尤其是在这个诗歌落寞的时代,更何况她还是著名的贾作家、贾主席的女儿。

即便网上广为流传和嘲笑的这几首诗,我也觉得并没有那么恶俗,最起码《朗朗》这首诗虽然出现了“shi”的字样,但到底还是有诗的味道,甚至精绝:

贾浅浅《朗朗》

孩子手里握着一坨翔,“像一个归来的王”,简直把孩子的天真无邪写绝了。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就是农村人毫不忌讳说“屎尿”,孩子们更是,小孩子也有玩粑粑的,这本身便是生活不可避免和逃避的一部分。性和“吃喝拉撒”都是必需,何来恶俗之说,至少在这篇诗中,我看不到恶俗,只看到孩子的天真,读的时候没有读到想吐,反而会会心一笑。

这让我想起另一首饱受争议的“屎尿诗”,刘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

刘傲夫《与领导一起尿尿》

这首短小精悍的诗,活脱脱写出了传统社会的生存法则,官本位和权力本位下的奴性跃于纸上,像一则诗化的讽刺漫画,像这样的作品,“屎尿”之俗又有何干系。

对于文学,尤其是中国现代诗歌而言。先要面对,然后才能谈艺术处理。不论是“梨花体”、“下半身诗派”还是某些所谓的“乌青体”和先锋诗歌,很多都仅仅处在“面对”这个层面。人们尽管可以像文明的卫道士一样去讨伐,但其影响和启迪始终是存在的,不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除了余秀华这个特例,在当下,诗歌引发热议大多是由于它触碰的界限,按大众的说法,“为了热度,不断挑战恶俗底线”,这当然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沈浩波们大概是此中最被人误解的,纵使他们为中国现代诗的复兴付出怎样的努力,“一把好乳”足以断送一切。不被理解,所以只能一意孤行,像“下半身”这样的运动还将延续,直至找到一种被认可的方式,以实现诗歌的复兴以及整整几代中国诗人的使命。

在限制的时代,对禁忌的触碰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启蒙和“重新发现”。重新发现的入口必然是“俗”,出口则是“文学”和“艺术”。可悲之处在于,大多数人未能从出口走出,于是不幸沦为时代的笑柄。贾浅浅被众人嘲笑和臭骂的那几篇诗作,在这个时代的文坛比比皆是,这次之所以反响这么大,完全是因为她是贾平凹的千金。

众所周知,中国最伟大的文学作品都是在国外获奖,而反而拿不了国内的奖。这就是怪象,也是事实。其实,以贾浅浅的水平,她获诗歌奖、成为西北大学的副教授,我觉得到底比某些文联主席好太多,比那位写出《平安经》的贺电厅长好太多。这是时代的限制,同时也是我们亟待改变的:文坛的乱象与隐痛,以及文学和艺术赖以依附的社会土壤。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椰子里的内陆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椰子里的内陆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