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的仙女与俗世的英俊少年

翠贝卡
2008-03-05 看过
她到这个世上,就是要来爱阿非的,其他事情都不用做。
春天,姚家迁入新居,大宴宾客,姚老爷出了上对:Encircling water embraces hill, hill embraces water.
立夫的下对:Pond fish pierce shadows, shadows pierce fish.
木兰的下对:Birds’ song resounds trees, trees resound song.
荪亚在这种场合索性就不表现了。
襟亚的下对:Turning night into day and day into night.
莺莺的下对:Change clouds into rain,rain into clouds.
(莺莺的对子虽然有点那个,可是你看那时候人家做小姐的多有文化呀。)
莫愁的下对:White clouds conceal tower, tower conceals clouds.
红玉的下对拔得头筹:Leisurely men watch actors, actors watch men.
阿非说你的对子是最好的,我真为你骄傲,但是我有一个对子比你的还要好,红玉问是什么,阿非说,妹妹,I love you, you love me.
红玉大笑,懵懂的少年偶尔也会带给她惊喜。
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老是哭,反正只要她哭,他就递上手绢。
她喜欢古老的美丽传说,比如梅妃、冯小青、崔莺莺、林黛玉、鱼玄机、朱淑真,她以为世上女子都是这样的。她想让阿非陪在身边,谈谈情说说爱,探讨探讨理想和人生。阿非却没有办法配合,不是不愿意,而是他俩的人生观完全是两重天。社会上流行什么阿非就喜欢什么,打电话约会、看电影、说话夹些洋文什么的,搁到现在,阿非肯定喜欢踢踢足球,找找网友,打打游戏机,为超女快男摇摇旗呐呐喊。事实上她是传说中的佳人,阿非不是传说中的才子。
莫愁曾告诫过她,那些她仰慕的女子都没有一个好的归宿,不是红颜薄命,而是她们的聪明毁灭了自身。但她始终无法放弃她的聪明和锐利,也许这是她来到这个世上所带的唯一武器。她对所经历的一切都无法释怀。
从七岁开始,就不允许阿非跟别的女孩子玩了,并要阿非许下诺言,这辈子只跟她玩。可是她又能玩什么呢?阿非想跟她一起划船、溜冰、爬山,这些她都做不了,但凡沾染一点儿世俗的事情她都做不了,如果硬要做,就脸色苍白,气喘吁吁。满腹经纶又能怎么样,用过来人的话说就是:不是个过日子的。
姚老爷说,她太聪明了。
一句“太聪明了”,注定今生她与阿非成就不了姻缘。
对阿非爱到尽头,她就回到了天上去。俗世的英俊少年根本理解不了她深邃隽永的情怀,不是谁配不上谁的问题,是他不懂她,怎么给予她。
她七岁时对阿非说:“你玩你的我哭我的,关你什么事?”

有时候阿非傻傻地看着她说,你叫红玉,你是玉做成的吧,晚上说不定还会发光呢。
有时候阿非来找她,蹑手蹑脚地进来坐在她床边,静静地守着她,一动也不敢动。
他会很快忘记她吗?
7 有用
1 没用
京华烟云 京华烟云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京华烟云的更多书评

推荐京华烟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