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福泽谕吉逝世120周年

子期
2021-02-03 看过

今天是福泽谕吉(1835.1.10-1901.2.3)逝世120周年。

福泽谕吉常被讥讽为“全盘西化论”之忠实拥蹩者,至今仍为部分学者所诟病。然则孟子有云:“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 老实说,一百五十年前的日本民族与中国民族一样,的确是太老大了,这两个古老民族的肩背上到处都是沉重的历史尘垢,彼福泽谕吉所处孝明、明治之际,日本思想环境极端保守,颇有鲁迅所谓“搬动一张桌子也要流血”的意味,以致步履蹒跚,进步与改革极为不易,急需冲决网罗式的勇敢与自觉。是以《劝学篇》破空而出,极力反对孔孟之道与中国儒家文化,勇敢揭露中国传统文化中愚昧落后的因素,直白地鼓吹实学以及一切西方思想文化,一时维新思潮风起云涌。正是由于福泽谕吉这种毅然决然的态度,才成功打破日本上上下下的思想束缚、引入了西方现代文明。然而由于历史文化、地理环境等客观因素的制约,“全盘西化”是决不可能实现的,但孔子有云:“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由此观之,福泽谕吉的主张至少在策略上是百分之百成功了。由于福泽谕吉对日本民族的巨大贡献,直到今天日本万元纸币上依然印着福泽谕吉的头像。反观某号称人民共和的国度,其人民币上赫然印着……无愧乎人民币当家作主(?)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切换视角,以今天所谓的“后见之明”来看,相对于其它古文明,日本民族素来心想往之、热烈追求的中国文明毕竟又长久地生存延续下来,并形成了世罕其匹、如此巨大的时空实体。中国历史传统所积累成的文化形式仍含有值得珍视的心理积淀与独立性质;百年来无数志士仁人的奋斗精神与这文化传统亦为一脉相承。可惜福泽谕吉未曾留意到中国传统儒家文化作为理性凝聚和积淀的伦理、审美遗产并加以发扬,以致为一般腐儒所不解。当然,这种局外人的幼稚批驳,何伤福泽日月之明? 事实上,“全盘西化”与“昌明国粹”之间的矛盾便涉及到了历史主义与伦理主义之间的二律背反问题。诚如卢梭与启蒙主义的矛盾,浪漫派与理性主义的矛盾,康德与黑格尔的矛盾,托尔斯泰与屠格涅夫的矛盾,油画《近卫军临刑的早晨》中雄图大略的彼得大帝与忠诚无畏的勇士们的矛盾,亦如当代实证主义与马尔库塞的矛盾……或许历史正是在这悲剧性的矛盾中行进着吧?

8 有用
0 没用
劝学篇 劝学篇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劝学篇的更多书评

推荐劝学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