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青春期,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

瓦力的小影院
2021-02-03 看过

短短12万字的小书,如此沉痛,如此残酷,几度翻阅,不忍卒读。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施暴者独立完成的,而是整个社会协助施暴者完成。李国华无疑是一个恶魔,可是这个社会却没有足够完备的机制将这样的恶魔关在牢笼之中,一念之间,他就可以将老师权力轻易转化为对性资源的猎取(“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最为可怕的是,这样的恶魔不是孤例,整个补习班老师都是这场罪恶的合谋者,甚至是他们赖以炫耀的谈资,他们越炫耀,背后的罪恶渊薮就越让人不寒而栗。林奕含对被施暴者的描写最让人心碎,她一次次使用“爱”“幸福”“快乐”“笑”这样的字词,她们一次次地被洗脑与自我洗脑,试图将侵害强行转化为“爱”,甚至一次次主动拥抱这种“爱”,用更强的伤害、更大的罪恶填补内心的空无(“不是虚无,不是道家的无,也不是佛教的无,是数学上的无”),实则早已永远失去了爱的能力,她们被永远褫夺了青春、爱情和未来……难以想象亲身经历过这一切的林奕含是以多大的勇气写下这些文字。家庭性教育的缺席,也为这场侵害铺平了道路(“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全书最绝望的地方,郭晓奇将自身经历公诸于众后,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无数的恶意——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一个恶俗的语境——有钱有势的男人,年轻貌美的小三,泪涟涟的老婆——把一切看成一个庸钝语境,一出八点档,因为人不愿意承认世界上确实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隐约明白的当下就会加以否认,否则人小小的和平就显得坏心了。在这个人人争着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真正的输家。那种小调的痛苦其实与幸福是一体两面: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着小小的痛苦——当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遂显得丑陋,痛苦显得轻浮。”

我们永远无法对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我们总是根据自己的主观臆断论断事物,我们会为了那些不公、丑恶的社会现实义愤填膺,然后,在短暂地发泄完情绪后,继续996,继续被明天的娱乐头条吸引眼球,继续假装“岁月静好”,那些丑恶与不公不过是你安享生活的一剂调料。

林奕含在房思琪之外,又安排了一个“精神双胞胎”的角色——刘怡婷,13岁前,她们有着无比相似的成长经历,13岁那年的教师节后,她们的人生永远背道而驰,刘怡婷成为了李国华魔爪下的幸存者。书的最后,伊纹为怡婷写下一段话,留下淡淡的希望:

“你有选择,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假装你从未跟另一个人共享奶嘴、钢琴,从未有另一个人与你有一模一样的胃口和思绪,你可以过一个资产阶级和平安逸的日子;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假装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铁栏杆,栏杆背后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你可以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所有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楚,学习所有她为了抵御这些痛楚付出的努力,从你们出生相处的时光,到你从日记里读来的时光。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究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你懂吗?你要经历并牢牢记住她所有的思想、思绪、感情、感觉、记忆与幻想,她的爱、讨厌、恐惧、失重、荒芜、柔情和欲望,你要紧紧拥抱着思琪的痛苦,你可以变成思琪,然后,替她活下去,连思琪的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走过青春期,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