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

2008-03-04 看过

在几何中,三角是相对于两点一线而言更为稳固的图形,而在男女关系中,三角关系却是代表不稳定的危险的关系。

虽然也有段正淳这样的天生大情种,对谁都能够倾情投入,形成极为罕见的橙形关系。而一般情况下,第三只角能够立足,多有“物必自腐”在先。就算两人之间没有原则性冲突,天天对牢一张面孔,难免产生审美疲劳。这也是现代婚姻制度不可克服的技术性障碍。

相信亦舒对此也心存研究。她有三篇大作分别以一男(A)二女(B、C)为主角,诠释了在各自所处的位置会看到什么风景,面临什么境况,想法自然也不同。好玩的是,在任何一个视角,遭到讽刺的总是男人。

A——《两个女人》
亦舒版的红白玫瑰。
在认识任思龙前,施扬名快乐地在公司做着奴才,与妻子欢庆结婚十周年——大捧玫瑰,烛光晚餐,法国菜与香槟。

然后,穿白衣的红玫瑰出现了。他才发现十年来,他的白玫瑰没有长大进步过。

“时间与我开了一个大玩笑,结婚十年之后才找到一个真正喜欢的女人,相处十年的女人只是代替品。……两个女人都是最无辜的,我没有长期寂寞地等候任思龙出现,我那十年并没有虚度,我与美眷成立家庭,生下小宇小宙。”

亦舒式的自嘲,真人未必有这样的智慧。

B——《我的前半生》
涓生为了第三者要与子君离婚。“他说,‘但是我不能放弃爱情,子君,我以前爱过你,现在我爱上了别人,我不得不离你而去,求你原谅我。’”

“不知怎地,我听了涓生这种话,只觉得啼笑皆非,这是什么话?这是九流文艺言情小说中男主角的对白。……我只觉得我并不认识这个滑稽荒谬的男人,……我静静问:‘你恋爱了,所以要全心全意地抛妻离子地去追求个人的享乐,婚姻对你只是一种束缚,可是这样?’”

C——《人淡如菊》
在英伦求学的寂寞阶段,乔爱上了她的教授——有妇之夫纳梵先生。以第三者为第一人称,淡淡道来。噫!第三者并不是狐狸精,而是清纯无比的女学生,如果拍成电影,主演需有小桂的气质。心狠手辣的亦舒这次却网开一面,十分写意。貌似作者将亲身感受坐实,并发展成了小说。

如果恋慕只存心底,那就是一首诗。下雪的圣诞夜,她向他表白。

“我们走到咖啡店,他买了滚烫的咖啡,递给我。我去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他抬头看我,不响,我也不响。小咖啡店挤满了人,烟雾人气。我跟着他挤着坐下,我慢慢啜着咖啡,眼睛看着别处。店里热,我没有脱大衣,只脱了一只手套。背上渐渐有汗。
……
我清了清喉咙,我觉得我该说话了。
‘纳梵先生!’
‘什么,乔?’他看着我。
‘你是我老师。’我说
‘很久之前的事了,乔。’他笑。那种‘长者’式的笑。
‘但是你还是我老师。’我说
‘又怎么样呢?’
我鼻尖冒着汗,手心冒着汗,我说:‘不要笑我。我……爱你很久了,纳梵先生。’
他一怔,杯子很轻微地震了一下。
我说:‘我不是开玩笑,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此而已。’

在诗变成了生活后,帐单纷至沓来。比如,煮饭这件事,不同的生活方式,原有的社会关系……都有待一一消化。爱糁了杂质,现出丑陋的原形。

亦舒这时借了乔的朋友的口说:“……他们是老夫老妻耍花枪,两个人加在一起近一百岁,天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现在你送上门去给他们寻开心找刺激,你有你的身份、青春,干么去葬送在一个英国中下级家庭里?开头不过是寂寞,你还是个孩子,如此一年多了,你是欲罢不能,好胜心强,我看算了吧,乔。”

将事情暴露得这样彻底,真是教育的好题材。

关于第三者,亦舒有很多名言,例如:
啊,原来是那人一时不察,误入歧途,现在改邪归正,皆大欢喜。
第三者永远是血本无归,白白做了人家的插曲。
第三者一走掉,把不愉快的记忆推到第四空间,用夫妻牌万能胶粘一粘又和好如初。

好似警幻在说,此即迷津也,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

人人都知道,终究是要死的,还不是各活各的,比小说还精彩。
144 有用
5 没用
人淡如菊 人淡如菊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7条

查看全部67条回复·打开App

人淡如菊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淡如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