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荣跃老师,你怎么搞得?

skymonkey
2008-03-03 看过
哦,原来不止删了我一个人的回帖呀!

现在,连自己的帖子也删除了,是不是有点醒悟了?

不好意思,google很忠实地保留了你的言论,我就做一回搬运工好了: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译者
  ――就畅销书《喀迈拉的世界》答“安东”等
  
  
  刘荣跃
  
  
  去年,笔者有幸为吉林出版集团翻译了一部重点图书,即美国畅销书作家迈克尔•克莱顿的《喀迈拉的世界》(原名NEXT,“下一个”)。该书目前正在全国热卖,新浪网、中国网和腾讯网等众多网站也在全面推介,只要输入“喀迈拉的世界”就可搜索到很多信息。根据网上看到的信息,此书受到不少读者的欢迎和肯定,基因问题的确是当前的一个热门话题,不能不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凡是关心社会发展和人类生存状态的人,必然都会对这个问题产生兴趣。作为一名译者,自然是感到欣慰和荣幸的,毕竟为文化的传播事业又作出了一份努力。我感谢吉林出版集团对本人的认可,以及相关领导和老师们所具有的真诚。由于译事繁忙,我最初并没一口答应接受翻译本书。但集团真诚相约,并给予较好的条件,我因此欣然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我也感谢很多读者网友对本书的关爱,作为译者真的荣幸有加。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个别读者(比如署名“安东”者)对译文提出了意见,为此笔者认真进行了分析和思考。我觉得有的意见能够接受,有的则不能。例如关于瓦斯科的身高和体重的问题笔者就能接受,确实有误(应身高“超过1.93米,体重约109公斤”,不应“超过1.80米,体重约120公斤)。记得当时还专门托人向外国老师请教过,因原文只有数字没有单位。不知怎么就出现上述不应有的误译,在此向广大读者致歉。虽然不是十分严重,但从严谨的角度讲也不应该。关于“赏金猎人”的问题,笔者就不一定能接受了。如果这样译,是否人人都了解其内涵呢?必定有些人是不清楚的,这就需要加注。而为了尽量减少注释,以免过多影响读者阅读,当时集团开会研究时曾提出尽可能将需要注释的地方表达在正文中。我倒是倾向于译“赏金猎人”并加注。可见,有些地方的译文也并非完全是译者个人的意思,因为一部书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译者只起到部分作用而已。再就是使用的语言问题,笔者参与集团共同研究时,大家也把此书定位为“大众化的娱乐性读物”,要求译文力求通俗化、口语化和时尚化,要通俗易懂。即使这样,我还觉得译文语言不够时尚呢。可也有人对此提出了异议,说语言太注重于通俗易懂了。
  
  上述意见,我觉得都很正常。任何事情你要想得到别人众口一词的赞同是不可能的(再说任何人的工作本身也都存在不足之处)。每个人的知识水平不同,人生阅历各有差异,在认识事物上必然会有分歧。只要能够坦诚地交流沟通,都会使工作得到进一步完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关键是以什么态度来看待他人所做工作的问题。(《达•芬奇密码》够得到公认了吧?不是同样也有人说“中译本的翻译质量低下”吗?)
  
  不过,笔者最不能接受的,是个别读者提出问题时,所表现出的偏激、武断、嘲笑甚至进行人身攻击的态度。实事求是、坦率真诚的意见,我想大多数译者、作者是很欢迎的,也会表示衷心感谢,因为谁不愿意把作品弄得更好呢?但偏激的方式就为人所不齿了。你提出意见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帮助别人改进,还是发泄自己的什么?或者是为了表现自己什么?要知道译文除了有译者所付出的艰辛外,还有众多专业人士撒下的汗水,难道他们一双双智慧的眼睛都看不出问题?以偏概全,片面武断地否定一切,是否要说明自己什么呢?既然水平如此高超,为什么自己不译几部像样的作品出来给人看看?――真要是有了这样的经历,个别偏激的人一定会改变自己的认识了,不信试试?真不知意见如此偏激的人怀着怎样一种心理??
  
  于是我在网上留言,表达自己的看法:
  
  
  “评价一部译著,要看它总体如何。如果由于个别错误或不足而完全否定译著、译者,就吹毛求疵了。译者不是完人,世界上十全十美的译者没有,任何人的知识都是有限的。译一部几十万字的书,要一点错误都没有怎么可能?看问题总应客观一些。连余秋雨、于丹、易中天这些不是译者的作家们,还有人挑毛病呢,这都是正常的。但无论如何不应片面,走极端,要看总体情况如何。再说,对这样一部译著的把关,还有吉林出版集团的众多人员呢,相信他们不会都很差劲吧?凡事走极端了都不好。”
  
  
  想到这部拙译能得到集团的认可,看到它受到不少读者的欢迎;同时笔者也看到其余的一部部拙译不断由众多出版社推出(《无名的裘德》已有上海译文出版社等推出的六个版本,《英美名家论人生》刚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这的确是很令人欣慰的。但我并不满足,深知自己在翻译上还有很多需要完善改进的地方。不过笔者可以毫不惭愧地说,尽管目前社会上粗制滥造的翻译作品时常可见,但本人至少是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在从事翻译工作,否则不会与众多的出版社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我深知自己的知识水平还很需要提高,我也愿意不断学习――不断探索求知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我时时用大翻译家傅雷的名言鼓励、告诫自己:“先熟读原著,不厌求详,尤为要著。任何作品,不精读四五遍决不动笔,是为译事基本法门……”
  
  也许,我根本没必要写这篇文章。坦然地、认真地一步步走自己的路好了。
  
——————————————————————————————]
也许,我根本没必要转载这篇文章,坦然地、认真地发起抵制"刘货"运动好了,不要让他再误导小朋友了!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喀迈拉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喀迈拉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