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子果然跟正常人类不一样

思故渊
2021-01-29 看过

港道理我读这本书的视角跟豆瓣上所有写书评的都不一样。我的感想是毛子真心不能算是正常人类,因为从这本书里看到的这个沙俄的流放制度,是一种奇妙的所有人都没捞到好处的制度,这个特点又跟日后苏联搞古拉格一脉相承。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流放制度本质上其实是一种经济驱动的国家行为。当年带英也搞流放,把本土囚犯一波波往矿大利亚运,惩戒人倒是其次,主要的理由一个是国内实在没地了,把他们关起来吧费钱,全枪毙了吧又怪可惜的,还不如运到矿大利亚搞殖民。这就是一个理性计算过后的经济行为。其实沙俄把囚犯往西伯利亚运,是出于同样的动机:把这些犯法的人丢到新地方,既可便宜的处理了犯人,又能搞前进殖民,双赢!

但是毛子干这事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为了流放犯人搞了一整套横跨3000公里的运输-关押-惩戒-强迫劳动体系,这就肥肠离谱了。从陆路去西伯利亚,把上百万人搬运到3000公里外的地方去,就算你给囚犯的待遇再糟糕,这都是一个非常昂贵的事情。这些人一路折腾沿线的正常居民点不说,到地方囚犯基本上都残了,根本没办法正常劳动。到那里你还要搞一整套惩戒看守系统,完全费力不讨好。西伯利亚的矿业官员就普遍反映说自由劳工比囚犯便宜,因为囚犯普遍严重怠工。那你是不是到地方把人放了然后再召回来当劳工更省钱?

所以说书里得出一个结论是这套庞大的流放体系根本就没有起到当初沙俄官方所设想的前进殖民的作用,后面干脆变成了一个反贼培养教育基地。是啊人家带英搞流放是因为本土实在找不到地了外加海运便宜,你毛子又不是没地,何苦来哉?

书里就说了,毛子在民族性格上这种天生的无政府主义倾向反而催生了全世界最僵硬最不讲道理的一套官僚体系,这套流放制度迅速演化成为了流放而流放,在经济上是完全失败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没得到便宜:沙俄政府自己花了大钱给自己挖了坟,西伯利亚殖民地当地人被流放队伍折腾得苦不堪言,囚犯自己那就更不用提了。这个特点在之后的苏联被一脉相承的继承下来:古拉格制度。

古拉格制度一开始的驱动因素是“抓的这些人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们搞点劳动多少也能回个本”,但是很快古拉格就变成了为了抓人而抓人:啊这个古拉格工程的人力不足了我找个理由抓些回来填位置。有估计认为在后期囚犯经济占整个苏联的经济活动的10%左右。但问题在于,明明是一个经济驱动的政治制度,它在财务上是赔本的!

你只能佩服毛子,这个民族不能用理性经济人的概念去套。他们在赔钱也要(让人)受苦这事情上有一种天生的执念。怎么港,如果世界仅仅是以经济原则运行的,那么俄罗斯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9 有用
0 没用
死屋 死屋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死屋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