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尽处》番外:莱金德的卡拉瓦尔秀之帕洛黛丝的魔法纸牌

陈墨祎
2021-01-26 看过

楔子

相传,莱金德是整个大陆最负盛名的表演者。

莱金德会在每年举办一次卡拉瓦尔秀,神奇之处在于它能让参加者拥有魔力,最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东西可能是金钱、权力,也可能只是一个答案。

卡拉瓦尔秀,日落时分启幕,日出之时中止,一场始于长日尽处的奇幻之旅。

莱金德的卡拉瓦尔秀

随着小船越发靠近海岸,铜色的云开始变得灰暗,呈现出绿色和清冷的蓝色,空气中漂浮着一股馥郁的甜香,闻起来有点像柑橘味。

看到了目的地,航行一天一夜,已经筋疲力尽的帕洛黛丝感觉自己重新充满了力量,她加紧了划桨的速度。在帕洛黛丝既兴奋又恐惧的矛盾心情中,一个小岛的边缘渐渐显露出来:岛上的沙子是白色的,很蓬松,从远处看就像蛋糕上的糖霜。

等到了岸上,帕洛黛丝的双脚踩在松软却踏实的土地上,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很快就可以参加到——传说中有魔力的,莱金德的卡拉瓦尔秀。

走过白雪一般的沙滩,帕洛黛丝看到一片树林,这里绿树葱郁、草木繁盛。树林的尽头,是一片蜿蜒的卵石路,这条路延伸出去,与迷宫一般的街道相交。

街道两侧商店林立,玩具店的商品满目琳琅,甜品店各色甜点散发着奶油混合着蜂蜜的甜香,杯子里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

伴随着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天空开始变得黑暗,帕洛黛丝越发觉得整个街道诡异的安静,仿佛上一刻还有人说话做事,下一刻就全部人间蒸发,只留下一个空空的壳子。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中,她一边默默地给自己打气,一边往街道更深处探去。

来到一个商店前,帕洛黛丝停下了脚步,店铺面前串成一串的的荧光小灯泡让她心生好感:这像极了暗夜里明亮、充满希望的星辰。

“有人在吗?”帕洛黛丝推开这家名为“纸牌屋”的店铺大门,试探地问着。

推开门,大堂的前方是个壁炉,里面正燃烧着红色的火焰,壁炉右边挂着蓝色的丝绒帘子,后面应该还有一个房间,壁炉前的桌子上还有一杯看上去刚沏不久的热茶,好像是特意为了欢迎客人而准备。

“你好客人,请问需要什么?”这时,从帘子后面走出来一个年轻人。他异常的俊美,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嘴唇,金色的头发像黄金般灿烂夺目,最让帕洛黛丝着迷的是他那双亮如星辰般的眼眸。

帕洛黛丝说:“我收到邀请来参加莱金德的卡拉瓦尔秀,请问在哪里入场?”

“哦?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给我看看你的邀请函?”

帕洛黛丝拿出邀请函,这是一张异常精美的卡片,上面的确写着受邀人:帕洛黛丝。

“你好,亲爱的帕洛黛丝女士。”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从您踏上小岛的那一刻开始,卡拉瓦尔秀已经开始了哦。”

帕洛黛丝的魔法纸牌

“啊,难道,难道您就是传说中卡拉瓦尔秀的班主,莱金德先生?”帕洛黛丝忍不住一阵惊呼,天啊,莱金德果然如传说中一样青春不老啊!

“好了,小姑娘,我叫什么不重要。或许这一刻我叫莱金德,下一刻就是汤姆或者杰瑞。你要知道的是,在这里——纸牌屋,你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说着,莱金德拿出一套闪闪发光的纸牌。纸牌漂亮极了,也许是黑宝石做的,是与黑夜一般的颜色,小小的金色斑点在光线下闪烁着微光,还有一道道漩涡形的深紫色浮雕图案,仿佛女巫的魔法,帕洛黛丝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着。

“来吧,姑娘,你有三次机会,抽一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哦。”莱金德微笑着,声音充满了蛊惑,帕洛黛丝能看到他那如星般的眼眸里满是自己的倒影。

①魔法纸牌:盗心王子

帕洛黛丝抽出来一张纸牌,在期待又紧张的心情中打开了它:纸牌上有一个年轻人,他的脸棱角分明,两瓣嘴唇像刀片一样锋利。他的一只手放在他的尖下巴边上,握着一把匕首的手柄,红色的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与他那薄唇唇角上黏着的血迹互相呼应。

纸牌的最下面写着:盗心王子。

“来吧,喝下这杯茶,表演就要开始了。”帕洛黛丝不自觉地接下他递过来的那杯茶,在一阵玫瑰花香中,坠入了另一个梦中的世界。

她来到了一个迷雾笼罩,到处都是黑玫瑰的世界,耳边响起的是丧铃声,周围的人全都穿着黑衣带着黑帽子,他们的表情沉郁哀伤。

“真是太惨了。”一个女人低声对另一个女人说,“洛萨的未婚夫赢得了游戏,奖励却是把未婚妻和莱金德抓奸在床。”

另一个女人回应:“洛萨在游戏里爱上了莱金德,从而抛弃未婚夫,莱金德却嘲笑她入戏太深。可怜的洛萨,就连她从窗户上跳下来的时候,他在当场都没有阻止。”

“他可真是个魔鬼!”女人啐道。

飘在半空中的她突然想起:在这个梦里,我就是洛萨,那个爱上莱金德求而不得然后自杀的可怜虫。

一阵阵记忆如排山倒海一般融入她的脑海,记忆中,在盛开着红色玫瑰的花园里,英俊的金发青年在吟唱,那低沉的歌声中充满了依恋,那亮如星辰的眼中全是浓得化不开的爱意。

那是莱金德,游戏里带着面具的莱金德。撕破面具后莱金德依旧是那么洒脱,可是被诱惑的洛萨却入戏太深,最终面临的是爱人的背叛。

她一跃而下,鲜血溅满了地,像极了浓稠的玫瑰花尸体。

那份感同身受的痛深入骨髓,让帕洛黛丝快无法呼吸,在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了莱金德的脸:漆黑的眼睛透着冷漠,嘴角没有丝毫笑意,只是轻声地吐出四个字:盗心王子。

“盗心王子,他象征着得不到回报的爱和不可挽回的错误。你看到什么了,可爱的小姐,你现在看起来可不太好。”

帕洛黛丝依旧沉浸在梦境中,她就像一条缺水而濒死的鱼大口喘息着,睁开眼看到的是莱金德带着笑意的眼睛。还拥有洛萨记忆的她,此时看到这张脸,忍不住又是一阵悲恸。

“来,抽第二张卡,我看看,是死亡少女呀。好吧姑娘,喝完这杯茶,马上去看看你的第二个答案是什么吧。”莱金德说完,又递过来一杯飘着茉莉清香的茶。

男欢女爱,果然不是我要找的答案。在进入第二个梦之前,帕洛黛丝想。

②魔法纸牌:死亡少女

第二个梦境和第一个梦境截然不同。

天空碧蓝如洗,帕洛黛丝好像置身在一个庄园里,被清新的茉莉香笼罩着,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与祥和。

“妈妈,妈妈......”耳后传来清脆的女童声,帕洛黛丝回头望去,是两个粉雕玉琢般的可爱女孩正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大一点的孩子不过四五岁,小一点应该也有两三岁,她们一个是黑发黑眸,一个是褐发碧眸,相同的是圆圆的红苹果脸蛋上满是兴奋与好奇。

小一点的孩子凑过来,抱住她的腿,仰起头问道:“妈妈,卡拉瓦尔秀真的存在吗?听说参加的人都可以获得魔法,这是真的吗?泰拉也想获得魔法,这样我就可以拥有一只魔法变出的兔子了。父亲不准我养兔子,他总说这不是淑女该有的行为。”说完,泰拉撅起了小嘴。

这时,大一点的女孩走过来,她看起来更规矩一点,“泰拉,在房间养动物是粗鲁野蛮的行为,而且它们臭烘烘的。”

“不过,妈妈,卡拉瓦尔秀真的会让我们拥有魔法吗?如果拥有了魔法,斯嘉丽想要一个洋娃娃。”

妈妈?帕洛黛丝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孩子,她前一刻还在为怎么去爱而烦恼。

出身高贵的帕洛黛丝,也曾是一个城市的传说。她有着绝色的容颜:黑丝绒缎般柔顺的长发,花瓣般鲜艳的红唇,宝石般明亮的双眸,这些让她受到城里很多男人的喜爱,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权贵财主。

他们为她痴狂,为了娶她甘心付出所有,甚至是生命。然而,帕洛黛丝只觉得无趣极了。她好像无法爱上任何人,不管是那些爱慕她的男人,还是她的亲人朋友。

帕洛黛丝想要学会怎么去爱,为了找到答案,她历尽万难来到了莱金德的卡拉瓦尔秀。

突然之间,画面一转,小女孩们凭空消失,庄园也变成了一间铺着地毯、挂着珠帘的卧室里,帕洛黛丝正坐在梳妆台边,看着镜子里的人:这是一名美丽的少女,她长着一张鹅蛋脸,留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她的眼中有着温暖的笑意。

这是帕洛黛丝,也是两个女孩,斯嘉丽和多娜泰拉的母亲。

帕洛黛丝盯着镜子看了很久很久,直到镜子的中心出现一个金色的漩涡,镜中少女随之消失,直到漩涡消失,镜子里是另一个画面:少女的衣裙都被撕破了,她的头被卡在一颗用珍珠做成的圆球里,她的眼睛很美,却看起来那么悲伤。

帕洛黛丝忍不住浑身战栗,这是她抽到的第二张纸牌——死亡少女。

“死亡少女,预示着失去爱人或者亲人......或许,你现在可以看看你左手边的珠宝匣子。”

这个时候,莱金德的声音又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帕洛黛丝下意识地看向珠宝匣子,在满满的珠宝中,多出了一张纸牌,纸牌的下面写着:女囚徒。

③魔法纸牌:女囚徒

纸牌上有一个女人,穿着灰紫色长礼服,在一个巨大的银色鸟笼里凝视着眼前的人。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没有脸。她的脸部一片空白,好像等待着人去把它画完整。

帕洛黛丝的心中被一股巨大的惶恐袭来,好像这纸牌中的女人会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习惯性地去咬手指,尽管这十分不淑女,可是她需要做点什么来缓解内心的惶恐不安。

一不小心,她咬破了手指,一滴血顺着手指往下滴,掉到纸牌上,渗了进去。这时,纸牌发生了变化。纸牌上女人的脸开始慢慢清晰起来,鹅蛋脸、黑发黑眸,看起来和帕洛黛丝有七八分像,像是那个小姑娘——斯嘉丽长大后的模样。

帕洛黛丝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因为她发现斯嘉丽出现在纸牌上几秒后,纸牌上女人的脸又开始变化起来,另一张脸出现在上面:褐发碧眸,是泰拉的脸!

直到几秒后泰拉的脸也消失,帕洛黛丝依旧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她,帕洛黛丝的女儿,斯嘉丽和泰拉,最终的命运是成为一名女囚徒?

帕洛黛丝忘不掉纸牌中成为女囚徒后斯嘉丽和泰拉的眼睛,晦暗、绝望,仿若死灰。

不,她必须做点什么!她爱她的女儿们,为了她们,也要打破这所谓既定的命运。她要把这几张纸牌带回去,将上面的魔法封印起来。

这么想着,帕洛黛丝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还是那个纸牌屋,对面坐着的是个叫莱金德的青年,他正笑吟吟地看着她,“我想,您已经找了到答案了,是吗?帕洛黛丝女士。”

帕洛黛丝坚定地点头。

“那么,游戏结束了。你要记住,你拿走的任何东西,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随着莱金德的话音一落,帕洛黛丝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她站在家中的书房,阳光照在窗台上,暖融融的。一天一夜的航程以及发生在纸牌屋的一切,都仿佛是做了一个梦,如果没有她手中的纸牌——盗心王子、死亡少女。

尾声

十几年后。

这里是莱金德的古堡。

莱金德站在种满玫瑰花的庭院,他的左手中拿着一张卡拉瓦尔秀的邀请函,收信人那一栏落款是:来自特利斯达征服群岛的斯嘉丽。

他的右手是一张印着深紫色浮雕的纸牌,纸牌上是个黑发黑眸的美丽女子,纸牌下写着:帕洛黛丝。

“游戏再次开启,我希望你们能够随心所欲,但不要入戏太深......”

接下来会上演什么样的故事?斯嘉丽是否能顺利参加卡拉瓦尔秀?帕洛黛丝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请移步阅读史蒂芬妮加伯的奇幻长篇小说——《长日尽处》。

4 有用
0 没用
长日尽处 长日尽处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长日尽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日尽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