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说说保罗奥斯特的坏话?

无由细碎
2008-03-02 看过
几年以前我就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坏毛病,那就是爱说别人坏话。如果朋友做的比较亲近了,某个机遇之下,会忍不住把对方的缺点坦率地告知对方,尽管语气尽量地柔和了,话也试图说得圆润,但是对方只要有十岁的智商,就完全能够听明白。天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怕听批评的人,别人一点点蛛丝马迹,我就坐立不安,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时候,连要死的心都有了。对人能不能宽容点,能不能忍住不说?

在读保罗奥斯特之前,上网转了转,广大读者一是夸他书写的好,保不齐下次诺贝尔就是他馕中之物了,二是夸他长的帅,和汤姆克鲁斯有一拼。我在图书馆随手拿起一本《神谕之夜》,页底的这个家伙微低着头,挑一双死牛眼,恶狠狠地瞪着你。唉,比伍迪埃伦帅。

几年前读《天使望故乡》的时候,我发现托马斯沃尔夫有种与众不同的天赋,瞧我这臭记性,什么天赋来着?一般的作者写一本书,从头到尾,多数是视力的观察,天色的蓝,由深及浅,各个不同,对面的女孩子丰满或者窈窕,一颦一笑中的款款情谊,如果每一件都能够层次丰富而饱满,就很有描绘的能力了。但是沃尔夫他除此以外还能闻味儿,我只是有点想不起来他到底是擅长闻味儿还是擅长听声音了,他在描述清晨的时候,除了光影行动,还能够丝丝缕缕地辨别出种种不同地香味,每一种都饱满得好象刚出炉的面包,使嗅觉不足够灵敏的我等众生羡慕要死。我要说的是,保罗奥斯特这家伙也有一种天赋,讲故事的天赋。

大故事套着中故事,中故事里套着小故事,中故事旁边放着另外一个中故事,里面还套着小故事,商店里卖俄罗斯套娃的专柜。我只看了一本《神谕之夜》,如此评论是不是太专断?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中年作家,他身边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有一个老作家朋友。中年作家正在写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图书编辑,这个图书编辑有一个故事,他正要编辑的书里也有一个故事,他路遇的出租汽车司机还有一个故事。在中年作家写故事的过程中,他和老婆以及老作家朋友的关系层层剥笋一样渐渐展露出来,老作家还不断地给他讲这样那样的故事,他路遇的文具店老板也还有故事。明白了吗?俄罗斯套娃是什么意思?

保罗的本领在于每一个故事环环相扣,都能够讲得绘声绘色同时又出乎意料,令你欲罢不能,秉心静气,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我若有这样的本领,必去神殿烧香,连烧九九八十一天,夜深人静时磕等身长头也成。

卡尔维诺在《寒冬夜行人》里搞了很多故事的开头,每个故事都在我看得聚精汇神时嘎然而止,令我抓耳挠腮,但是所有的故事放在一起,他试图说明一个极深刻的道理,当你顺着他的思路回味时,果然绕梁三日,余音袅袅。

而保罗的故事,当主旨在重重山叠叠水之后显露出来以后,你试图回味,反顾来时路途,才发现,烟云消散得仅有点点痕迹。这有两个原因。第一、主旨不够深刻。《神谕之夜》最终所讲的,是我们其实早已预知我们的未来,只是我们当其时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种预知。这个论断实在有点似是而非。在作者讲故事的过程中,他涉及了偶然和必然的关联,以及对人的影响,以及它的悲剧效应,这个看起来深奥有趣多了。可惜英俊的保罗没能把这个问题讲透彻,仅只涉及到而已。第二、每个故事似乎都和他的主题有关,但关联得又过于松散,不具有鲜明的隐喻性,感觉多少有点生拉硬拽,为赋新诗。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亲爱的小资们都热爱保罗了,不是下田种地的故事,也不是哲学教授的苦思冥想,故事流畅引人,比通俗小说透着高雅,比结曲拗牙的小说好读。仅此而已。

不过,看看也好,满有趣味。
19 有用
0 没用
神谕之夜 神谕之夜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神谕之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谕之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