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形骸身锈蚀不止,唯赤金心健固比昔

惨绿青年大学习
2021-01-25 看过

评《摇滚不死 尼尔杨自传》

Neil Young是我目前最爱的Folk/Folk Rock歌手aka Grunge教父(误,不过这确实是杨在那帮子民谣摇滚老炮里面特别的地方,他的很多现场solo和音色非常粗粝狂暴,完完全全达到了Grunge的程度,就像我很爱的他的一首歌 like a Hurricane,也像他钟爱的一把吉他的名字:老黑)

老杨最爱的老黑

这本书由老杨亲自执笔,写作时间视角切换得很有意思,完全是非线性的,一会今天在和谁签合同,一会6几年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一会今儿会了哪个老友,一会又到了潘拖加峡谷。那段时期他处于创作的灵感枯竭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缪斯女神不来亲吻他了,这是因素之一,另外一方面是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写作领域是他几乎不曾涉及的,而他的父亲

是一位小有成就的作家,他拿起笔也算是一种延续和致敬,以及对自己的回溯。

Neil Young 谈创作

『我心里明白,我那样弹的时候,整个人处于疯癫的状态。我感觉好极了,但我并不知道我在弹什么。每一.个音符都是突然蹦出来的!我进入了之前从未进人过的领地,没有感到一丝恐惧。他对此印象深刻,我也一样。这是一个新的阶段。我弹起了自己的东西,它们不是我从别人那儿学来的,它们是我自己的。』

全书在开头就让我震惊,请允许再重复一下我原创的话,伟大艺术的诞生不能主观先希冀建立在创作者和他人的巨大痛苦之上,但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混合着痛苦、脆弱,昭示着创伤的美更加打动人,也许这就是杨在那帮老炮里面对我来说牢牢抓住我的原因,他这一生真难啊

啊哦

接下来花一些词句在杨和迪伦身上,我从来没有想过想杨这样今日来看高产高质的巨匠起步的时候居然也曾担心过自己被别人代表,是在模仿别人

(他最开始是从加拿大偷渡来的美国,那时候迪伦已经开始小有名气了,他就想:不仅美国这地方不缺唱民谣的,迪伦太强了,唱歌表演美国佬本地人就够了(笑,而且我还不是美国公民随时有可能被驱逐出境)

以下是引用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海洋,才能在沙滩上安眠?” 1963年,我在温尼伯第一次听 到鲍勃.迪伦的歌。当时我正琢磨着怎么去美国。我去位朋友 工作的火 车站求职,见他们围坐在一起,听一张我没有听过的专辑。那家伙边弹木吉他边演唱,间或还吹口琴。很有风格,是民谣,但不是“金斯顿三重唱”1 (The Kings-tonTrio)那种民谣。我开始越来越多地听到鲍勃的歌。一天,“这感觉如何?”一遍又一遍 地从我的收音机里飘来。这种朗朗上口的新诗锤击着我的心灵。 不知不觉中,他成了我们中许多人的代言人。-两年后, 身在多伦多的我开始觉得我俩心灵相通。鲍勃留下了持久的影响。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一直到70年代初,我都在有意识地躲避他的音乐,因为我不想被他影响,不想成为他的模仿者。当我喜欢一样东西时, 就会像海绵- -样去吸收它。事实上,我已经深受他的影响,几乎就要去做他了。最终,我做到了当我掏出口琴时,不再觉得自己是在模仿鲍勃,而只是认为自己受过他的影响。鲍勃的作品是一道独一 无二 的风景,就像地图上的国名。有人试图模仿他,真倒胃口;还有人试图模仿我一我爸爸以为《无名马》(A Horse with No Name)是我的歌!』

迪伦在我看来真的是一位非常聪明,一词一句都带着一点不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的很酷的人,没有比“从未回头”更好来形容他的了,他就是这样的特别和自信
“往事太过美好,我得紧攥着它们不放”

没想到我最爱的杨的专辑与天使同眠居然是因为另外一位天使的陨落写出来的

译者序

尼尔杨谈宗教

我超级超级喜欢第一段描述

尼尔杨对作品的严苛和一丝不苟,自掏腰包拿步枪打穿二十万唱片哈哈哈,这很朋克呐

偏题一下,我总体痛恨法国新浪潮

Neil Young10年之后创作频率下降,很多精力投在了音质、科技方面的研究,这位发烧老炮真的搞出了音效播放系统我是没想到的,虽然这个Puretone我没听说过哈哈,看起来发展得还可以(不过真的他擅长机械,收藏很多珍贵的老爷车),真的流批

『今天,音乐成了一一种娱乐媒介,就像一款音质糟糕的游戏。它是一种很酷的消遣,或是一种有趣的玩具,而不再是捎往灵魂的口信。』——老杨谈今日音乐和乐迷,我深以为然,国内外都一个样。

『如今,由于Spotify、Rhapsody 等在线音乐服务大行其道,封套设计艺术再次受到挑战。从目前看,它的未来还不明朗。我相信,封套设计艺术及实体书等可触摸的艺术在未来会以新的面貌占有一席之地,虽然我也不能完全肯定。但我的确认为,实体书的未来在高品质的印刷、纸张、图片和装帧里。』——Neil Young对黑胶唱片复兴的预言!!!国内外这两年的数据都显示黑胶销量甚至超过CD哈哈哈哈哈哈

Neil Young谈实体唱片

最后,我的朋友

“I want to live, I want to give”

简单的词句由无比真挚和强烈的感情注入就会辐射出巨大的能量

See U Space cowboy~

我一直觉得杨的形象和东木的西部英雄形象颇有相似之处哒,一直幻想要是老杨出演过西部片就好啦!

让我们祝这位传奇西部英雄永远忠实于自己内心的飓风,缪斯女神亲吻他的时候永远有呼啸而出的创造力。

“送完报纸,停好自行车,我会径直走进厨房,而爸爸通常是在做薄煎饼当早餐。口味每周一换:香蕉味、蓝莓味、草莓味、混合口味..... (他甚至试过橙味,但是我们都觉得不成功。)生命就像薄煎饼,你永远无法得知他这一周做的是什么味的。”

22 有用
0 没用
摇滚不死 摇滚不死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摇滚不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摇滚不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