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意志更根本——《极权主义民主的起源》读书笔记

水果摊老爷爷
2008-02-29 看过
自由与民主向来联结在一起。在这里,自由被看作是民主这种政治生活方式的一个至高目标,即达到所谓的最终解放。从这个角度来讲,本书作者概念中的“民主”是一种手段,实现自由目标的手段。由此他提出了自由主义民主与极权主义民主的区分。两者据说目标是一致的,不同的是“自由主义趋向于从事政治事务采取反复尝试方法的经验主义”,并体现多元主义的价值观,而极权主义的民主主义“的理论主要建立在采取承认惟一的和排他的政治领域的真理基础上”。基于不同的出发点和方式,导致他们展现出来的结果大相径庭。

本书中认为极权主义民主的脉络是这样的:

一、自然法则与世俗救世主义的兴起,普遍意志与个人意志的关系

18世纪后半页,随着对旧社会制度的反抗(应该是指启蒙运动),政治学家们在思考人类社会应当朝什么样的目标发展时,将一种类似于自然秩序的新的单一法则提到了现实层面来。这种新的社会体系是宇宙秩序的复制,或者类似于自动机械般精密组装,一切看起来都是和谐的,完美的。所以这种所谓自然秩序的前提是具有普遍意义上的统一理性。这种社会体系建立在现世基础上,是对天启宗教的颠覆。也就是说,人类终于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再将希望寄托在上帝身上。然而本质上它是一种现世宗教,神的救世主义于是转变为了世俗救世主义。

人类自主意识的萌发(自爱与利己),自然指向了权利的追求。所以民主制度似乎是最好的制度(社会契约基础上)。为了达到这种目标社会,即尊重自由、自利和权利,这个体系需要建立一个框架,建立能实现目标的条件。而基于自然秩序的统一理性模式,以社会效用为惟一裁判标准,就必须全体人类都能产生统一的意见和认同(普遍意志的体现),那么必然对人进行统一的教育(广义),便产生了国家法律产品下的“人”。这样的社会模式下,必须通过积极立法来满足人们的需要,而不是放任自流。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理想下,为了个人权利和自由,人们必须放弃个人权利和自由。导致这种悖谬的关键点在于将抽象的普遍意志作为具体的个人意志的一致体现,那么自由本来是有自主的选择,就变成了只有一个选择,于是人们没有选择。

二、卢梭的极权主义民主思想

据说卢梭常常处在焦虑中:来自原始冲动的性癖好与作为一个文明的社会公民之间的冲突。出于对贪欲等此类的罪恶感,他希望从中解脱。于是,就有必要用社会意识形态去替代个人的自我意识。遵从这种外部基准——自然法则,使人获得了超越自然原始本能的精神上的自由。承诺由社会契约所规定的义务,也就标志着人类个性的诞生。现实的个人的独立意志是值得怀疑的,只有公众的公意才是惟一的审判者。公意潜伏在人民的意志当中,代表着普遍利益,也就是几乎人人都可以得到的利益。可以看出,一方面它可以推导出人民主权,另一方面也可以推导出极权独裁的结果。由于公意这一目标的抽象性,以及大多数人未必真正“理性”到清楚这一目标的实在含义和真正意义,于是“必须有公意”本身成了目标,而不是“公意的内容是什么”成为目标。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谁能代表公意?谁有能力执行公意?

三、平等与财产权

如前述,自主意识提到一个高度之后,产生对权利的诉求,就会对既有秩序产生怀疑并要求改变。自然秩序中包含平等的价值,对平等的不同解读和要求导致不同的解决方式。对绝对平等的追求,必将反对一切导致不“平等”的因素,这些因素包括环境,财产,机会,天赋等等。它们都被认为是偶然因素,个体在有自主意识之前并无法选择,因此必须予以纠正。这就引出资源的再分配。其中财富作为最重要的资源,一方面理论家们(卢梭、摩莱里、马布利等)认为财富是罪恶根源的催化剂,他们不相信人性可以抵御;一方面物质财富对总体人类又是如此重要。要解决这种矛盾,就必须施行禁欲主义,财富就必须集中管理,按平等原则统一分配。所以私有财产权便不再成为一种神圣的自然权利。


一方面认为必须人民主权,一方面又对“人民”是否有足够程度的觉悟和能力以实现目标社会体系并不信任,最终导致了极权和独裁。在本书接下来大部分篇幅里,即描述1789年法国大革命中雅各宾党的现实对应(罗伯斯庇尔、圣鞠斯特)、巴贝夫主义形成的历史当中,更为清楚地看到革命者们对“人民”的怀疑,由于怀疑人民在原始本能与理性之间的冲突中(正如卢梭的焦虑),远未觉悟到能体现普遍意志的要求,形式上的民主主义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那么革命者要做的,就是先消灭敌人,尽快实现社会形态的转换,实行高压控制,进行教育,将人民的素质提高到符合要求之后,权利才能逐渐交到人民手里,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与自由。

在这样的社会形态中,对代议制的不信任是必然的,从而必须设立更高的立法机构来监督议会,这样一个特权阶级据说就是代表着真正的普遍意志。具有讽刺意味地,在极力推行放任自由主义、反对极权的哈耶克那里,基于相似的观念,即社会总是需要最终判断者这样一个至高点,他也提出类似的权力机构框架。

从作者塔尔蒙的这本书透露出一种观念:当我们谈论到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时,是从社会往个人看,还是从个人往社会看,我们必须认识到哪一个才是根本。忽视个体人的实际感受和需要,而套以一种抽象的人人适用的意志,那么这个意志也就代表不了个体人。失去活生生的、有活力的个体人,这样的社会是无法想象的。所以也提醒我们,当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落足点总是我们自己个人本身,而不是他人,不是虚幻的某个概念,不是抽象的一劳永逸的理想。他人代替不了你,理论也代替不了你。所以作者得出结论,“人们努力在不断试错中前进,除了这种试错的方法之外,没有更加好的道路”。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极权主义民主的起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权主义民主的起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